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始的开始

第1卷 鼠尾草与银百合





第1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





少年穿行于林海当中,步伐矫健而不失沉稳,脚步生风,扬起片片落叶。黑松的枝叶在风中沙沙作响,枝桠间传来婉转的莺啼。远方起伏的群山在云雾中朦胧,状若野兽的脊背。阳光照亮了云彩的边缘,倾洒下来,穿过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投射出点点光斑。

这是只有在欧塔地区才能欣赏到的美丽景色。每到流火之月,就会有许多士绅或贵族选择来到气候宜人、景色优美的欧塔地区避暑。

不过少年对这样的景色并不感冒——他从小就生活在欧塔,虽然双亲都来自亚延斯平原、而且他的身上流淌的也是最纯正的亚延斯人的血统,但从少年记事起,他便随双亲生活在欧塔地区了,他自己也对欧塔人这一身份颇为认同。

随着少年的前行,道路两旁的树木渐稀,取而代之的是松软的牧草。当道路走到了尽头,映入少年眼帘的是一大片草场。草场的边缘有座风车在缓缓转动,还有几幢宅子伫立在那里。再到远处,是已经出穗了的大片的小麦,以及波光粼粼的湖面。牧草在微风中摇曳着,如海滩的浅浪般律动。空气中可以闻到揉碎的草叶的清香。这里是位于欧塔的山野与城市之间的庄园地带,这里的地产大多属于当地乡绅。

由于远离嘈杂的人烟,又靠近欧塔的群山,这里成了南方贵族们的最佳落脚点。贵族们只需付出一笔并不昂贵的租金,当地的乡绅便会为他们置办好所需的一切,无论可口的食物还是松软的卧榻,无论是晚宴还是围猎,统统不在话下。

值得一提的是,眼前的庄园是少年父亲的地产。每到闲暇时,少年总会到这里来打发时间,并美其名曰:“帮助父亲打理家产”,实际上是为了躲开父亲的严格管教。

少年看到不远处有一位少女在四下张望着,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洁白的裙摆在风中飘荡,露出了少女白皙的小腿。少年感觉心跳加速了许多,一边像少女跑去,一边呼喊着少女的名字。却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栽进了草丛之中。

少女听到少年的呼唤,回头望去,却不见少年的身影,顿时一愣。刚要出声回应,便看到少年挠着头从地上站起,身上沾满了泥土和碎草叶,头上还停着一直绿油油的蚂蚱,样子颇为狼狈。

少女不禁莞尔,走上近前,想用手拂去少年衣上的泥土与草叶。少女靠得十分近,以致少年几乎可以闻到少女身上淡淡的奶香,少女指尖的触感透过衣物,让少年感到酥酥麻麻的,好像少女的体温也跟着传递过来了一样。少年被少女的亲昵举动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小步。

见到少年后退,少女嗔怪地瞪了少年一眼,别过头去,不再看向少年。腮帮子气鼓鼓地,好像在生气一般,耳根却悄悄地红了。看得少女这幅作态,少年不禁大为头疼,挠着头想要解释些什么,嘴却语无伦次支支吾吾。偷偷打量着少年的少女被少年的举动逗乐了,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少年见少女不再“生气”,似乎也松了口气,只是少女灿烂的笑颜,让少年几乎看呆了。

少女笑了一会,刚缓过一口气,就看见少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霎时连笑也忘了。两个人就这样呆了一会,直到两人察觉到尴尬的气氛,双双偏过头去,不敢再看对方。
这是,少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回过头向少女问道。

“艾琳娜,你见过鼠尾草吗?”

少女看向少年,眼中流露出了询问之色。

少年随即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包裹,打开来,从中拈出了一支晒干了的花朵,递给少女。

“这就是鼠尾草啊!”少女打量着手中的花枝。虽然为了保存已经晾干了,但花叶上的叶脉仍然清晰可见,细细的星状绒毛包覆在叶片与茎秆上,摸起来像是动物的皮毛。小小的紫色花朵开在末梢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淡香。

“之前有在博物志上见过手绘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