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来就我-2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百年前脾气火爆又顽劣的俞鹤对仙榜第三那位偏偏动了心,甘被剔仙骨抽神魂同入凡尘。

打从娘胎到一路飞升,虽然互揍得头破血流时常有之,但作为胞兄,也不忍看俞鹤断送仙途。俞半河寻来轮回丹,据说一颗下肚,最心悦的人便也从记忆里消失无踪。

然而俞鹤大梦醒来,不认得的不是那仙榜上的千叶尊者,却是他——俞半河。

山不来就我-2封面

第1章



天色渐沉,这九天之上的仙庭每隔数十步便会点上一盏天灯。

偏偏停闲居一圈儿昏暗不明,零星几点灯光很是可怜的洒在四周。

往常这个时候停闲居都不得清静,院里的两位主人多半已经在尘土翻飞中大打出手滚做一团,然后随侍的青衣卫都会识趣退下,只待半夜这拆家的动静小些了再来复原院里草木石雕。

而今晚难得十分安静。

越白目不斜视的替翘脚歪在背椅上的主人换药,他揭开腹部渗血的纱布,肌理流畅的线条延伸到腰侧后,像是被一道狰狞的伤疤活生生斩断。

以俞半河已臻神境的实力,这点伤本该不足半日就能好得七七八八。俞半河素来玲珑心思,却对越白较为纵容:越白掌心浸过药粉,按压摩挲伤处时调动一缕仙力有意无意的试探,知道他的主人只剩下半颗心丹。

另外半颗。

越白的眼睛淬了寒冰一样斜斜瞥了一眼躺在榻上昏睡不醒的人身上。那人面貌与俞半河有五六分相似,手腕被捆仙索束缚在两侧动弹不得。

他眉头紧皱,陷入了一场似乎不太愉快的梦里,但又挣脱不得,嘴里喃喃的呓语了几句。俞半河懒洋洋的推了越白一把,示意这青衣卫长去听听自家弟弟在嘟哝了些什么。

俞半河耗损半生神力,精神也疲惫到低谷,他甚至感觉到耳力和目力都衰退了许多。

越白面无表情的在俞鹤面前俯下/身,仔细分辨他说的内容。

“如何?”

越白:“二公子在唤那位的名字。”

俞半河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一双冰凉的双手代替他熟练的按上两侧略沾湿气的鬓角。

这些下人做的事情,对于越白来说,他哪样都不应当会,却什么都会。

俞半河显然被侍奉惯了,他从善如流的放下手,“也罢了,明日日头一升起来,他这股疯劲应当也就放下了。”

永河尊者的弟弟心悦仙榜第三的千叶尊者这等八卦在仙庭已经是个不新鲜的茶余谈资。

其实俞半河与那千叶尊者少有往来,实在要说,也只有半年前天灯会上遥相对视过一眼。

也正是那场天灯会,被人意外窥见俞鹤把醉酒的千叶尊者按在一棵凤凰火树下,不顾其挣扎唇舌相抵疯狂亲吻啃咬。

撞破好事的人是个嘴把不住门的,这世风不好男色,两个硬邦邦的男人凑成一对道侣的又是少之又少。第二日添油加醋那么一传,全仙庭都等着看他俩的笑话。俞半河正与人下棋你来我往难解难分,棋友眼瞅这局自己已是再无生路,便捡来这事扰他。

果真俞半河倏地瞪圆了那双半迷的倦眼,扔下手中棋子就回了停闲居,棋友开心的一抚长须,“万幸万幸,这盘赌上的神机丹保住了,老朽真是聪明绝顶。”

俞半河回去俞鹤还在睡,他毫不留情地拎鸡仔儿一样把自家弟弟拎出屋,卸了越白腰间的那根漆黑长鞭,开始收拾这不要脸的东西。

边揍还边问他,“你喜欢萧无方?”千叶尊者名为萧无方。

俞鹤嗤了一声,懒得回他。

又是一顿好揍。

千叶尊者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