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异闻录

第1章 地戒城



 地戒城,一座深埋于地底的黑暗之都,墨绿色的有毒气体如同雾霭一样在破旧脏污的街道上肆意飘转,低洼处,毒雾使得周遭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不祥的绿晕,在着墨绿色的深处,一处蓄了不少黑水的水坑前,一间歪歪斜斜仅仅用零星的木板拼凑而成的简易木房就这么孤孤单单的矗在这里。
  这里的毒气太过浓郁,地戒城的普通居民绝对不会选在在这里居住,但是对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穷人们想要有一个像样的家,就必须把家搭建在这种地势低洼的地区,毕竟在这里,城市管理局的人几乎不会过问。
  “咔咔”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木头房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豁口,一个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从那个豁口中爬了出来,她小心的避开了前面的那一大滩冒着气泡的黑水,缓缓站起。
  “呼——”长长的叹息声从她那简陋的灰白色面罩中传来。
  “毒雾好像越来越浓郁了,得重新找一个去处了。”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很明显的这是一个少女。
  紧接着一个同样包着严严实实的身体也从房子的豁口里挤了出来,不过他并非一个人,而是一只狗,他头上带着一个大大的黑铁潜水罩,从头顶的玻璃中可以看到这是一只白毛狗,他晃了晃半人高的身体,同样叹息道:“这屌日子真是没发过了,汪。”
  “等今天发了工资也许就能换一个地方了。”少女摸了摸狗头,接着就顺着蜿蜒的小道,朝着地戒城上层走去。
  少女名叫诺娅,十五岁,是一名地戒城的普通孤儿,像她这样的女孩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几乎都选择了成为那个职业,用自己仅剩下的身体去交易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资,而诺娅则有些特别,她在一处魔能工厂干活,用那微博的薪水勉勉强强的养活着自己和跟在身后的那只狗。
  狗叫小白,是一只失败的练成兽,被工厂随意的丢在了一个‘消化池’,在那里血肉会被极快的分解,所以很多穷人都会来这里‘翻宝箱’,如果运气好,恰巧遇到还没有被完全消化的肉块,那今天晚上就可以加餐了,虽然吃了那些被改造的生物对身体会造成不可逆的变异影响,但是对于在生死边缘挣扎的穷人而言,他们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天深夜,正躲在一个消化池边缘,等着有人丢‘肉’进去的诺娅,正巧碰到了小白,也幸亏这天晚上天空下着腐蚀酸雨,在这里等候的穷人少了很多,在经过一场群体斗殴之后,年仅十二岁的诺娅成为了胜利者,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把小白带回了家。
  原本诺娅是想要吃掉小白的,但是当看到小白眼睛中那非常人性化的眼神,以及能够口吐人言的哀求之后,诺娅就放弃了这个打算,她找来了一些防水破布和针线,将小白原本开裂的腹部缝合。
  “如果你死了,我就吃掉你。”这是诺娅对小白说的第一句话,也许是出于恐惧,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小白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从此一人一狗就生活在了一起。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三年,小白知道诺娅绝大多数的事情,但是小白自己还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没有告诉诺娅,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狗,他来自地球,是一个长在红旗下的普通宅男。在一次连续通宵三天之后,得到了来异界体验生活的机会……
  一人一狗走在街上,行人如织但是并没有引起一点点的骚动,毕竟在地戒城中有着怎么样的生物都不足为奇,即便是长着三四个脑袋的人类在这里行走,地戒城的居民也只会朝着他看上一眼,接着发表一句,变异又加重了的感叹。
  “新的防毒面具,强效过滤魔能毒雾,每一次呼吸都是享受。”街边的投影银幕不断的播放着广告。
  诺娅驻足看着这个广告,她摸了摸脸上打了许许多多补丁的面具,面具下的褐色眸子闪着渴望,但是当她看到下面标注的价格时,少女把手下意识的伸进自己的裤腿口袋,几个零散的硬币被她死死的捏在手里。
  她深呼吸了一下,但是却伴来了一阵喉咙的剧痛,她想要咳嗽,却极力的在抑制,少女强行压制了声音,让自己看上去尽量正常,因为在地戒城,只有你被别人发现生病了,那你就会被疾病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