棣棠笼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就叫江媞(ti)”

“媞?”

“就是美好安详的意思……”

“寓意可以,但是念起来……”

江媞,是江城苦想了很久才取的名字。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不改,就叫这个。”江城抱着女儿,屋外的雪下的很大,孩子小小的,整张脸都因为刚出生不久而皱在一起……

明明还不会笑,可是,就是讨人欢喜得紧。

“明之……孩子都哭了。”床上女子素着的一张脸上写满无奈。

“好好好,我给哄着。”江城抱的姿势别扭,却愣是不肯松手,声音里带着阵阵低笑。

第1章 笼中小雀



“就叫江媞(ti)”

“媞?”

“就是美好安详的意思……”

“寓意可以,但是念起来……”

江媞,是江城苦想了很久才取的名字。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不改,就叫这个。”江城抱着女儿,屋外的雪下的很大,孩子小小的,整张脸都因为刚出生不久而皱在一起……

明明还不会笑,可是,就是讨人欢喜得紧。

“明之……孩子都哭了。”床上女子素着的一张脸上写满无奈。

“好好好,我给哄着。”江城抱的姿势别扭,却愣是不肯松手,声音里带着阵阵低笑。








第1节 节标题



她是江媞,是十五年前名动京城的左相江城的女儿,及笄那年,圣上为她指婚明洹,也是这一年,她的那个风光了三十载的父亲背井离乡,辞官远游。

至此,朝中右派势力一时独大,而右相一派均随着江媞的婚约投向了明大将军。

这些朝中事,江媞身为小女儿管不得,她只知晓父亲辞了官。江城出城离开的前一天,他拉着女儿去河岸放了盏莲灯……在,一个错了的时节。

然后他对江媞说,“媞儿,你好好照顾自己,为父去找你娘。”

后来的很多个夜晚,江媞从梦中惊醒,总是不由想,若他能晚走几天,等参加了她的婚宴,待到那年七夕之日再去放那盏河灯,那么会不会,一切都不会是那个结局。

江媞仍记得结亲的那天,红装铺了一路,满街挂着一色的红彩灯笼。街坊百姓围在路的两旁,喇叭唢呐响彻了云霄。

而明洹,她的良人,踏着被放空的鞭炮铺红了的路,牵着一匹黑身鬃马而来,顶上的盖头随风不安的拂动,江媞只能透着红纱隐隐绰绰的看着那个高大俊朗的身影向自己走近……

他毫无征兆地握住了她的手,粗砺的拇指摩擦着他的手心,她惊的出了一身汗。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父亲为她选的,是父亲为她在圣上面前求得婚,所以她一直都知道,他会是能守护自己一生的人。

那一晚,他与她抵足而眠,他拥着她,用一种温柔到了极致的声音告诉她,她还太小,他会等她。

可是后来,莲灯闪闪,棣棠花开,等到了,一切却早已不是从前……

世人皆道将军夫妇伉俪情深,只有江媞知道,这层表面下,怕是已满目疮痍。

七夕,也是江媞要回门之日。此时的江城已经离了京城,江府无主,明洹便带着她入了宫。至始至终,他都轻轻地牵着她的手,不曾放开片刻。

江媞自懂事以来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只记得江城每年七夕都要带她去河岸放盏莲灯,让他们顺流而下,直至沉沦……

江城告诉她,这样,母亲看到了莲灯就回来了。

宫宴上的江媞想起今年再不能和父亲去放一盏,轻叹。父亲不愿她与朝中多有交往,也不愿她学了其中的虚与委蛇,所以从未让她参加过这种宫宴,江媞不习惯总是被提起,可又无可奈何,只任着明洹替她应付,自己则正襟危坐,全程不发一语。

“去哪?”

“不喜欢这种宴会?”明洹皱眉,“我的错,不应该带你来。”

江媞没说话,耳根微红。

许是没料到江媞如此,又许是宴会上喝了不少酒,明洹的耳根也不自已的一红,只好握拳于唇边假咳,“现在出宫,作为赔礼,我带你去放莲灯?”

渭城河岸,清水,佳人,橘红色的灯芯闪烁,飘忽不定……

江媞维持着蹲着的姿势,目光追着莲灯往下,下意识的用手去拨水,明洹就立在她身旁,用身体隔绝着拥挤的旁人……

“里面有写什么吗?”

“朝愿平安语。”暮等相思字。江媞回着,耳根又可疑的染了红。

“傻瓜。”

江媞一愣,不等她问就有听到头顶上传来,“愿望说出来还怎么实现?”

江媞不满,“还不是你问我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