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一份尘封的地图,一件不详的宝物,面对众多虎视眈眈的谋权者,来自异世的灵魂,又该如何全身而退
——
“我不是尉月瑶,我叫秦艽。”女子淡漠的目光落在男人脸上,笑的端庄得体,“烦请王爷不要弄错了。”
牧野云歌阴冷的眸子注视着眼前身着一袭华丽宫装的女人,握着剑柄的五指攥紧,声音低沉而沙哑,听不出情绪,“跟我走。”他开口,依旧是那三个字。
秦艽摇摇头,再一次当众拂了他的面子。
“王爷若想要我的命,便来取罢。其他,恕秦艽不能答应。”​

苏幕遮封面

第1章 燕北梁王的礼物



  又是隆冬天,白雪皑皑的景梁城里万籁俱寂,偶有几声鸦雀啼鸣,划过萧瑟长空。夜幕下的府邸里,院里的枯丫寒枝在风雪间发出脆响,地上铺着厚厚的雪,秦艽跪在上面,红肿的双手深深地陷在里头,早已冻得失去知觉,可她的面上白净如初,平静地可怕。
这是她来这里的第三十六天,一个月了,在这个没有电没有科技没有男女平等的世界里,活了这么久……真是不容易阿。
看多了小说,就会忘却现实的残酷,她眨眨眼,忍着内心的悲痛,将眼泪憋回眼眶,没有了穿越的新鲜有趣,只剩下毫无希望的度日如年和对现代生活的憧憬。如果死不能解脱,她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方法逃离这里,这里,她甚至都不知道这是哪里,一个陌生的可怕的冷兵器时代……
你回不去了……
她又听到那个声音,来自体内的另一个灵魂,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尉月瑶。
“你这个疯子,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秦艽愤怒地低吼,绝望的泪水划过她瑟瑟泛白的唇角,毫无留恋地坠入雪地。
杀了他们……否则你回不去的……
秦艽将头埋进膝盖,悲凉地如同一只小兽,“闭嘴,你这个疯子!”
没错,她死不了。
早在她穿越到这里的第十天,她就崩溃着尝试过死亡,但是无论她用什么方法,最后都无法让自己从这个身体里出去,尉月瑶说,除非她死,不然秦艽的灵魂永远无法摆脱她的束缚,可是,她要如何杀死自己体内另一个灵魂呢?
这是秦艽无法理解的诡异。
第二天清晨,府里早起的下人们看到雪地里的秦艽,都吓得叫唤。
“哎哟!我说这丫头是作死呢,又在这跪了一宿啊?”
“她莫不是脑子坏了……”
“作孽哦作孽哦,这是长信候送来的人,好歹得活着送到王爷手中啊。”
“长信候?那难怪要寻死呢……”
耳边嘈杂不断,秦艽闭着眼不予理会,却蓦然听到尉月瑶的声音。
他回来了……
谁?
秦艽一愣,忽觉身侧一阵寒风,原本鹌鹑一样的自己忽然整个人被提起翻了个面,又被丢到了地上,紧接着一双冰冷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秦艽睁开眼,眼前是一个风尘仆仆满脸胡茬的男人,只是这一双深邃的眼睛,其中桀骜不驯的神色,昭示着他的不好惹。
秦艽突然一个激灵。
耳边传来众人的顺从的恭敬声,“恭迎王爷。”
燕北梁王……牧野云歌……
尉月瑶的声音,第一次带着异样的颤抖。秦艽分不清那是恐惧还是激动,因为接下去捏着她下巴的那只手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客气地扯开了她的衣衫,露出里面嫣红的肚兜和白皙光洁的少女肌肤。
秦艽在一瞬间瞪大眼,还没从三十多天来自己接触到的古代封建保守的礼乐文化中反应过来,转眼便被眼前这人放浪形骸般的胆大行为惊愕地忘了反抗,不过在这男权至上的世界,她也不知该如何反抗。
牧野云歌冰凉的指尖划过秦艽颤抖着的裸露肌肤,说出来的话也像修长的手指那般毫无温度,“这就是晏卿送来的瑶族巫祝?”
“回爷,确是长信候一月前送来的。”
牧野云歌瞥了眼那说话的侍从,“他还说了什么?”
侍从想了片刻,学着长信候的语气,“侯爷还说,承梁王相助,本候不敢一人独享,特将瑶族圣女献上。”说完,恭敬地低下头。
秦艽心里一咯噔,瑶族圣女?莫非是说自己,不对,应该是指尉月瑶,冷不防对上眼前男人带着探究兴味的危险眼神,浑身又是一个激灵。
“呵。”牧野云歌嘴角一勾,幽暗的视线落在秦艽身上,“听闻南方巫术盛行,其中瑶族神启,据说与灵巫行云雨之事还能延年益寿,得神眷顾,不知,是真是假?”说完,无视秦艽震惊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