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我本是一个无心写作,或者说想写的东西以自己现在水平不太能写出想要的层次于是没有动笔的人。但如今我发现,如果自己再不动笔写点什么自己想写的,以后这个要动笔的想法都是违规的了。
我很想说些什么,我很想表达一些心声。但我才发现现在想要传播自己的想法,就这么在别的地方普普通通的事,都是违规违纪的。我不明白这是不是文字狱的开头,虽然现在只是不让在网站上传播,但有一个叫做门槛效应的东西,我怕如果现在我们接受了这些所谓的规,所谓的纪,以后他们还会不会得寸进尺?
我现在表达的这些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明白,不要等火烧到自己身上才想起要去灭火。

山海封面

第1卷 命运之初





第1章 华清山



    种满了白玫瑰的花园里,一匹白马,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条狗。
“所以,你是想留在家里和大福玩呢,还是和我出去打猎呢?”丹心对着坐在地上抱着一条大块头柴犬的明礼笑着问道,她总是这么乐于逗自己可爱的弟弟,每次笑都像能化解人内心的阴霾,“真的不去吗?哦,我可想起来了,我记得谁上次可是被一头麝吓得魂飞魄散了呢!难怪啊!”面对明礼想躲避的脸红,她不掩饰的笑了起来,朝着明礼招了招手,一伸手抓住缰绳,把白马牵了过来,翻身上马。
“阿姊……”一直把脸埋在大福身上的明礼突然间抬起头,用乞求似的眼神,可怜巴巴的望着丹心,“你能不去和别人打猎吗?你在家陪陪我和大福,好吗?”那条叫大福的柴犬也争气地叫了一声,似乎是帮着自己的主人争取。
结城丹心看着弟弟这样子,分明内心有些心疼和担忧,但还是笑着,摇摇头,娴熟地调转马头,背对着明礼说:“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但是我今天必须得去……我是去赴约的,而且是一个不得不遵守承诺。……你乖乖在家等我。”说完丹心绝尘而去。
……
可是,
你再也没有回来了啊!
……
大雨倾倒在华清山上,让这本就少有人造访的华清山更加显得人烟稀少。
大雨像一支水笔,把天的颜色一笔笔加深成墨蓝色,白玫瑰却在雨中绽放着像是在发光一样夺目。碑,像是坚守的信念,在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
而吴子珀,撑着一把黑伞,默默地,在这雨中面对着碑站着,双眼没有聚焦地注视前方,若有所思。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想哭,可眼眶里流不出任意一滴泪。他恍然间透过雨声听见了动静,“咚”的一声闷响,是有个走路踉跄的人影突然跪在了他身边。他瞥眼打量了这个人,黑色雨衣——衣摆和裤腿、鞋上沾了不少泥泞,雨衣连衣帽把整个头、整张脸遮住,露出一片阴影和几率黑白渐变的头发。很明显,这个人不是从正门走进来的,反而是翻了山。
正值吴子珀打量、猜测身份的功夫,这个人低着头,从怀里小心地摸出一束,几支白玫瑰,放在自己的膝前。这几支白玫瑰像放光的利剑刺进了吴子珀的眼眸,他撑伞的手都忍不住颤了一颤——这个人也是来祭拜的。吴子珀把头转过去,尽力显得自己不那么惊讶。可这个人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再难掩饰。
“你不必惊讶什么,我允许你在场。但我现在想问你,你也知道阿姊下雨天会有时候格外的心情不好吗?”
他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他又何德何能知道?他只是个局外的仰慕者,甚至从未真正有过只言片语的对话。他听得有些难堪,攥紧了拳头,没有作声。他只知道,此时跪在自己旁边的人,无疑是结城明礼,而按照规矩 ,他应该称呼结城一声殿下。
“殿下,抱歉,我不知道。……真的。”吴子珀吐词的时候,狠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他不知道自己有多羡慕身边这个同龄人——有权、有势、有资源,还是丹心唯一的、无比疼爱的弟弟。他想逃离,因为羡慕只是徒劳,而继续站在这里只会徒增自己的负担和心里不平衡。
结城诧异地抬头,意识到自己失言后又后悔地把头重新低下,他不经意的轻叹声被大雨淹没,“你,还是走吧,别对任何人说你曾见过我。”他也咬紧下唇,忍住不让自己在外人面前落泪。
吴子珀无言以对,他得走了,没有理由继续留下,他朝着明礼挪了一步,把伞举在明礼头顶,同时遮住淋在明礼膝前的那束花,自己全身暴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