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物语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名扬千里的代价,是经历如同炼狱般的三年时光。无人知晓,无人关心。
他一个人在水深火热的痛苦中挣扎,在两条完全不同的路之间抉择不定。
“瑀,和兄长们一同夜猎可好?”
他笑得开朗。
“翎权瑾,放弃挣扎吧,人内心总是有一抹黑暗的,你的后天性形成的黑暗,告诉他们,你将无人能敌——”
他依旧笑着,笑得邪魅。

殇物语封面

第1卷 变化





第1章 战役之后



在凰翎的正厅中,虽是庆功宴,但厅中却没有该有的歌姬与美酒的飘香,但翎氏弟子却没有任何不满。他们从小生长在《凰翎家规》的修行中,早已习惯这种苛刻的规矩和环境:品着茶相互比较着自己的武器和战果或是议论着下次战役的策略。
这是一场大战,几百年下来从来没有互相给好脸色过的四位掌门,竟奇迹般的派出手下最得意最喜爱的大弟子协同作战,不惜冒着将被灭门的危险,对抗他们曾经信仰崇拜着的“殇者”。结果不言而喻,联军死伤惨重。危机关头,凰翎大弟子翎瑀一意孤行,不听劝告潜伏至殇营,与殇者相处3年,不与联军有半点联系。最后凭一己之力,与殇主大战,在负伤状态下摘下殇主烙殇首级,凯旋。
因此,这次庆功宴自然是为翎瑀所开的,然而却没有这位大功臣的身影,翎氏弟子在高兴之余也略有些担心他们这位敬爱的大师兄,他们的好师兄自从打败烙殇,一直闭关不出,偶尔出关,性情却是阴晴不定,导致这场名义上的庆功宴上没有所要庆功的人。但这次宴席上除了一点担心的气氛,却也可以说是尽欢而散。
宴席结束,正厅又是一片寂静,凰翎掌门翎秧也独自一人回到了修室,也不问津翎瑀的情况。毕竟,门下弟子立大功后变得性情怪异也不是第一次了。不久,守门的学徒接到各自师傅的命令也回去休息了,大厅里里外外空无一人。
翎瑀,字权瑾,凤岭凰翎大弟子,眉清目秀,清新脱俗,苍鸿元年1339年出生于凰翎一元老家中,乃第三子,其兄为长子翎逸,次子翎熙。苍鸿元年1344年成为掌门学徒,经过精磨细练,于1354年成为独立弟子,经考核及战役后成为凰翎得意大弟子,待人和善,从不与人争吵或与学徒弟子动武。在灭殇之战中独自一人摘下殇主首级,战役之后,性情古怪,阴晴不定,阴沉冷漠,常常闭关,偶尔出关与人相见。
过了半晌,寂静无声的大厅中有了些许动静,翎瑀独自一人从正门踏入了厅中,不知为何他脸上带着层层的忧伤,仿佛心不在焉,有好像在细细打量大厅中的事物,使人捉摸不透。此时,翎瑀的确在打量着大厅,心中不禁有些五味杂陈,他看着眼前的景物,回忆着在殇营的三年,想着殇营庞大完整的体系,想着回到故土后的所作所为......他忽然有些迷惑:自己做这些是为了什么,有些莫名其妙的。
"瑾弟,你几年没出关了?"一声亲切的问候扑面而来。吓得翎瑀赶忙掐断了思绪,却来不及闪躲,被他曾经的师兄给抱了正着,不用猜都知道是大哥翎逸。翎瑀一怔,没有挣脱,拍了拍翎逸的后背,说:“逸,我这不是好好的?之前只是被在殇营的回忆给束缚了一阵子罢了。”翎逸诧异地松开了满面春风的翎瑀,说:"殇营的日子受苦了。”“没事,这不怪大哥你们,要怪就怪我太冲动了。”"你知道就好。”“哦?呵。”两人说着便走出了大厅。走着,翎瑀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大哥,二哥呢?"正是笑容满面的翎逸突然有些僵硬,苦笑道;"你二哥翎熙在你潜入殇营第二年,想去找你,却被掌门和长老阻止,后来离开了联军营,我等以为他去了殇营,以为必死无疑,但直到战役过后却也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掌门长老便也不在过问阿熙的情况了。”说着便摇了摇头。翎瑀内心有些失落和懊悔,表情也变得有些落寞。见此情景,翎逸急忙安慰:“没有消息也许是因为二弟去找高人修行去了。你不用太过自责。”“我知道,可我已经很久没见他了。”“他呀,还是那个急躁劲。没什么好想的。”翎逸想方设法岔开话题。一番儿女情长之后,两人便挥手告别。
翎瑀回到修室,身边的侍从一路跟着,惊喜的发现侍从了三年的主子现在的不同,他家主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