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蚀心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缘起缘灭,银狐之子千年追爱,为爱而来,因爱而生,阴差阳错,纵使相逢却不识,爱你,缘定今生?

第2章 章标题





第1节 众里寻他千百度



从小茜投胎的消息里冷静下来后,银若谦便开始了寻找小茜的计划。他把自己暴露在山顶,紧张着用着嗅微之术覆盖全国去寻找小茜,范围越来越小,最后他尽然惊喜的发现小茜就在自己所在的X市里,可是无论他如何的再缩小范围,最终还是会错过她若有若无的气息,当一次一次的尝试最终耗尽他最后点气力时,在他额上逼出豆大汗珠时,他沉沉睡去,闭眼前,他欣慰的对着白鹤说:“我很快就可以找到她的,很快...”梦里,他又梦到了大婚的前一天。
  “小茜,我的小茜,你终于肯嫁给我了”抚着怀里尤自娇羞挣扎,不安分的小婢女,银若谦感觉此刻全世界的幸福都汇集到了自己的身上,以至于在奔赴父王母后的住所时,把一切美好的事情都想了个遍,唯独不知道,在他幸福的阳光里,一只黑暗的毒蛇正吐着鲜红的信子一点点吞食这美好的一切。
  “孽障!”银若谦推门的手止在了一侧门上,对于一向温和的父王发如此大的火,他不由好奇宝宝的听起了墙角。千年的等待里,银若谦回想起那日,宁愿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只带着小茜远走高飞。“当初就不该一时手软留下小茜这个祸根”听到这,银若谦的心咯噔一下,跳漏了半拍。“夫君,当初灭他白狐一族并非你本意,怪只怪白狐之主太过凶残不仁……”银若谦的心被狠狠抽了一下,“难道小茜接近我别有目的?”“更可恨的是,红狐三娘尽然拿十八年前的事情要挟我,要我儿若谦娶她女儿红翎。”
  “不论其母三娘,红翎的确是个媳妇的不二人选。可若谦与小茜已是情投意合,如若做了这棒打鸳鸯之事,若谦该如何恨我们”狐后如是说。若谦在门外不禁将两双手的指关节捏的咯咯响。
  “谁?谁在外面?”门应声而开,“谦儿,如何是你?”狐后赶忙迎上来,可对上的是银若谦冰冷的双眸,“你什么都听到了?”银若谦还是直直望向自己的父王,“唉!谦儿,进来,听为娘给你说”
  故事还要从十八年前说起,那时候,白狐之主乃狐王手足兄弟,四海太平之时,白狐之主渐渐暴露了其杀戮的本性,其管辖之内,生灵涂碳,民不聊生,后来狐主为了天下道义,手刃了自己的手足兄弟。
  唉!狐后叹了口气继续说,当年小茜的母亲白华夫人在白狐之主死后带着小茜消失了,无人知其下落。事情到如今也该是个结束了,可今天我们却从三娘之口得知,小茜就是当初白狐之主唯一的后代白灵郡主。谦儿,你说,小茜如若知道要嫁给一个仇人的儿子,她会答应么?还有,如若被你父王其他忠随知晓小茜乃白狐之主后代,她还活的了吗?
  最后一句,让一直冷静的银若谦浑身打了个冷颤,他不可置信的抬头,“母亲,为何?为何会如此?”狐后怜爱的把他搂进怀里,哭着说“谦儿,这是父母这一辈造的孽,却不知会报应在你们身上”。浑浑噩噩从狐王屋里出来,望着头顶被合欢斑驳了的日光,银若谦突然间决定了“对!我要带小茜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管他杀父之仇,管他狐主继承之位,都不重要,都不重要,只求我们在一起,对,明日才是堵三娘之口的大婚,还有时间,还有时间的”。握着一朵飘落的合欢花,银若谦脚步匆匆的赶往小茜的住所,可是同宿的小婢女告诉他,小茜被狐主派人叫走了。仿佛晴天一个霹雳,手里的合欢花飘落。这是父王母后的计策么?终究他们还是防着我会带着小茜一走了之的……
  梦,又回到了大婚那天,小茜浑身是血的说“银若谦,如果有来世,我再也不要爱上你”。在恐惧中他痛苦低喃,“小茜,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一滴晶莹的泪从眼角无声滑落,一只轻柔的“小手”轻柔擦过眼角,“小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眼睛微微睁开,看到的是白鹤一脸悲戚的望着他,用洁白的羽毛为他擦着额头湿冷的汗。“呵……”又做同一个噩梦了,他向白鹤投一个没事的微笑,忍着冰冻的心里那撕裂的痛安慰自己,“我会找到你的,我的小茜。”
  山顶眺望东方,一丝鱼肚的白亮泛起了波光,小茜十七岁了呢,算算时间,该上高三了吧,以她前世的古灵精怪,应该是很聪明的吧,嗯,不错,可以去这个市三所好一点的高中试试。这边银若谦满心里打着如何寻到小茜的小九九,那一厢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孩被妈妈一碟声的狮子吼摧残着,“快起床!上课要迟到了!”“快洗漱,我的小祖宗耶,你怎么还没起床哦”“不行!快把早饭给吃了再走,什么?这时候知道要吃饭啦,那也不行,早饭必须吃!”终于嘴里叼着半块葱油饼得以出了家门,骑上半旧的“小黄驴”,女孩羡慕滴看着一个个骑着电驴的家伙从身边呼啸而过,恨恨的把嘴里最后一口葱油饼当做满心的不甘心咽了下去!心里更加觊觎起老姐座下那锃光瓦亮的电驴。心里哀叹“没天理啊!没天理啊!全家就自己一个人上学就算了,他们睡觉睡到天光大亮也不提了,自己天天早起五更鸡也含泪忽略了,可是为嘛老姐可以骑电驴悠哉悠哉的上班,俺这个苦逼的娃只能惨兮兮的蹬着小黄驴在上坡时鼓着吃奶的劲高唱:北风拿个锤,雪花拿个瓢。借口!绝对是借口!什么为我安全着想,对我大大咧咧的性子不放心,俺有那么那啥么……哈哈,忘了自我介绍,本人吴蕖,今年十七岁,实验高级中学三(2)班学生,没心没肺型,喜欢合欢花,有一个死党名叫孟红雨……”“啊!你个猪头,上课都要迟到了,你还在这怀想天空!(注:这是一年的高考题,作为高三的我们,这些“陈年往事”简直信手拈来)”然后她神秘兮兮的把车凑近我,“猪头,昨天在山上俺遇到……”“啥?”没等回答我,她已骑着她粉红的电驴绝尘而去,徒留我一个人望着她渐渐缩小的背影骂爹骂娘。她,孟红雨,最近刚加入电驴拥有者行列,成为俺身边小资之一,也不知道她恬不知耻的对叔叔阿姨灌以何大义,最终让她达成目的,言归正传,孟红雨,十七岁,俺亲爱的同桌,十足的美人坯子,不知招引了多少蜂蜂蝶蝶,学习之余甚爱捉弄我,如刚刚故意吊我胃口的时候更是多不盛数,俺在慨叹交友不慎的同时,不禁为各自的前景担忧。



第3章 纵使相逢却不识



当吴蕖蹬着小黄驴转过最后一个街角,眼看着校园大门触手可及,按时到校成功在望时,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胜利的欢呼,一辆银亮的宝马车从身边呼啸而过,然后华丽丽的,车轮溅起的垃圾桶污水劈头盖脸的把穿着夏季白色校服的吴蕖变成了101斑点狗,是可忍叔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吴蕖内心的小宇宙彻底爆炸了,“丫丫个呸的,老虎不发威,你当俺是Hello kitty!”眼看着罪魁祸首的宝马拐进了实验高级中学的大门,吴蕖满腔的怒火就更炽热了,趁宝马车被亲爱的保安叔叔拦住的一会,不顾满身垃圾桶的馊臭味,跳下小黄驴,使劲拍下宝马的车窗,也不看里面何人,指着自己惨不忍睹的校服一阵呼天抢地,“就算你爸是李刚也得伏法吧,即使你爸是李双江也不能只手遮天啊,既然你老爸不是动动手指头就让地球颤抖的角色,你……”接下来的话,全被吴蕖随口水咽在了肚子里,傻了样直勾勾盯着车里人猛瞅猛瞧“哇!美人啊!雪雕玉砌的双手,如绸似缎的黑发,刚毅挺拔的鼻子,深不见底的眼睛……哪里感觉不对,是了,眼睛,他的眼睛过于的平静,像冬日一潭冰凉的死水,可是为什么这冰冷里总有一种我捉摸不透的东西在里面呢?”“看够了?”吴蕖恍惚中拉回了神,然后就看到了车里的人捂住鼻子一脸不耐的神色。吴蕖小小的自尊被他小小的动作伤害到了“对!他的眼睛里别无他物,就是刻着令人讨厌几个字,不对,是非常令人讨厌,哼!”小蕖儿狠狠压下对他“表象”的赏心悦目,对着绝尘而去的宝马车挥了挥肉肉的拳头。
  吴蕖刚停好车就一股脑钻进厕所里,一边把宝马男的七大姑八大姨问候了遍,一边满脸嫌弃的侍弄起满身的污渍,等到出来的时候,手捧着刚沥完水的校服外套,闻了闻那若有若无的馊臭味,吴蕖心里恨恨发誓着下次见到宝马男要把他大卸八块,一边林妹妹似的我见犹怜的找了个运动场上的双杠晾起了校服。等到准备回教室已是半小时后的事情,穿着自己粉红色的小衬衫,猫着腰,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往自己位置上挪,心里一遍遍的祈祷着正在讲台上正襟危坐督促同学早读的灭绝师太不要注意到自己,“站住!”“没听见,没听见,俺什么也没听见”,可这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想法很快被眼底出现的一双刚上过蜡,油光黑亮的高跟鞋占据,可怜兮兮的抬头,对上的就是一脸黑云的老班,在同班同学一致充满同情的注目礼里,吴蕖被小双手提溜着带离了教室。一阵的黑云压城城欲摧,可怜的吴蕖被老班冠上了迟到,不穿校服两大宗罪,后来又罪加一等的提出了月考半死不活的数学成绩。最后的最后,在第一节语文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吴蕖终于得以拿本书默默站在角落里准备跟着老师扣词酌句,可是手却不听使唤的画了个猪头宝马男,看着书本上憨态可鞠的猪头男,瞬间感觉心情大好噶!不禁嘴角上翘,就差一点发出周星星那奸诈的笑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福音般的下课铃声终于响起,在语文老师意犹未尽的咕哝一声“下课”后,吴蕖才敢慢吞吞的蹲下身子,用手艰难的揉揉“静脉曲张”的小腿,哀嚎着毫不客气的把整个人的重量架在了赶来搭救的孟红雨身上,一瘸一拐的往座位上挪动“猪头啊!你是不是又长剽了啊?还有早上分开后您老去哪潇洒去了?还把校服都抵押在那了?”给了红雨一个凌厉的一记眼刀,吴蕖转而凄凄惨惨,惨惨戚戚的将一个早上的悲惨遭遇娓娓道来,最后还不忘伏在课桌上做痛哭流涕状,此举果然激起了红雨锄强扶“弱”,匡扶正义的大义之心,果然吴蕖说完后,把周围女生的同情挣了个盆满钵满,红雨更是义愤填膺的拍案而起,誓要为亲爱的小蕖儿讨个公道,把宝马男大卸八块。吴蕖心里那个感动的啊,夸张的抱住孟红雨大呼“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红雨也毫不吝啬的回抱回去,“同志啊!”窗外,一双深如幽潭的眸子撇了一眼教室里两个抱得像个八爪鱼的女生,手里突然多出了一份转学文件走向了高三(2)的办公室。
  吴蕖胆战心惊的等来了班主任灭绝师太的课,等待着灭绝师太当着全班人的面对自己那如狂风暴雨般惨无人道的口诛笔伐。正低着头等待暴风雨的洗礼,同桌的孟红雨紧张兮兮的突然抓住了自己手,压低了声音说道:“小蕖,好帅哦”“是的,我今天真的很衰。”“不是,我是说讲台上那个”吴蕖闻言抬头,眼睛正好对上灭绝师太身旁那个正不被注意的煽动鼻翼把目光投向这边的英俊男,“这人咋这么熟悉呢?”吴蕖在心里嘀咕,“那眼睛……”对,此时出现的正是吴蕖今天的衰神“宝马男”。吴蕖一个激灵,灵台陡清,咬牙切齿的望着讲台上那个罪魁祸首。只见灭绝师太笑容满面,花枝乱颤的介绍了身旁一表人才,英俊潇洒的宝马男,然后用对待亲儿子的口气款款说道:“银若谦同学,你先找个位置坐下吧”。
  在吴蕖满眼喷火的注目礼下,银若谦来到了吴蕖的桌子旁,“同学,麻烦让一下,我要坐这。”忽略了自己被孟红雨抓得疼痛的胳臂,吴蕖恶狠狠的抬头向桌前的衰神瞪去。“好啊,那等问问我的同桌同不同意”,说完,同样恶狠狠的转头望向铁杆死党孟红雨,目光相接,默默传递着“小雨啊,咱两多年的交情了噶,该咋样你不用我说了哈”此时的孟红雨心里那个纠结啊,一边是令人垂涎的美色,一边是红果果的大义威胁。最后的最后,在吴蕖的滔天怒火里,孟红雨弱弱的伸出一个指头指了指“美色”。在灭绝师太一碟声的催促声里,吴蕖怀着对这一天的衰神附体的悲愤心情收拾了书包,投给了孟红雨一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神,护着支离破碎的小心脏,“漫不经心”踩了一下宝马男一尘不染的白球鞋,看着宝马男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吴蕖终于有了一丢丢扬眉吐气的感觉。在宝马男的斜后位坐好,隔着一个过道,吴蕖不解气的盯着宝马男的后背念念有词,心里一万个不信宝马男如他外边所见的清心寡欲。吴蕖哪里知道,从银若谦进入这个教室开始,他的心里早已是百转千回,愁肠百结。



第4章 章标题





第5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