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纹已起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她离开的最初两年里,他先是痛苦、悲伤,觉得失去了她。后来,他加入了北境守卫军,战争让他找到了一些激情。那时,他很少去想她,但她总会出现在他的梦里,一片温暖的夜晚。

他闭上了眼睛。遥远的地方有些东西永远地失落,他的心有东西失掉了,随后又被其他一些东西填满了。

他的眼睛湿润了起来,现在他明白了,他再一次的失去了她,永远的失去了。

第1章 章标题





在瑟里纳联盟,这片灰色苍穹之下的广袤土地上,英雄是用来对待不幸死在战场的那些人称号。而他们北境长城里这些孤独、勇敢的,此刻还有些懒散晒着短暂稀少的阳光,像是联盟中淳朴农民随意晾晒在道路旁的谷粒般的长城守卫军,更愿意被这样的称呼——真正的汉子。

而他们长城守卫军中更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被称为紧握死亡双手的男人们。

他们可不像那些软绵绵、贮存在粉红色橱窗里,被温和的灯光把书的封面,铺层过于粉嫩书皮的那种时刻在宣泄情与欲的故事书,几段的煽情故事里呈现出的温馨太过,甚至连伤口或丑陋的疤痕都开始有了一种幸福的享受。

他们这一类人坚强而落寞,勇敢而又脆弱,麻木的眼睛里总有真正的伤心,他们不是这座绵延不绝长城上冰冷的砖墙,他们呼吸、感受这长城暗灰色城墙的所散发出来的无尽悲痛。

他们就是长城守卫军中的先锋军,实际上他们只是一群需要越出这座瑟里纳联盟最坚固的城防,前往墙外无边无际的孤冷黑夜里,搜寻恐怖白鬼踪迹的人。寒风呜咽如哭,冷夜无尽绵长,一切都如同思念的感觉。

那暗灰色城墙之外,自古便被深沉混沌的黑夜笼罩,从没有任何人能知晓原因——为何太阳未曾光顾那片寒冷的土地。曾经仁慈众神如今不再光临此地,仿佛把无尽的寒夜遗弃在这里,不会再有任何怜悯之心。而长城之内,每天阳光也只有短暂的三四个钟头,在这短暂的温暖之后,太阳隐匿,接着那无边黑夜便跨越过崇高的城墙,张开它无形的双手,攫住了一切,塞进了黑暗的冰冷布袋里。

阳光下,暗淡长城的一个角落里,李西此刻平躺在路边一处干燥柴垛上,四肢完全张开懒散地迎接短暂太阳抛下的丝丝温暖。过了四个钟头以后,冷夜便再会降临。李西加入北境长城守卫军已经四年,其中的三年更是一直待在先锋军里。三年以来,李西已经踏出长城之外八次,如今李西的黑铁勋章已经有了八块。这些在阳光下泛着幽光的黑铁勋章,不仅代表的是勇敢和坚强的象征,更是李西实现心中那片温柔渴望的基础。

先锋军的队长卫左刚从霍顿将军的营帐里出来,正向李西躺着地方走过来。卫左仔细琢磨刚才霍顿将军在营帐里说的一番话——先锋军需要再次踏出长城,这次需要更加的深入腹地。这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他身上的灰白盔甲在阳光下闪着碎光,腰上别着一把通体黝黑的重剑,冷峻的面容上一双淡蓝色的眼睛中,满含坚毅,这是一种永远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表情。卫左走到了李西的跟前,用穿着兽皮靴子的脚踢了沉睡中李西一下,“李西,想什么呢?”

李西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慢慢回到了身体里,眼前模糊的人形渐渐开始有了意义,李西使劲地眨了一下眼睛,阴冷的空气让脑袋有些刺痛,耳边开始有了风声。

卫左又踢了他一下,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双淡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头顶暗红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通透。

“霍顿将军刚刚下了新的命令。”卫左快速的说。“要我们出城搜寻白鬼。”

“什么时候?”

卫左点了点头,“明天短暂的白昼来到之时,将军要求我们这次要深入长城之外的腹地。”

李西微微抬起双腿,背稍微用力,便直起身子坐在柴垛,眯缝着双眼看着卫左冻红脸上的阴影,“可是我们的火把只能照亮一个小时,我们没有办法更加深入城外那片雪原其。”

“霍顿将军给我们下发了很多松脂油,这松脂油可以帮助我们走的更远。”

“松脂油?”李西嘴里念叨着,站了起来,用手拍落盔甲上挂着的几根枯草,他的个头看起来要比卫左矮一些。

“国王要在联盟的盛典里检阅先锋军,所以霍顿将军需要确定白鬼最近的动向。防止将军前往圣城的时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