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来生不负卿-2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既然羁绊生生世世,那么何必放不下过去,愿不负来生不负卿

第1章 01.穿了个越



  傍晚,天色暗沉,月光照在东山的一片乱葬岗里,一个小厮模样的男人扛着麻袋和铁锹走过来,还不时的向四周张望,鬼鬼祟祟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男人放下麻袋,拿起一旁的铁锹开始在一片不大的空地上开始挖坑,小厮吭哧吭哧的认真挖着,只想赶快离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乱葬岗内四处堆积着白骨,有肉的没肉的,刚死的腐烂的,一股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直冲天灵盖。

  小厮不禁开始同情凤宁昭,天生废材爹不疼娘不爱不说,更是被嫡姐买凶杀害,抛尸乱葬岗,堂堂凤家嫡女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真真是可怜。

  “五小姐,这件事都是大小姐和夫人做的,奴才念您可怜,不让您暴尸荒野,您行行好,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来找小的,逢年过节小的一定给你烧纸。”

  小厮碎碎念道,嘴里说着神啊鬼啊的,念叨着不要被凤宁昭缠上,可他全然不知,身后的麻袋已经被打开,一个女子正好整以暇的坐在他身后。

  本是因为咒术反噬而死亡的凤宁昭,竟然穿越了,若非亲身经历,凤宁昭也不会相信这么扯的事,可这件事发生在她身上,再说,她都能跟着师父修道法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令她意外的是,这具身体完美的接纳了她的灵魂,与肉体紧紧契合,像是她们本就是一个人一样。

  如潮的记忆充斥着整个大脑,她简略的过了一遍,抓住了几个重点,原主与她同名,也叫凤宁昭,父亲是兵马大元帅,母亲罗云惜,早已过世,家中三个嫡姐,一个嫡兄,原主小时候倒还因为长的玉雪可爱讨人喜欢,直到六岁那年被测出没有修炼天分,随后地位一落千丈,人人可欺。

  这次她能穿越过来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她的长姐凤娇儿买凶杀人导致,而面前的这个小厮,凤宁昭也有着很深的印象,是将军夫人院子里的阿福。

  阿福挖好了一个足一人平躺的大坑,方方正正的看起来还真像口棺材,阿福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对着大坑嘟囔了几句,随后跪下磕了两个头,正打算站起来的时候,背后传来的声音把他吓得半死。

  “给我挖的?那我是不是要躺进去?”

  凤宁昭蹲在地上,一手撑着下巴,看着挖好的大坑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鬼!你是鬼!”

  阿福僵硬的转过脖子,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他想跑的远远的,可双腿就像灌了铅一般纹丝不动,他急的要哭出来。

  “嘻嘻嘻。”

  凤宁昭站起身,乌黑的长发乱糟糟的,还挡在眼前几缕,一身惨白的素衣看起来到真有几分厉鬼的模样,她桀桀的笑了起来,在这阴风大作的乱葬岗里,更显渗人。

  她歪着头向前走了两步,阿福跌倒在地,手刨脚蹬的就要爬到一边,奈何腿脚发软,像极了砧板上待宰的刀俎鱼肉。

  “五小姐,杀害你的事我可没参与,是夫人…是夫人和大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放过小的。”

  凤宁昭没有说话,掀开额前碍事的头发,一张脸上满是已经干枯的鲜血,在这月色里,更让人头皮发麻,她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步步逼近。

  “不要!不要!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阿福惊恐的摇着头,后挪了几步远的距离,掉进了他挖好的大坑里,在他看到那张布满鲜血的脸时,像是再也受不住这惊吓,歪着头晕了过去。

  凤宁昭眼角抽搐了下,她还想问问回去的路呢,就这么晕了,真不够意思。
她看了一眼这乱葬岗四周,除了阴冷一些就没什么别的问题了,索性把小厮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听天由命吧。

  她则寻着有水源的地方前去,这脸上也不知流了多少血,黏黏腻腻的,实在不舒服的很。

  凤宁昭大概走了一刻钟,才找到一边临近湖边的草地,她蹲下身子,以月为光水为镜,看了一眼水中的自己,几乎满脸都是血,还混着一些泥土草屑在脸上,看起来就像烂了一样。

  怪不得那个小厮会吓晕过去,凤宁昭如是想道,就着湖水把脸洗了个干净,可惜她没有换洗的衣服,不然真想洗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