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剑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

  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

  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按剑封面

第1卷 浮云苍狗



  离宫散萤天似水,竹黄池冷芙蓉死。

  月缀金铺光脉脉,凉苑虚庭空澹白。

  露花飞飞风草草,翠锦斓斑满层道。

  鸡人罢唱晓珑璁,鸦啼金井下疏桐。



第1章 白榜高手



  北方小镇外,初夏。

  两个中年汉子挑着担子自镇上一路走来,停在路边的酒肆旁。

  说是酒肆,不过是几张破旧的桌椅和一口油乎乎的锅灶,外加一面脏的几乎看不清楚字迹的酒旗。

  这样的地方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吃食,不过像挑夫这种为生计奔忙的人,吃饱已是他们唯一的要求。

  那两个挑夫来到酒肆内,将担子放在地上,其中一个撩起满是补丁的衣襟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对坐在灶边的老妇道:“来两碗面。”

  听了挑夫的话,老妇没有答话,只是看了看案板边的老翁。

  老翁“嗯”了一声,从手边拿起一团面揉搓起来,片刻之后,两碗热腾腾的面已经摆在挑夫们的眼前。

  此刻已过正午,除了这两个挑夫,酒肆里并没有其他客人,那老妇一面洗碗一面打着哈欠,透出满脸的倦意。

  她的头发已经花白,腰已弯得直不起来,脸上的皮肤干枯得好像剥开的树皮。

  两个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每天还在为了生活起早贪黑的操劳,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

  可惜人到了这个年纪除了认命似乎已没有了别的出路。

  老翁这会儿正呆坐在路边,用浑浊的眼睛看着路的尽头。

  他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只希望这一天多几个客人,好让自己的辛苦能够换回几个铜钱。

  那两个挑夫已经狼吞虎咽的把面吃了精光,这会儿正伏在桌上,用斗笠遮住刺眼的阳光,看似已经睡着。

  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对他们来说这个时候多休息一会儿就可以趁傍晚凉快时多赶几里路。

  两碗面的饭钱已经放在桌上,但老翁并没有急着去收,因为他刚好看见一个人正从远处走来。

  于是他立刻对那人喊道:“客官,过来歇歇脚吧!”

  喊声沙哑无力,幸好此刻四下安静得很。

  那远来之人听了老翁的招呼,举目看了看酒肆中的几个人,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过来,坐在远离炉火的椅子上。

  这新来的客人年纪看去不到四十,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左手拎着一个长条布包,满面灰尘,应是走了很远的路。

  见这男子坐下,老翁连忙陪笑道:“客官,吃点儿什么吧!”

  那男子把布包放在桌上,按在手边:“老人家,随便来点吃的便可。”

  听他这话,老翁搓着手上的面粉:“那我给您下碗面?”

  那人点了点头:“也好,若是有酒便来一壶。”

  “好嘞!”老翁应了一声,转身走向案板,对瞌睡中的老妇道,“打壶酒。”

  老妇闻言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自桌上拿出一个酒壶,弓着腰从地上的酒坛中舀了一壶酒,蹒跚端到男子的面前,把酒壶放在桌上,转身又踱回到灶旁。

  她转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地扫了一下那客人手掌下的布包。

  男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老妇眼中略有些奇怪的神色,只把酒壶放在嘴边,轻轻闻了闻。

  酒当然不是好酒,甚至已经有些发酸,那男子却像没有闻到,举起酒壶几口吞下肚去。

  这时他的面已经煮好,老翁正端着大碗走向这边。

  那男子手握酒壶,正想把它放在桌上,忽听远处传来一慢两快的“咚、咚咚”三声。

  这本是三更的鼓点,怎会在大白天响起?何况此处又近乎荒郊野外,纵使夜里,也绝不会有更夫来打点。

  白天听到这种声音,任谁也会觉得奇怪,那男子自然也是一愣。

  不想就在他一愣之间,老翁手中的碗忽然像离弦的箭一般连汤带面向他脸上射来,那老翁也在同一时间闪身欺上,双手如钩闪电般扣向男子的脉门。

  这老翁的动作并不花哨,但却绝对实用,行家一眼便可看出这手鹰爪功夫纵然比不上淮西鹰爪王,却也绝不会输得太多。

  就在老翁动手的瞬间,本来伏在旁边桌上的两个挑夫也忽的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