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十年同人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蒋文旭贺知书死了后,位列仙班,发现凡间种种,只是一场劫数的故事

第1章 本君上天了



  泛着淡淡金光的白玉柱旁,斜着几枝含苞的海棠,氤氲雾气,缥缈白云。

  一仙鹤引鸣而至,其上是个白衣仙君,仙君眸色清浅,相貌俊逸,就是面色有些难看。

  正巧路过的其余仙君们一见来人,纷纷作揖,客客气气地道一声:“鹤归仙君。”

  白衣仙君点点头,又驾鹤腾云,直奔司命星君处。

  司命正撩起道袍往外走,见到鹤归,又上前几步:“仙君呐,错了错了!”

  鹤归面色隐隐发沉。

  “怎的您下凡历个情劫,招惹到了天权仙尊啊?”司命扼腕叹息,“您情劫对象该是个凡人,叫艾子瑜的那位才是,也不知是月老喝醉酒牵错了红线还是怎么……”

  鹤归……或者说是,贺知书,面色沉得可以滴水了,司命才终于发现不对,识相地闭嘴。

  贺知书本是天界仙尊,却也不是踏踏实实修炼成仙的,通俗来说,就是仙二代,天庭世族之子,妥妥的狗大户。

  过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鹤归仙君,顺风顺水,直到有次被家里的太后踢下凡去,叫他历上六十年情劫,感受一下什么叫人间疾苦,世态炎凉。

  按照天界的规矩,神仙下凡,必是要封去本身的一样东西,贺知书被封印的恰是他有些娇纵的脾性。

  家中太后是被贺知书惹火了,原因像是因为贺知书不小心将太后的橘猫撸秃了,太后一怒之下将他踹下凡间,并叮嘱司命星君要让贺知书“好生”受了这劫。

  司命欣然应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大笔一挥就给鹤归仙君的凡身肉胎贺知书一个曲折坎坷的命格——

  父母双亡,受尽欺凌。十六岁那年遇上了来南方旅行的富家公子艾子瑜,艾子瑜正是叛逆爱玩的时候,看各种妖孽看腻了,正好想吃吃贺知书这清粥小菜,贺知书被封印了骄躁的脾性,被艾子瑜带着跑,玩弄身心,凄凄惨惨地过了六十年后,又在病痛折磨中身亡。

  司命十分满意这个命格的安排,送去给贺知书家的太后瑶光氏过目。

  瑶光氏阅完,一双凤眼冷冷地斜过去。

  司命浑身一颤,再次大笔一挥——

  贺知书一生安逸顺遂,十六岁那年偶遇南行的艾二少,一眼惊艳,再见倾心,展开了一场甜蜜蜜的少年爱恋,期间经历了一些小波折,但那也是抹了蜜一般的小误会,最后艾子瑜先一步过世,贺知书也跟着殉情,生而同衾,死而同穴。

  瑶光氏终于满意地颔首。

  司命捏了一把汗,便又去了月老处,昨日天权仙尊领了罚下凡,也是历的情劫,月老的红线却被闹了耗子咬断了,先前去了织女那讨了上好的姻缘线,此时估摸着该是回了。

  “老儿,这天权仙尊的姻缘线,也该是我掌的。”一身着浅紫长袍,簪着粉黄绢花的男子站在堂中,眉目精致,还贴了花钿,施了粉黛。

  娘是真的娘,却也是真真的好看。

  司命顿时额角一跳。

  竟又是那兔儿神???

  先前瑶光氏对于鹤归仙君的情劫对象还有所不满,问怎的是个男儿郎。

  司命只好道是那兔儿神在月老算姻缘时跳了出来,称鹤归仙君该有的是同性姻缘,抢了月老的单子。

  这回算天权仙尊的姻缘,兔儿神又道该是他来管的。

  兔儿神见了司命,又挑了挑眉,打个招呼:“星君。”

  司命同样回了一礼。

  月老正坐在一旁,披着红纱衣,白肌黑发,五官深邃俊美,指尖捻着一根泛着灵光的红线,眉宇间透露着不耐:“你先等我算完再开你那三瓣兔子嘴行不行?”

  兔儿神反唇相讥:“你个活了千万年的老头子,算个姻缘也要这么大半天,真真是不行了呢。”

  月老一顿,微眯着眼看向兔儿神。

  兔儿神顿时一怂:“你行,你行的很,赶紧算吧,这姻缘定该是我管的。”

  月老这才回过头,红线之上灵光乍现,星星点点的聚集在一处。

  月老将线往兔儿神身上扔:“天权仙尊的对象也是个男子,凡人,叫做沈醉。司命,你去写命格吧。”

  司命掐指,算到了沈醉该是要再晚个七八年才出生的,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司命也不急,先离开了。

  司命走后,兔儿神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