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铃

第1章 放逐



  阿塔是一片大陆。

大陆所在空间就叫阿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被命名为这个与阿塔空间语言根本不搭调的名字。

阿塔的人也有特殊之处。每一个阿塔人体内都有一种叫“铃”的东西,铃好像他们的第二心脏,似真似幻的在他们身体中央。每一个阿塔人体内的铃大体形状类似,但仔细看都是不一样的,这也使每个阿塔人地铃技不管有多相似,总有那么一点点微小的区别。

同时,阿塔人体内还有一种神奇地玩意儿——阿塔石。阿塔石有数个,在人们体内沿固定线路奔流,又像阿塔人的第二血液。


毕真真,是这片陆上的东塔族人,住在东塔族核心城市东塔城的孤儿院。

毕真真在孤儿院后院的巨大的枯树下徘徊。这棵枯树虽枯却依然挺拔,但她总觉得它仿佛代表了什么:神秘,或者灵魂。毕真真最喜欢在树下思考散心。


“毕真真!毕真真!”那个有着嘶哑喉咙的女仆——天天操心一个孤儿院的杂事,想起来也真是可怜——大声叫毕真真过去。毕真真庆幸自己四岁就成了哑巴,不然或许有一天她也会变成这样的人。


毕真真慢慢的走过去。并不是毕真真对她不尊敬,只是因为一般别人主动叫毕真真都不是好事儿。


“快点儿,总管叫你。”等到毕真真慢吞吞走到后院台阶下,女仆匆匆丢下一句话就转身去伺候那些小捣蛋鬼们去了。


总管。果然不是好事儿。毕真真暗暗的想。她走上那螺旋状的楼梯,到总管办公室的木制檀门前,敲了敲门。


总管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你倒是轻车熟路。”总管用讽刺的口吻说。确实,能被请进总管办公室的孩子也就那么几个人,毕真真就是其中的一员。总管像是故意提起四年前的事儿。


让我悔恨吗?在离开孤儿院之前?毕真真不屑地想。她神色如常,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


总管想说什么,但又没说。他压低声音,用一种讽刺的,兴奋的语调说:“再过三个月你就满十二岁了,已经是大陆法规定的独立人。所以,明天,孤儿院就会给你办理离院手续。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他提高了音量,紧紧盯着我:“我倒是要看看,我们狡猾奸诈的小哑女毕真真,离开孤儿院,流浪街头,能狡猾到几时。”


说毕真真狡猾奸诈这倒不是重点,她早习惯听别人这样说,自己都快认为自己是个老奸巨猾的坏蛋了。重点是孤儿院连最垃圾的聋哑学校都没有让毕真真去,而是直接取消她的寄留资格。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孤儿院的对我的仇恨程度。毕真真无奈地想。


对于这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并不值得慌张。毕真真飞快地盘算了一下去处,无非是自己找个不用学费的学校混混日子罢了,以她的脑子,功课应该不算难事儿。


见毕真真没有任何表现,总管以为我在震惊当中,便得意起来:“你一走不知我们孤儿院能省了多少麻烦。单独的房间不用弄了,值日表也不用单独排了,也不怕美加再来搅事。唉,这些可恶的小孩子们……”


这最后一句话,毕真真倒是很赞同的。这乌烟瘴气的孤儿院,真以为她想留下来?毕真真嘲讽地摇摇头,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她慢慢走出门去,随意地把门一摔。忽略身后的咆哮声,飞快地跑下台阶。


楼下好像新来了几个孩子,哭哭啼啼地看起来真是可怜。曾经毕真真是会被震撼到的,现在也能感到那一丝丝怜悯,但考虑到她的善意往往会吓住别人,所以,毕真真认为还是无动于衷的好。

毕真真从他们身旁走过,几个已经在孤儿院呆过一段时间的孩子紧张地把这些小孩子拉到身后,,小声告诫:“不要靠近那个人,她特别特别可怕……”

毕真真想,要是再在这种环境待下去,说不定哪天我真会疯了去杀人。她苦笑着回到她独住的小房间。没有人愿意跟毕真真住,所以她享受这种特殊待遇。那些新来的小孩子大约会有几个住在这里吧。

一觉天明。毕真真拖着箱子,毫无回首,径直朝门外走去。也许,自由即将来临。实际上,毕真真觉得,就是恶魔,她也有资格拥抱它。



第2章 开始



|毕真真(此处标示此章的第一人称,后同)
我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拨拉着里面的东塔币。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