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儿的反击-2

金鱼儿的反击-2封面

第1章 重生 —父亲金丰



“嗯…”许倩在睡梦中缓缓醒来,一睁眼,发潮发霉的天花板,屋顶腐朽发黑的梁木还有蜘蛛网,显得破旧。

许倩愣神,自己只是睡个回笼觉怎么换了个地方了?这时,脑海涌出一段回忆,母亲去世,伤心过度病倒,反反复复一年,然后自己莫名其妙取而代之。

许倩挣扎着起身,发现盖着的棉被粗糙硬厚,身下躺着的是水泥硬炕头,还是初夏,所以没有烧炕。

怎么回事?许倩懵了,抬手一看,稚嫩而有肉的手掌,白嫩如葱的手指,指甲盖透着健康的粉色,显然不是许倩那29岁但保养的当的红蔻玉手。

伸手附上胸前,许倩松口气,有点料,是个女的。许倩轻巧的跳下炕头,猛然一阵头晕,这身子真是虚的很。

四处张望后,在炕沿的木桌上找到了镜子,民国时期的中式小褂,下边是一条棉布裙,保守又禁欲。

小小的脸蛋。皮肤吹弹可破的瓷白,黑而长的头发被编成一条粗辫子放在身后,长度已经触及臀部,细长的柳眉,水灵灵的大眼睛,樱桃小口,笑起来有小小的虎牙,显得憨厚又可爱。

许倩对着镜子挤眉弄眼,对新身体的长相相当满意,不知是不是换了个人,在大眼眨动间,黝黑的眸底透着一股慵懒媚态,可爱又妩媚竟然同时融合在一个人身上

“还没长开,但是还不错,最重要的是,很年轻,呵呵呵,,"许倩摸着嫩白细滑的脸蛋开心的笑出声。显然对这突如其来的身体很满意。

“好像不富裕啊.”许倩环顾四周,自语道。

屋子里用的家具都是木质的,有些老旧,倒也古朴结实。

摸着用红木打造的衣柜,许倩惊喜的发现红木的质量不错很好,这个很有再造塑雕价值。

但一想,这个时期的家具好像不是很讲究,再漂亮也没有价值,可惜了。

“鱼儿。"这时,许倩身后传来男人惊喜的声音。

许倩回身,看着那男人的脸,脑海又传来信息。

“阿爸.”几乎本能的,许倩脱口而出唤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这个新身体的父亲,金丰。

海拔至少一米九,身形如军人般挺直强壮,五官硬朗粗犷,下巴有一点胡渣,皮肤是健康的麦色,。应该常年种地,手掌粗糙大板,像可一拳砸碎石块,是个好打手,倒不像个普通农民。

“鱼儿,好些了吗?”金丰眼底划过一丝慈爱,脸上却不露痕迹,嗡声问道。

“好点了。"心里有些胆怯,这是她这个身体的本能反应,但许倩却不怕,咧嘴笑道,露出两颗小虎牙,无辜又可爱。

金丰微诧异,这是一向畏惧他的小女儿对他第一次笑,他心中划过一股暖流与欣慰,他的女儿病了一年,伤心了一年,看来终于是看开了。

“阿爸锅里蒸着烧饼,一起吃午饭吧。"金

丰说着,走去房间旁边的厨房里净手,出来的时候一手端着热腾腾的大烧饼,另一只手则拿着

根大葱。

父女面对面在饭桌坐下,金丰一口烧饼一

口大葱吃了起来。

许倩,现在叫金鱼儿,则小口小口的吃着烧饼,眼睛不时的打量着她这个身体的父

亲。

穿着短褂,手臂露着,那肌肉一块一块鼓鼓的,很结

实,像健身教练般,五官虽然不是俊郎,但是端正,有野性,如狮子粗犷而有男人味。

金鱼儿有些心动了,这是她前世猎艳的对象中

没有的男人,以前她只看相貌,现在却被这样一个粗糙的男人俘获了芳心。

下一刻,心里的伦理道德鞭策而来,金鱼儿小手一挥打压了下去。

大言不惭道

什么伦常伦理,又不是我亲生父亲。

什么天理不容,老天爷把我打发到这来,才是天

理不容。

想着,金鱼儿动了,身形向前倾,手臂撑

在桌上,靠近金丰。

金丰愣住,一时不知道他腼腆的女儿怎么

了。

"阿爸,给我也尝尝。"说着,金鱼儿把金

丰手里拿着的大葱咬了 一口。

金丰心里一跳,不知道慌什么,手一抖差

点把手里的大葱丢了出去。

金鱼儿咬了一口葱又坐回原位,小手捂着嘴,皱着眉嚼着,连吃了几口烧饼才把葱咽下去,抬头睁着被辣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怯怯地说道"阿爸怎么吃得下这么辣的大葱。”

金丰心疼的伸手抚摸金鱼儿的脑袋,"阿爸要种地没时间做饭,委屈你了"

不说倒好,一说,金鱼儿逮着机会般,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简直跟林妹妹现世般,"都怪鱼儿没用,姆妈走了我也病倒了,害的家里没个安生,阿爸还要一个人扛起家里,呜呜呜......"

金丰自觉说错话,忙轻声哄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