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一柄月寒剑引发家破人亡

掉下斜坡灵魂已换,再次苏醒就肩负了为家族报仇的使命

复仇之路漫漫远兮,躲避追查男扮女装

拜入师门误闯禁地救出师姐,却不想惹上一段情缘,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师姐”似乎是个男人……

一荷封面

第1章 家破人亡



“峥——”利剑出鞘,在黑夜中划出一道残影,如信号一般,竹林中冲出几到黑影, 奔向疾行的马车,在长剑即将没入马车时“锵——”被一柄泛着蓝光的剑断成了两节,这柄剑在月光下显得更加锐利,冒着丝丝寒光,不知为何似乎能感受到阵阵寒意,夹带着不近人情的藐视,剑穗上的玉坠奶白温润,细看雕刻的繁杂,精细,隐约认出一个“叶”字。
传说叶家的云岩庄守护一柄宝剑,能劈裂山川,阻断河流,吸食月光温养千年,寒气逼人,数十米就可将人血脉冻结,这柄剑只有在认主之后才会根据主人心意收放寒气,这柄剑叫做“月寒”至今只是传说,但只是这一个传说云岩庄便成了一块待人分食的肥肉。
马车依旧向前狂奔,身后黑衣人倒了一批又一批,但仍穷追不舍“咻——”暗处射出一支箭,直直射向了马肚,马倒下一匹,车夫不敢停歇仍然挥舞着马鞭让剩余的三匹马继续跑着,还拖拽着一匹死马。
暗箭越来越多,马车外的剑抵挡的越来越吃力,那柄“月寒”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劈山阻河般的威力,在空中挥舞时越来越漂浮不定,最终被收回到马车中一男子戒指中。
那男子吐出一口血拼命支撑起身体,把戒指摘下递给旁边一五六岁左右的男童说到“拿着这个戒指,到时候往南边跑,一直跑,去寻万古宗,拜入云顶峰的门下自会有人护你周全”顿了一会便接着说“一荷,你恨爹爹没有保护好你和你娘亲吗?”
男孩瞪着一双杏眼,泪光闪烁,抿着嘴硬是没发出一点声音,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不恨就好啊!一荷你是我们叶家唯一的后人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为你娘亲……报仇!”说完男子抱起男孩从车窗外加上内功扔了出去,男孩瞪大了眼睛终于喊出了声“爹——”
男子也不再停留跳出马车,手中拿着一枚戒指说道“你们不就是想要“月寒”吗?有本事就踩着我的尸体拿走!”
追赶的人在看到男子拿出戒指后纷纷露出贪婪的目光,齐齐扑上去想要抢走那枚戒指,在就要碰到的一瞬间,男子逼出自己的最后一点灵气自爆了,瞬间周围亮如白日。
之后人们再上前查看,那枚戒指早已化为灰烬就知上当受骗,再想追那孩童时却寻不到踪迹了。



第2章 换魂归来



一荷在被他爹扔出去后,顺着斜坡滚了下去,一头磕在了石头上不省人事。
再次睁眼已是第二天晌午,睁开的一瞬,眼神就从稚嫩恐惧变成了警惕血腥与迷茫。
环顾一周,发现已经没有危险,长舒一口气,此时的一荷已经不是昨晚那个孩童,身体没有变化,但灵魂却换了一个人。
“这……”盯着自己小小的手看着发愣“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变成小孩子了?”
一荷发愣,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在星际因窃取到敌方联邦重要机密,正被联邦派出的人穷追不舍,抵挡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却不想踩到碎石掉入悬崖,一醒来却换了身体换了地方。他原本就是一个孤儿,被自己联盟的人抚养长大,从小受过严格的训练,再加上超高的智商,一跃成为联盟的顶尖精英。但外表总是呆呆萌萌的,给人一种无害感便被派去潜入联邦内部,却不想一去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找到一处水源,喝了几口水,又用水清洗了滚下来时沾到的泥土,透过水面反射出的影子,看清自己的脸庞果然是个五六岁孩童。
突然脑袋一阵刺痛,一幕幕画面浮在眼前,这具身体也叫一荷只不过还多了个姓,叫叶一荷,是这个世界几个鼎立各地的山庄之一云岩山庄的少庄主,只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云岩庄的“月寒”剑,一百年来吸引了无数江湖人士,门派的争夺,但就在昨日云岩庄的敌对山庄梨余庄联合降龙宗和合欢宗两大宗门,以及一些小门派,以云岩庄弟子修魔,庄主叶无涯包庇之罪围剿云岩庄。
一荷的母亲穆璃只是一个江湖云游人士,但与叶无涯甚是恩爱,只有一荷一个儿子,在围剿过程中穆璃为了护住儿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