神祗之独望孤城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各位看官,安好。

  关于作者。

  作者还是个高三党。

  关于内容。

  故事情节还没铺完,脑补了很多,但是还很乱。

  这么说是为了有一天给后面剧情不顺找借口。

  女主角方面,估计不是讨喜的角色,但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关于更新。

  然后……因为时间问题,估计断断续续写吧。

  最后。

  写的一般……

  差不多就这样。

  (估计没人看吧……)

神祗之独望孤城封面

第##封面



名称:神祗之独望孤城
作者:岐岐不朽


文体:小说
类别:长篇小说 ~ 8 章
风格:玄幻
时间:2019-05-21
长度:4.1千 字
阅读章显示:章号与标题
阅读节显示:节号

梗概



一句话梗概:写在前面

  各位看官,安好。

  关于作者。

  作者还是个高三党。

  关于内容。

  故事情节还没铺完,脑补了很多,但是还很乱。

  这么说是为了有一天给后面剧情不顺找借口。

  女主角方面,估计不是讨喜的角色,但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关于更新。

  然后……因为时间问题,估计断断续续写吧。

  最后。

  写的一般……

  差不多就这样。

  (估计没人看吧……)





标题:初雪思故人

  冬。十一月。中旬。
山上升起了清晨迷蒙的浓重雾气,山风吹来草木枯朽和湿土清冷的气味。
这个距离大都黛杉几千里外的幽僻深山,在一夜之间,整个山头都覆盖着这一年初雪带给它的恩惠,奚山像是披着白衣渐渐沉入冬眠的野兽,喉咙里再没发出低沉的吟鸣。
初雪之后的奚山,比往日还要安静。这种安静,却带给人一种无声的恐惧,像有一股未知力量在靠近着,若隐若现,也琢磨不清。
透过半山腰那层雾气,能望见立在山间的一片药坞。篱笆院里一片白茫茫,木屋在飘扬大雪里开始苏醒,檐下有初白布帘翻飞,繁乱似隔世美景。
飞扬白帘下有女童靠在门框,端坐在廊中,歪斜着脑袋瓜,眼神迷懵,盯望着这冰天雪地。
“……初雪……初……雪……”呆愣一下,她突然直起脑袋,立起身体,发髻上的簪缨随着摇晃,她绽着笑容,急促地冲屋里喊“师傅——下雪啦!快看!——初雪耶——!”
面容,音色,尽是欢愉。
只不过过了很久,屋里人都没回应。
她倒是不气也不急,在廊中兴奋得跳脚丫。
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竹门之外,站着的男人。
那人隔空远望着檐下的粉衣女童,伸手轻推竹门,门后是堆了厚厚一层的白雪,“吱呀——”一声没能把门完全推开,倒是推开一条门缝。
朝雪闻声望去,只见门外那人,披着沉黑的斗篷站在一片白地之中,犹如宣纸洇开了墨花。
“小友,请问医者青殊可在此处?”男人与朝雪对望着,开口问,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像是被剑刺穿过喉咙后发出的,好似声声出血。
他的身后背着一把剑,墨色剑柄,挂着红玉剑穗。这把剑,朝雪认得,在师傅的梦境里。
那场梦里,冷风肆意席卷着,大雪一片一片地落,雪地绽开一朵一朵血花,血的腥味扑面而来,重得能让人的五脏肺腑痉挛起来。

  世间一片死寂,万物渐渐枯朽。

/

  屋子里有煮水沸腾“咕噜咕噜”的声音,水汽漂浮在上空,迟迟不肯散去。

  青殊低垂着头,虽然如此,却也能看出,他面容温和俊气,眉清目秀,如玉如琢。

  他抬袖斟了两杯茶水,白细的手推了茶杯到景策跟前,杯里是淡黄色的茶水,几颗茶芽立悬于杯中,水汽伴着茶香氤氲散发,香气如梦如幻,浓郁醉人。
银针,其香,世称“楚云香染楚王梦”。
他的对面,正是那位不辞辛劳在雪夜里赶往过来寻他的男子,景策
“浮南君山银针茶,藏了很多年了。”
青殊呷一口茶水,抬头说道。

 桌子对面促膝而坐的景策脱下了厚重的斗篷,也不足以消除掉因连夜迎雪赶路上山而携带了一身的冷气。
景策取下背后的剑,和叠好的衣服一起搁置在桌子上,他伸手放在上空,墨色的灵气在手心里生出,斗篷上的雪花在瞬间化成云烟消散。

  如此,他才喝了一口茶。
他紧握住杯子,低头看着杯底的茶芽,“好久……没喝到了……几百年了吧……”
端坐在青殊身后烧火煮水的朝雪,听了这话,心猛然一跳。
几百年,几百年。
“我等你很久了。”说话间,青殊理了理袖子,从桌子底下的格子里取出一个木匣子,递给景策,“它等你……更久。”
那个木匣子拖在景策手里,他的手竟然在发颤,一抖一抖地,缓慢地打开,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块剑穗,深红的玉,沉黑的穗子。

一如景策那把剑系着的剑穗子。


他深呼一口气,问,“他呢……他们……都在哪里……”声音一颤一颤地。

仿佛在用尽全身力气去问。

听到这个问题,青殊一怔,端着茶杯的手在半道停住了。

  他看见景策的双肩在轻轻地抖动,突然就明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