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封天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冯风双亲既故,叔婶不留,收拾行囊准备去大城市修炼,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走南闯北,历经多方,(撩妹无数,)最终成为一指封天的最强王者。

  

  冯风曰:“独在江湖游走,携一壶浊酒,我是撩妹小能手。”

一指封天封面

第1章 第一章



       冯风的母亲行将去世时,娄亿城正烟柳朦胧,柳絮纷飞。她把冯风好生观赏了一番,轻轻摩擦着冯风的手,已然没有力气去擦冯风的眼泪。
        “风儿啊,不哭啊,你也是个大孩子了。”冯母顿住,把头别到一边,努力将眼泪咽回眼眶里,才重新转过头看着冯风,扯出一个笑:“娘要去找爹爹了,都六年了,我怪想他的,你以后可要懂事,要坚强,要好好活着。我和你爹爹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冯风点点头,哽咽道:“好……放心……”喉咙像被堵死了,冯风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儿掉眼泪。

        在飘飞的柳絮中,冯母的手垂下了,冯风的心也死寂了。那满城的飞絮,像极了送别的雪花。

        冯家不是什么大户,冯风一家与冯风父亲冯阔的唯一兄长冯有道住在同一座房子里。这房子是冯风爷爷传下来的。冯阔和冯有道成家后,冯家并无财力置房,分家也不好分,房子给谁都成了偏心,于是冯风爷爷干脆安排两兄弟住一起,不分家,房子由两兄弟共有。
      这种情况在平民百姓间是比较寻常的,有些家庭到老了都还住在一起。而有些走运的,或兄或弟或姊或妹死得早,房子便成了他们的私有物。占有欲这东西,说来也有点意思,一旦拥有一个物品的时间长了,主人意识越重,就越不情愿分享。
        冯风父亲在冯风六岁时就发病死了,冯母积郁成疾,而今也撒手人寰,只剩下冯风一人孤零零地在这世上,舔舔这世事苦辣、人情薄凉。
      冯阔去世后,冯有道一家面对冯风母子,大人之间碍于情面,又念着冯母能够帮忙干活,倒也让她们继续住着,现在冯母又走了,留下冯风这个半劳动力。把他养大?想想就头疼。
        毫无疑问,冯风是个妥妥的拖油瓶,虽然冯风还是可以做些劳动,但孩子这种东西总是令人心烦的。
        一日,冯有道夫妇支开独女,把冯风叫到房里,腼腆地开口:“风儿,你母亲走了,你别太难过……”
        冯风看着他们那副别扭的样子,觉得话外藏着什么,于是淡淡点点头。
        “这……你看……我们家条件也不好,你秋雅妹妹还要读书,我们……可能养活不了你们两个……”冯有道的妻子李凤兰说完,像是轻松了很多,两夫妻又一同别扭地望着他,像便秘一样。
        冯风心中冷笑了一下。失恃新伤还没过,他们又来一脸歉意地撒把盐,可真是贴心的好亲人。
        “好的,那这几天真是拖累你们了,不好意思。我收拾收拾就走。”冯风很识趣。他一脸淡然,还有与年纪不相符的冷漠。
        冯有道脸色白了白,正要开口,冯风已经走出房门。
        母亲的骨灰最重要,其他的倒无所谓。冯风小心翼翼地将骨灰腾到一个小盒子里,细细地封好,又把封口处压了压,这才把盒子揣到衣服里。接着,又拿布衿胡乱地裹了些生活品,扛起就准备走人。
        刚一转身,冯风就看到冯有道走进房门,身后跟着李凤兰。冯有道拿过妻子手里的东西,是一些干粮和衣物,塞到冯风手里。“风儿,这点东西你拿着,也算我们尽点义气了。”
        冯风心中正受伤又窝火,他很想潇洒地把他们的东西丢到地上,然后淡漠地走开,留给他们一个决绝的背影,以宣示他和他们的关系就此破灭。
        但他还是选择收着。虽然这口气出不了,但久来想,干粮和衣物对他有用,不要白不要。自己的拒绝对他们来说意味不了什么,反而便宜了他们的干粮衣物。
        冯风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迈开步子走出房门。走了几步又停下,他知道此时这两人一定正看着自己。
        “冯叔,”冯风没回头,背对着他们,“谢谢你的义气。此后,我们恩断义绝吧。”

        娄亿城内,飞絮如初。此后,便是他一个人的江湖。





第2章 第二章



娄亿城要大不大,多处荒僻,富人几乎没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