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春归无觅处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她生平第一次知道“穿越”这个词,

  便是来到这繁华不夜的都市。

  觥筹交错间笑里藏刀,

  推杯换盏时绵中有针。

  她,堂堂相府嫡女,难道连这些个小喽啰也搞不定?

  ————

  他矜贵淡然,稳重自持。

  却在一次又一次宿命的安排中沉溺深陷。

  隐瞒与坦白,

  都已经不再重要。

  ————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我于时空徘徊,寻寻觅觅,都只为你。

  (弱柳扶风清流美人×高冷禁欲偏执总裁)

长恨春归无觅处封面

第##封面



名称:只有春知处
作者:执卿


文体:小说
类别:长篇小说 ~ 14 章
风格:穿越
时间:2019-09-13
长度:29.2千 字
阅读章显示:标题
阅读节显示:标题

梗概



一句话梗概: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她生平第一次知道“穿越”这个词,

  便是来到这繁华不夜的都市。

  觥筹交错间笑里藏刀,

  推杯换盏时绵中有针。

  她,堂堂相府嫡女,难道连这些个小喽啰也搞不定?

  ————

  他矜贵淡然,稳重自持。

  却在一次又一次宿命的安排中沉溺深陷。

  隐瞒与坦白,

  都已经不再重要。

  ————

  锦瑟华年谁与度?

  我于时空徘徊,寻寻觅觅千千万万遍。

  原来只有春知处。

  (弱柳扶风清流美人×高冷禁欲偏执总裁)





标题:序

  唔……

  她这是怎么了?

  叶筠安抬手抚了抚额头。

  头好疼……

  “醒了?”

  叶筠安警觉地起身,扯着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才抬眸看向出声的人。

  男人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外衣是纯黑色的,裁剪贴身,尤其袖口处,竟是窄袖的。

  外衣领口低,里头的里衣纯白,领口还系着一条纯黑的……布条?

  叶筠安皱眉。

  这一身装束她从未见过。

  她上下打量着男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往里床缩了缩,问道:“你是何人?为何竟出现在本小姐的闺房内?”

  男人眉峰微挑:“哦?你仔细看看,这是你的……闺房?”

  刚刚一直在看这个男人,竟然忽略了这个房间。

  这哪里是她的闺房!

  只是事到如今,那个陌生的奇怪男人也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她反倒平静下来,一双眸子如秋潭静水,直直地盯着男人:“是我庶妹让你抓我的?本小姐给你双倍银子,送本小姐回相府。”

  “这位小姐,”男人皱起了眉,“是你突然出现在我家,何来的抓你。”

  “我突然出现在你家?”叶筠安瞪大了眼睛,“不可能!明明是叶筠笙在我酒里下药,我逃跑的时候被人抓了,醒来就到了这里!”

  “叶筠笙?”男人平静的表情总算有了一丝裂缝,只是似乎愈发阴沉,“不知这位小姐,为何这么污蔑许某弟弟的未婚妻?”

  叶筠安愣了愣:“叶筠笙她哪来的未婚夫?”

  随即,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道:“承谨……”

  脖子上猛然传来一股大力,叶筠安被压在身后的床板上,一瞬间呼吸困难。

  而男人面上一派云淡风轻,声音却难掩阴鸷:“你认识许承谨?你是他派来的?”

  叶筠安被掐着脖子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摇头。男人才算恢复了之前的淡漠,收回手理了理袖口。

  就好像刚刚差点杀了她的人不是他。

  “许承谨,是我的未婚夫。”叶筠安缓过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是叶筠笙,她抢了我的未婚夫!”

  五殿下许承谨原本是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她及笄那年,相府才与皇室定亲,将嫡女叶筠安许配给他,并议定在叶筠安十八岁生辰成婚。

  原是祖母不舍孙女出嫁,才推迟了三年,却没想到成全了庶妹叶筠笙和许承谨!

  可在许承淮眼里,叶筠安不过是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

  “这么说,你是叶筠安?”许承淮嗤笑,随口问了一句。

  叶筠安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认识我?”

  许承淮一噎,终是抬眸,细细地打量面前的女人。

  看起来,她不仅是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叶筠安十二年前就失踪了,叶家都相信她死了。”许承淮抿了抿唇,虽然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可他找了十二年,仍然杳无音信……由不得他不信。

  叶筠安愣了愣,心头弥漫起一种莫名的慌乱。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叶筠安喃喃着,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联想起他之前的话来,“你是许承谨的哥哥?那你是……哪位殿下?”

  许承淮蹙眉,言语间已有几分不耐,不过是看在她的那张脸的份上,才没有将她扔出去:“这位小姐,不知道是不是有精神疾病。殿下陛下这一套,早就废除了。我姓许,名承淮。”

  许承淮?

  这个名字像一记闷拳,叶筠安打得愣在原地。

  “四殿下许承淮……不是已经死了吗?”

  说起来,原本要与她议亲的,还是许承淮,只是因为后来他死了,才将亲事转到他一母同胞的弟弟头上。

  许承淮眸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