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子(1)血之哀歌-2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你是谁?”小男孩轻轻的触碰着镜中与他一模一样的男孩。
“我是谁?我是..我是...?”镜中的小男孩却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苦恼的想着,想了半天依旧还是苦恼的抓狂。
“唔...,实在是想不起来了。”镜中小男孩露出一种苦逼的表情。
真是扯,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干嘛长的跟我这么像呢,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像,是我上辈子生活的模样?男孩这样想着,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点空虚,好像曾经失去了什么。
镜中男孩皎洁冲着男孩笑了笑,那双像永恒黑夜的瞳孔忽然变成了赤金色,流动着君王般的威严,可这双让人威严的双眼却流出了金色的眼泪。
男孩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那种揪心的痛仿佛来自万年前的苍凉,苍凉的世界都是被白雪覆盖的,安静的只有风雪吹过的拂梢,他踏着深厚的白雪,一步一步走向那座巨大的、孤独的冰雪王座。
“图塔雅!”男孩喃喃的随口说出,不知不觉也跟着镜中的男孩流下了眼泪,那一瞬间男孩发现自己流出的也是赤金色的眼泪.....。
繁杂的呓语从镜中的男孩口中流出,古老而又苍桑,男孩的脑海中全是冲天的火光、坍塌的世界之门、停止敲响的世纪之钟,全身流动着电流的石人...那是巨人...维利坦。
“不要太孤独啊!”镜中男孩梦魇般的声音萦绕在他的脑海。
“因为,我们的契约早已达成!”
那一刻镜子支零破碎,连带着其中的男孩也消失了,世纪之钟的巨轮又开始重新运转,世界之门安静的伫立在天际,仿佛向着男孩在招手,那个坐在冰雪王座上的君王似乎又回来了..........。

神之子(1)血之哀歌-2封面

第1章 楔子1 燃烧的雨夜



1944年12月底,波兰克拉科夫城镇森林的附近。

黑暗笼罩了一切,雨声夹杂着冰雹铺天盖地,浓密的树林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凛冽的冷风从树梢上卷起层层雪沫,雪沫与冷雨组成的风暴肆无忌惮着摧残着整个世界,群山之间都被这沙沙的雨声填满。

磨得银亮的轨道相互交错,如同钢铁一般的群蛇通向森林深处,消失在黑暗之中。地面忽然震动起来,远处回荡着野兽般的吼叫,速度极快,黑暗中一列火车以极高的速度穿越森林,这是一列匪夷所思的火车,整体都是漆黑的,表面磨合的几乎没有反光,即便车顶覆盖着白色的积雪也显得暗淡。它带着密雨和疾风前进,浓密的蒸汽云席卷了整个天空。迅速的湮没在森林的黑暗中。

这列火车满载着活捉的苏联士兵和波兰犯人,列车将驶往西南方向60公里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这是最后一批前往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囚犯,因为苏联的士兵已经攻打到波兰首都华沙的附近,德国法西斯节节败退,用不了多久就会攻克华沙,兵临奥斯维辛城。

在火车里尽头的角落里,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依偎在女人的怀里熟睡,那真是个瘦弱的黑发小男孩,手掌纤细,脸色苍白如雪,怀里还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布袋小熊,细微的呼吸声透露着他的疲倦。女人紧紧的抱着男孩,淤青的手臂充满了伤痕,垂落的乱发上到处都是泥垢,遮住了那黝黑的面容,只露出那双空洞的眼神,像是雪后的荒原。

几个德国士兵走了进来,他们押着一名满身血污的犯人,为首的是一名独眼军官,左眼用磨砂黑皮带包裹,军靴在铁板面上吱嘎作响,发出难听的牙酸声音,车厢里的人们用惊恐眼神看着军官,呼吸瞬间变得迟缓起来。独眼军官那透着血腥气息缓缓看向四周惶恐不安的人们,向前走着小步,并从胸口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烟盒,拿了支香烟点燃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烟还没抽到一半,独眼军官打了个响指,士兵们立即押着犯人来到了众人面前,用脚粗暴的踢在犯人的膝盖上,强迫犯人跪下。
独眼军官单手从枪盒里掏出了一把毛瑟手枪,对着犯人扣动了扳机,枪声回荡在火车里,一颗钢芯弹贯穿了犯人的心脏,囚犯们都吓得面如土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