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堂风过锦瑟一弦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独弦琴响曲音落,穿堂风过付阑珊。
气定神闲冷傲戏精受×流里流气沙雕耿直攻
(精分,操人设永不崩)×(智障,笑点敲奇特,还低)
校草:骆一弦×校霸:奚堂风
  
  本文又名《沙雕校霸爱上冷傲校草》、《戏精的自我修养》、《如何大笑时不岔气》、《校草与校霸之爱恨情仇》、《我有个腐女妈妈》、《学渣升学记》、《文艺课代表杠上霸道副班长》、《麻麻发现我和对象在家里搞基》、《给你一块钱,请你离开他》……

  沙雕甜文,结尾HE。No dao and no bolizha too.

穿堂风过锦瑟一弦封面

第1章 起·初识





第1节 一、新同桌是校霸,校霸是大傻子。



  章一:新同桌是校霸,校霸是大傻子。

步秋的邻水早晨还不是很闷热,一中门口夹道的梧桐绿油油遮了碧蓝的天,两边道上满是晃晃悠悠的学生,柏油马路上也响着汽车的笛鸣,还有自行车匆匆而过留下一串清脆的车铃。

回到学校,也就整整理理隔了一个月,邻水一中像变了个模样,是漂亮了很多。

老师还没来。

骆一弦接受着整个教室亮晶晶的目光,走到第四组最后一排,靠窗也是靠里的位置,一个低头睡觉的男孩子旁边,放下书包才落座,便听到:

“我叫陈匆。”

声音憨憨的,骆一弦抬眸,和他说话的是前桌,一个小胖子。

“认识一下?”陈匆笑起来两颊的肉嘟在一起,有点儿小蠢。

他点点头,好歹换教室了,认识一下新同学:“你好。”他不怎么会聊天。

“一边去,我同桌我还没认识呢,你献个什么殷勤。”很清亮的少年音,骆一弦转头,声音来自他同桌。他是个十足的声控,看人永远靠声音。

很不错,他想。

“哎哟喂,大哥睡醒啦。”陈匆语气中满满的鄙视:“谁今个说要给新同桌点颜……”

“闭嘴吧猪头,啃你的猪蹄去。”拥有少年音的同桌瞪了一眼陈匆,从桌洞掏出一袋乡巴佬猪蹄扔给他,打断他的话。

陈匆接过猪蹄,比了个OK,转过身。

要给他点颜色看看,骆一弦自行脑补出了陈匆没说完的话,眯眯眼,这个同桌有暴力倾向。他要换同桌,好听的声音抵不过短暂的寿命。

“嘿,我叫奚堂风。”奚堂风和人讲话声音懒懒的,带点俏皮的尾音,总有点没睡醒的感觉,但是现在……

骆一弦感觉他莫名激动,因为声音有点抖,还有点急。

“你好,骆一弦。”不管闲事如骆一弦,也知道邻水一中有个贼帅的校霸,叫奚堂风。但短暂的寿命没有好听的声音陪伴毫无意义,自认宁折不屈骆一弦勉强屈服在奚堂风的声音撩拨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哦哟,你好鸭骆校草。奚堂风做出略微思索的样子,又扬头露出一个微笑:“好名字。”

好俗的搭讪,骆一弦端详着少年青稚白皙的面庞,漆黑明亮,闪着星光的眼睛,微微上挑的唇角。长的很好看,和他的声音很搭,骆一弦由衷的称赞道,目光下移,同桌侧坐着,双肘一边搭椅背上,一边搭桌上,十指修长,干净称妥的白T恤黑长裤,穿着淡蓝色帆布鞋的左脚后跟踩在椅腿一颠一颠。

  是种垂眸内敛,扬笑招摇的样貌。

貌美肤白大长腿,有什么理由不爱,骆一弦再一次屈服在同桌的貌美之下。

这次人家心甘情愿。

“你的名字也好。”骆一弦顿了顿,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穿堂风有什么诗,尴尬。

奚堂风看他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也猜出了他的为难,笑道:“好啦……”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骆一弦思来想去,只想到了这一句。

“噗,你这人……”看来校草并没有传言中的孤傲不群不近人情,反倒,挺有趣。奚堂风起了心思想逗逗他,从桌洞拿出一系列乡巴佬食品,乡巴佬卤蛋,乡巴佬鸡爪,乡巴佬鸡翅……

看看高贵纯洁如校草,这位大名鼎鼎的骆校草会选什么。

他不会选,奚堂风想,但那就是不给我面子。

骆一弦愣了愣,这人怎么带这么多乡巴佬。他觉得拿痴迷并不足以形容奚堂风。

“鸡翅,鸡爪,猪蹄,脖子,卤蛋……你吃哪个?”奚堂风将所有东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