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相会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他为给母亲治病偷渡到邻国打工,遇到了她,人生最开始黑暗的日子里,她如相见第一晚的白月光,在后面每个撑不住的时刻,无声无息支撑他活下去,变强大,再遇到她。哪怕再次翻山越岭,涉水趟河……







第1节 泡面不能用冷水



“阿囡,等下明姨会带个工人过来,你要告诉他住宿的事,住小叔房间,我下去上班了。”门口的夏妈说完这句话就砰的关门下去了。而在厨房的夏初云听见关门还是欢快的答了一声“哦”,也不管夏妈是不是还能听见。

广东的夏天闷热潮湿,跟随父母来这里开厂已经几年了,夏初云还是不习惯这里的季节,现在她还要在有夕照的厨房忙活,汗水已经湿了背部白棉T恤,只想赶紧收拾好厨房去洗澡啃西瓜去……

隔壁楼的一个宿舍里面,明姨皱眉看着眼前的少年说:“你还想呆在这里就要好好工作,学好普通话,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别整出什么事来,对谁都不好.你名字?”,少年咧着口白牙,用怪腔普通话说:“小腮.18岁,云南人.姐,你就放心,我都记得呢!”,明姨满意的扯个笑就转身出门了,少年赶紧拎着个半旧的背包跟着出去。

夏初云刚走出厨房就听见敲门声,知道是明姨带人过来了,打开门就倚着门边等人进来后就甜甜的说:“明姨你终于来了。”,明姨笑着伸手摸摸夏初云的丸子头,“嗯,你妈妈和你说了吗?这个是小腮。交给你了,我也下去上班了。”,明姨等小腮进来后就侧身扭着发福的身子出去了,夏初云见状立即说:“明姨慢走哈。”,然后还是趴在门边目送明姨下楼,小腮从进门就被这个女孩吸引了,宽松的白T恤,浅蓝的毛边牛仔短裤,一双简单的粉色人字拖,衣着普通,但穿在她身上就特别好看,此时女孩倚着门边,还湿着的左手在一下松一下紧的拧着门把玩,门把的声音一下一下的敲在他心房,厨房窗户的夕照照到她背后的地板上,她身体融在暖暖的夕阳里面,扎着丸子头,脖子线条流畅,碎发都散发光辉,再看向她的脸,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就让人觉得好看,挪不开眼,女孩鼓口气又呼出来,嘴唇粉红,柔柔嫩嫩的,让人想一亲芳泽。小腮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了,赶紧把头转向一边,刚好女孩目送完明姨转头看向他,看到他歪着头,心里自动把他归为腼腆,刚出社会,需要帮助的那类人,夏初云嘻嘻的对着小腮笑一下说:“我叫夏初云,你吃饭了吗?你住那个房间,和我小叔一起住哦。走,我给你开门。”,小腮跟着夏初云走进房间,房间不大,尽头是阳台,防盗网边有盆翠绿植物,开着一簇簇白色小花,房间都是花香,小腮后面才知道这个花是茉莉,夏初云最喜欢的花。四张上下铺的铁床摆在靠墙的两边,中间一条过道,左边的床有人睡了,小腮把背包放在右边的下铺,夏初云看见了后脸色有点不好意思,抬手揉着头发,“有人?”,小腮说着就准备把背包拿起来,夏初云连忙解释说:“不是,不是,我睡隔壁房间,床和这个床就一墙之隔,我睡觉不老实,会踢墙,你睡这里我怕会吵到你睡觉。”,小腮普通话水平不怎么好,半懂不懂,只是笑着摇摇头。“那你收拾吧,有什么事叫我。”夏初云说完就走出房间,还贴心的关上房间门。

小腮打量一下房间,门口靠墙是开关和插座,旁边有个衣柜,打开柜子里面挂着满满的男士衣服,是来之前住的那个人的,走到阳台,左边有个台,放着洗衣粉,刷子,右边是卫生间,干干净净,门后面架子上有沐浴露和洗发水,肚子有点疼,小腮顺便就关门蹲坑。刚蹲下就听见隔壁的关门声音,脱衣服的声音,花洒打开的水声,以及夏初云轻轻哼唱的歌声,应该卫生间就一墙之隔,小腮从小跟着爸爸的一个朋友学习一些枪法什么的,耳力比普通人的好很多,面对隔壁发出水声,他不敢有什么动作,就连呼吸也变浅了,对他而言,那堵墙是不存在的……

等他撑着发软的腿出来,趴在阳台上想休息一下的时候,铛的一声在耳边响起,本能的扭头看过去,看见了旁边防盗网上挂着的内衣裤,白色蕾丝内裤还滴答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