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伶仃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她是黎国的公主,一夕之间却被逼嫁给蓝国君主.

  一场婚礼却引发了一系列的故事

趁伶仃封面

第1章 逼婚(上)



    日暮已落,黎国城内依旧是笙歌艳舞,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皇城之内繁华更胜,一场带着阴谋的奢华盛宴逐渐上演。
  殿外,朱漆红柱,五彩琉璃瓦上螭首翻飞。殿内,黑漆龙纹火焰明珠富丽堂皇。只身进入殿内,眼前分明是迷人的绚烂沉醉。但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气息扑面而来。
  蛟龙座上,黎倾枫一身晃目的明黄,一头黑发用玉带高高束起。剑眉,星目,薄唇。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一抬手,一合目,却无不透露出王者气息。是,他是王。他是黎国百年来最年轻的君王,也是最出色的君王。
  但此时,他脸上难掩的怒气。
  “你说!答应互市的要求是什么?”黎倾枫直直的盯着宴上款待的人,隐忍着怒气又重问了一次。
  “若要我蓝国答应互市,也不是不可。”一个身着青衣蓝衫的男子泯了一口薄酒。他看向一旁面色青灰的黎国公主:“王兄只有一个条件,他要倾言。”
  “放肆!蓝夙朦你不要欺人太甚!”黎倾枫终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拍案而起。“你当真以为孤不敢动你?!纵使你是蓝国的王臣,这也是我黎国的领地,容不得你在此放肆。”
  被唤作蓝夙朦的男子,放下酒杯,缓缓起身,拂了拂衣袖上的尘埃,沉静的对上黎倾枫带火的双眸:“我蓝夙朦敢只身来你黎国就料定你不敢动我。”
  接着又似是叹了口气,他的眼神中带着淡淡的怜悯:“黎倾枫你不敢。”
  “你!好一个蓝夙朦!”黎倾枫手中的琉璃盏被他紧握手中,碎成了几片,双手渗出了鲜血:“来人!给孤拿下!”
  瞬间,殿上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剑拔弩张。中间的一席蓝衫却始终浅笑,似乎囚禁住的不是自己,又似是料定黎倾枫不敢动他。
  “王兄,不要!”一旁沉默的倾言公主终于开口,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分外凄楚。她看向蓝夙朦:“蓝大人,贵国再无别的要求了吗?我国可每年进贡珍宝上千,香料瓷器……”
  “不必。”蓝夙朦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
  “你觉得我王兄会在意这些吗?我们蓝国比你们繁盛,何止十倍。”他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不屑。
  “蓝大人……”倾言还想开口。
  “仅此而已。”蓝夙朦又打断了她,已是不耐烦的口气。
  “够了,倾言不必再求他了,这互市一事我们不要了。”黎倾枫松开双手将手中的碎片掷在了地上。掌中的鲜血早已凝固。是!他不敢动他。黎国与蓝国,实力相差太多,他冒不起这个险,他不能拿黎国的百姓的性命当儿戏。不能拿他好不容易维持起来的国家来下这个重注。
  “王兄……”倾言心疼的看向黎倾枫的双手,百感交集。她的王兄从小宠她,待她如珠如宝。可她,却从未为他做过任何事。
  “啊,对了。”蓝夙朦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王兄还说,若是你不答应,一月之后,就沙场上见吧”
  “你说什么!”黎倾枫有些震惊的看向蓝夙朦,谁都知道蓝国骁勇善战,如果两国发生了战事,结果可想而知。这摆明要定了倾言,要她一人,不惜灭了他一个国吗?
  蓝墨晨,你有何非要倾言不可的理由。
  蓝夙朦笑了笑,白皙如画的脸上透着一丝残忍,与他身上的儒雅气质格格不入。他的薄唇一张一合,说出的话极尽残忍。
  “对了,王兄还说,他会亲自出征。呵呵,黎倾枫,到时候,黎倾言可就不是什么王妃的身份了。若是王兄高兴,说不定还能做个粗使丫鬟什么的。若是王兄动了怒,拉去充了军妓也不是不可能。那下场,可是比阶下囚还不如。”
  “啧啧,可惜了这一副绝色的姿容。”蓝夙朦打量着面色越发苍白的倾言,一副可惜的样子。而殿上的黎倾枫,握着受伤的手掌,似是不知道疼痛一般,他隐忍着,面上早已因为蓝夙朦的话闪烁不定。为了倾言,竟要做到如此么?
  “好了,已是戌时了吧。三日之后希望贵国给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我,也好向皇兄交差。”蓝夙朦说罢又望了一眼倾言。那眸中复杂无比。怜惜?愤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