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河山不可寻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公孙霖是一个生在皇家的可怜人,小时候被人说命相不好,在皇宫里被冷落欺负,大了点出了宫,娶了老婆,老婆却在生孩子的时候却难产去世了;一个人好不容易将孩子拉扯到五岁,却被皇太后一道口谕提上了龙椅;皇上当了三个月,他一时脑袋糊涂就自杀了。
却没想到,一眨眼自己却重生到一个十二岁孩童身上。
上辈子老天爷对他的一切不公,是否又能在这辈子补偿回来呢? 

第1章 第一章 变天



    
  第一章 落日
  男孩蹲在草丛边上很久了。
蛐蛐吱啦吱啦的叫,男孩眼睛死死的盯着哪只蛐蛐,他屏住呼吸,缓缓地伸出了他的手——想要抓住那只蛐蛐。
“你蹲那干嘛呢!”
一嗓子落下来,蛐蛐立马就跑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你.......”男孩被那一嗓子吼的瞠目结舌,他指着那嗓音的主人,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我我,我啥呢!不知道马上要变天了?还不快给我滚进来!”
男孩抬头看向天空。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本是应该被晚霞染红一半的一按却变了颜色,太阳的余晖变得明晃晃的,丝丝灰云正从京城的西南方缓缓的涌出来。
天,确实是要变了。
重重皇宫内,一个粉嫩的小男孩从金丝被中探出半个身子,睁开眼睛眨了眨,小手轻轻的扯了扯身旁男人的衣角。
“父皇,外面怎么了?”
  小男孩的一双眼睛又亮又清澈,公孙霖眼角一酸,他狠狠地掐住被褥,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又佯装着往窗户缝隙外看了看。
  “嗯?怎么了?外面很安静啊。”
  孩子看着公孙霖的眼睛,皱起了眉毛,沉默不语,小手指了指他的眼睛。
  公孙霖只好努力作出一个微笑,说“宫里的蜡烛太晃眼啦,父皇眼睛受不了啦。”
  “那父皇就把蜡烛全都熄了吧,粟儿长大了,不怕黑”。
  “好,父皇等会就去,皇儿快点睡吧。”
  “好”孩子乖巧的躺下来。
公孙霖轻轻的摸了摸娃娃的头,重新为孩子搭上了薄被,拿起了摇扇为孩子扇风。
孩子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了安睡。
良久,公孙霖轻轻抚上了孩子的额头,可是很快,他的手就开始颤抖,慢慢的握成了一个拳头。
在孩子平静的呼吸声中,他轻声说道:“睡吧睡吧,这才入夜呢,梦里,很美好…...”
  公孙霖起身,熄灭了晃眼的蜡烛,他悄然走到大门处,忍了又忍的眼泪终于在这瞬间流了出来。
  屋里的孩子仍在安睡,秋蝉的鸣叫声掩盖住了他的微弱的抽泣。
  最终,他还是轻轻地合上了木门。
  天空是黛色的,活像一潭死水。远处几片隐隐有了一些火光,两种颜色交杂在一起,将黑夜烧变了形。
整个皇宫都是漆黑一片,所有人都躲在宫院内,不敢出来,空气中的硝烟也越来越浓了。
公孙霖就这样循着火光,摸着黑一步步爬上了城墙最高处。
  爬上空无一人的墙,皇城外已被军队重重包围,不计其数的火把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一长条车马队浩浩荡荡地从十里之外一直蔓延到宫城午门。
  几滴眼泪早就流尽,他攥紧拳头,心里仍禁不住的发麻。
那个人可真当威武,他骑着战马,位于军队之首,银白色的铠甲在火光与黑夜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在胜利的加持下,那光芒似乎比火焰更加耀眼。
黑夜中,两个人都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公孙霖抬起眼睛,他笑了,直到嘴角越来越酸,眼底隐隐有了水光。
他脱下了赭黄的龙袍,一手抓住,手指愈来愈紧。最后,却又松开了,往城下轻轻一抛。
那衣袍轻飘飘的,很快就落到了地上。
  公孙霖想说些什么,可喉咙却好像是被人给掐住一样,最终还是沉默着。
  亵衣已裹不住公孙霖单薄的身体,只剩一白色的身影孤零零地风中摇晃。
  城墙下,那个人握着缰绳的手泛了白。
  空气仿佛凝固了,只听得见火把燃烧的噼啪声。
  眼前的千军万马突然不见了,公孙霖突然想起,十年前,也是这么一个秋夜,城下那位胜利者,偷偷地溜进了他的宫殿,从怀里掏出一盒点心,告诉他,这是特意为他留着的。
  他其实也不记得那盒点心是什么味道了,只记得他吃的很小心,也很开心。
  他回想起了他自己的一生,从出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