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谎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七宗罪设定的文,作者是新手,走悬疑风格

七罪:
傲慢——Alex
懒惰——阿福
色欲——欲为
暴怒——微笑
暴食——头鱼
嫉妒——贤儿(暂不出场)
贪婪——皮皮限

第1章 罪与谎-Prison of sin (1)-无罪谋杀



*这是设定:
  
七罪:
傲慢——Alex
懒惰——阿福
色欲——欲为
暴怒——微笑
暴食——头鱼
嫉妒——贤儿(暂不出场)
贪婪——皮皮限
  (1)
  欧洲中世纪哥特式建筑,凌晨3:46分。
  欲为敢说,皮皮限和阿福绝对是这些人里最勤奋、而且也是最出色的。从杀人到毁尸灭迹,从厨房到客厅,几乎都可以看得到他们的身影,正所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当然,别在他们面前提起。
  至于他自己,也只是勤勤恳恳地坐着他的工作。
  至于其他人,有很多不正常的,但也有正常的。
  比如眼前的「暴食」之罪头鱼。
  自从八罪宗缩减为七罪宗后,「上帝」按照对爱的背离程度,大致排序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
  传闻七宗罪中地位最高、实力最强的,是傲慢之罪。
  包括且不限于欲为曾经一度以为「傲慢」之罪的特点肯定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所以要好好相处明显难如登天。
  但是这一届的「傲慢」虽然没有他们想的这么不堪,可结果依旧古今一辄——除了话少还是话少,日常自闭不和他们来往。别说相处了,你能不能找的到他都是个问题。
  这些印象仅仅停留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将它们无情撕碎的还是「傲慢」本人。
  “欲为,你找我们什么事?”头鱼明显刚刚睡醒,顶着鸟巢般的发型睡眼惺忪。
  “是有点事。不过等爱丽先把微笑叫起来再说吧。”
  欲为话音刚落,楼上就传来微笑的一声怒吼。
  “看吧,”欲为指指楼上,“「暴怒」的起床气很重的。”
  “……我只听出了幸灾乐祸。”头鱼。
  吓人的惊悚片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靠气氛烘托前后铺垫,让人时刻处于揪心想死的状态。
  另一种则是蓦然回首,如大梦千年忽然被一棒子锤醒,那种似电流激射的恐怖,能让人灵魂都在声嘶力竭的尖叫。
  显然,微笑当时的情况属于后者。
  你能想象的到半夜三更,总感觉有人在你耳边吹气,那细细的口风,就吹在你的脖颈上,这种感觉就像是你身后也躺了一个人,就趴在你的脑后吗?
  微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刚醒过来就怼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他浑身一惊,汗毛倒树的同时,直接吓的坐起了身子。
  哪有什么鬼,是Alex。
  “起来了,有大事。”Alex明显心情大好,音调都上扬几分。
  “有什么比我睡觉更重要的事吗?”微笑。
  “成天睡觉,你以为你是「懒惰」?”Alex。
  隔老远就听见Alex和微笑拌嘴声的头鱼忍不住吐糟:“他们除了互怼外还有其他交流方式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欲为一脸的凡事俗尘与我无关,“他俩可是能因为下楼节奏不一致而打起来的老对头。”
  七宗罪的六位成员都到齐了之后,欲为敲敲桌子:“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吧。”皮皮限。
  “坏消息。”Alex。
  “好消息。”微笑。
  “坏消息吧。”阿福。
  “我随意。”头鱼摊手。
  “……”欲为无语凝噎。
  “那我一块说了。好消息是找到嫉妒了;坏消息是他已经死了。”
  无人回应。
  “这算什么好消息啊……”微笑小声嘟囔。
  他们为了找到嫉妒付出了那么多,连自己的安危都可以弃之不顾,到头来依然换不回自己的挚友。上天无眼,命运怎么会如此冷酷,如此无情。
  难过之中又有了几分释然:三年了,积聚了一层又一层,厚得如同老茧的疑问终于揭开了;三年了,所有的不安、焦虑和思念,都在此刻倾注到一具腐烂的尸体上。
  皮皮限清清嗓子,声音有些发涩:“那尸体呢?”
  “这里。”欲为指指桌子下面,他们这才注意到底下有一块白布,看盖着的轮廓确实是一个人形。
  其他人显然没料到他会把尸体放在桌子下面,七手八脚的抬上来后掀开白布。一股浓烈的恶臭味扑面而来,虽然捂着鼻子,可是浓烈的恶臭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