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我于淤秽中央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前期]冷硬蠢萌攻×阴暗精明受
[后期]心机渣男攻×黑化堕落受
【受撩攻超甜预警??】
苏厄,十七岁,两年前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带着猜疑苟且了两年。
“他们都告诉我世界美好,那我牺牲自己除去一些灰尘,不对吗?”
我不懂是非,也不想分对错,我只想你废话不说,抱住我。
“江屿宁,你最好人间蒸发。”
江屿宁是贪婪的,他妄图扒开少年狂妄的伪装,他想拥有他
“苏厄,我不走”
人都一样,泛滥且自私
“你疯了??!!”
那阵刺耳的喧嚣,歪斜着划过暗淡的时间线,在十年的阴郁后,终是把他从复杂猜疑的地狱中,拽了出来。

救我于淤秽中央封面

第1章 杀人 转学



  已被告知的死亡,猝不及防的降临。

  警车呜啸而来,好像刺耳的重金属音乐

  先招惹我,怎么可能有好结果



第1节 序 杀人了【一】



  凌晨三点四十二分,昨天下了一场大雨,睡梦中的人皱紧眉头,抱怨着老天,秋天的阴索打着转,拍打着窗户,隐隐有窃语声。
苜淄市的日出,来的很晚很晚。
小镇的街道空空的,角落的老房子维持着最初的破败,像恐怖片里的慢镜头,木门吱呀吱呀的晃着。
老房子没有朋友,离它最近的是守墓人的家,小小的,石头砌的。
真漂亮。
守墓的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他一个月会去看一眼老房子。
他不知道住在里面的人什么时候死。
算算日子,是今天了。
守墓人套上儿子新买的毛衣,抖了抖洒在手上的烟灰,望着离自己百来米远的老房子,嘟囔着什么。
他很快搓了搓手,套上靴子,从柜子里拿出手电筒朝一个方向走去。
雨天之后的泥泞从靴底裹漫过脚踝,惹的人哆嗦一下。
陷进泥里,又很快迈出下一步
……到了
他瞧见门缝里有暗暗的光,闪烁不定,抬脚走到门口,颇有些嫌弃的蹭了蹭靴底的泥,“最近天气怪得很……”
平淡的话淹在手电筒刺眼的光里,一只猫蜷在门口,绿色的瞳孔不悦的盯着来人
守墓人搂了搂衣领,轻轻推开门
……
……
“……咚——”手电筒滚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浑浊的眼睛茫然了半响,兀的睁大
“……啊——!!!”
惊叫声如铁钳卡住他的喉咙,年迈的守墓人踉踉跄跄的向后退,慌乱中踩中那只黑猫的尾巴“喵!”
猫的叫声凄厉,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幽绿的竖瞳转而看到门后
哀叫声戛然而止,愤恨一滞,流露出人性化的恐惧
……
守墓人终于反应过来,发了疯的转头向小镇跑去,黑猫抖着尾巴把身子埋到杂草里
“咚咚咚”小镇边的一家门被急促的敲着,男人翻了个身,“又下雨了…”,睡在一旁的女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听了一会,拍拍男人的肩,“有人敲门”
“大半夜的那个发神经,烦老子睡觉”男人被拍的烦了,猛的坐起,骂骂咧咧的披上外套
“咚咚咚!咚咚咚咚”
男人打了个哈欠,取下门栓,一下被门外的人撞了满怀“靠,干什么玩意?”
“杀…杀人了”
“你说什么?”男人认得守墓人,一把扶起他,皱着眉头问着
守墓人喘着气,眼底的恐惧还未散去,他吸了口气,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远处
“苏渊黔,他…他家,杀人了”
男人倒吸了口气,“你确定?”
“我,我亲眼看见的,他……”男人不等他说完拽着他往旁边一家跑去
男人重重的敲着邻居的门
他并不惊讶
只是有些慌乱
“……太快了……”
真的太快了
——
镇子上的男人都拿着手电筒,匆忙的向老房子跑去,三四度的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