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序的歌谣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从前这是一颗雾之星,它虽有活性但没有生命。直到它的时间开始之日,捕获了一颗晶体星,晶体星来自宇宙的光芒烧穿了云雾,带来了外星的信息。那些仰望天穹的活性魂灵聚集起来,守望着这些异星的身影,昼夜不停。直到它们隆起如山,最终垮塌下来,诞生了最初的生命。

  时间荏苒,一座座仰望繁星的巨物崩溃,一片片土地与生命就此诞生。秩序与繁荣降临在文明之上,只是从未有人得知他们来自何方,又将终归何处。

  现在,最后的巨物已经垮塌,秩序的解体还会远吗?

第1卷 衰败的摇篮





第1章 血腥的晚风





第1节



  “黑旗,黑旗,是海盗!”

  瞭望员的一声叫嚷打破了黎明时刻的寂静。沉寂在薄雾中的这支小型舰队的旗舰“明炎山”号的船舱里立刻沸腾了起来,上百名水兵披挂列队的声音好像军阵上的鼓声一般猛烈。鼓点声由远而近,从船舱里涌向了潮湿的甲板。

  不等船舱下的水兵冲上来,船楼中黑漆将军门“砰”地大开,披着藏蓝袍的水路将军郑离昌抢先一步,大步流星地冲到了船楼的高台上,双手扶着朱红色的栏杆,顶着冰冷的海风,眯起双眼盯着不远处的浓雾。

  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他还没来得及披挂,只是裹着厚重的将军袍,抱着象征着将军权力的宝剑,腋下挟着一顶蓝缨的挡雨盔便冲了出来,看起来有些狼狈又有几分久经沙场的老将的不羁。这位披头散发的将军身材魁梧,双目炯炯有神,好像一尊众神殿里一旁天兵天将的塑像,只是虽说年纪不是很大,却因为常年风吹日晒,思虑过度,又不修边幅,显得比同龄人老气许多。

  他扒着栏杆望了半晌,四周满是浓雾,看不见有一艘船的影子,不禁失望地抬头向瞭望台大吼:“嚷嚷了好半天,哪个方向?”

  瞭望员第一时间似乎没听清楚郑离常将军的话,这位最近调来的将军说着跟他们不一样的方言,这条船上的官兵大多都听不懂,时不时也会有人会错意而受到责罚。

  瞭望员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敢确定自己明白了将军的话,于是答应到:“西北方向,是条大船,正在满帆前进向南偏东方向前进!”

  “只有一条船吗?”将军此刻看不见西北有船只,焦急地喊着。

  “回大人,叫什么人来?”

  “呆子,是不是只有一条船!”

  “回大人,是的,只看到一条船,不过随后雾就飘过来挡住了,不确定后面有没有。”

  郑离常抿了抿嘴,一撩袍子,三两步翻下了楼台,下面两个披挂整齐的偏将靠了过来。

  两位偏将都穿着冲滩队的暗色琉璃甲,这是帝国水师登陆作战部队和跳帮部队的高级装备。这两种作战环境都不允许战士身着过重的铠甲,不然可能会陷入到潮湿的沙地中或者根本无法跳上敌船。硬化的着色玻璃,虽说韧性不好,容易碎裂,但是硬度出色,足以抵御一些轻型刀刃的袭击,甚至一些威力不足的火器,打碎了铠甲之后也不容易对战士造成致命伤。

  此外,这种琉璃铠甲比金属铠甲更耐腐蚀,不容易生锈且容易保养,所以十几年前便成为了水师的装备。

  两位偏将一老一少,老的叫佟升,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将,在这个帝国内部官僚贪腐横行,卖官鬻爵,遍地权钱交易的时代,像他这种从冲滩队士卒做起,一路靠着军功提拔起来的传奇人物,就算是郑离常这种主将都不得不高看一眼。

  只是……

  这位老将军的确年事已高,年逾六旬仍得不到提拔,仍然在部队一线作战。这让郑离常不得不为他捏一把汗,虽说佟升他战功赫赫,可是如今他还能不能跟着冲滩队在浅滩中冲锋百米,郑离常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甚至还曾劝过他就此告老还乡,可是佟升不肯,老人仍然是一腔热血,坚持要报效国家。郑离常拗不过他,只好把他安排在旗舰的冲滩队上,留在身边待命。

  至于另一位,那位年轻的将军,郑离常一时半会儿竟然想不起他的名字,只记得人家是个家门显赫的公子出身,先前没经历过战阵。调他来的时候,郑离常的顶头上司在宴席上曾经叮嘱过要郑离常关照一下,只是当时已酒过三巡,他也没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