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尊娘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魔尊受魔种控制杀死妖狐全族,妖狐却把魔尊当娘一般对待。魔尊的养子之路令人啼笑皆非,待妖狐渐长,真相再无法隐瞒。昔日母子拔剑相向,究竟是谁刺出那一剑?

我的魔尊娘封面

第1章 冻川



冻川,乃妖王黑狐一族所居之地。冰川雪地,雪山连绵,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连一只飞鸟都不曾经过,死寂沉沉。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飘进了风中。迎着风雪,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正不紧不慢地从雪山中走来。

今日冻川的风雪似乎有些大,虽然撑着伞,却仍有几片雪钻进女子的黑发中。

令人惊讶的是,如此寒冷的天气,这女子竟是赤脚在雪地上行走。雪白小巧的双脚仿佛与雪地合为一体,若不是那双脚上满是血迹,可能真叫人辨别不出。

说来也奇怪,明明这女子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个伤口,却鲜血遍布全身,像刚被人从血池中打捞上来一般。

女子的眼眸黑得发亮,却异常的空洞,了无生气。在走出雪山的那一刻,女子的身体似被弹了一下,瞳孔的颜色也随之变换为红色,光泽饱满,好像这才是她眼睛原来的颜色。

女子似乎恢复了意识,她看了一眼沾满鲜血的双手,自言自语道:“又发作了?看来是时候解开你了——魔种。”

如此看来这女子应该就是本届魔尊——叶锦——了。

在当今三界,这是个连总角孩童都知道的故事。传说魔尊与当今神帝曾一起在于紫仙姑座下学习,可以算得上是师兄妹的关系。加上两人又互通心意,于紫仙姑便顺水推舟,做了个媒人。

本应当是段人间佳话,可神帝却在大婚之日一剑刺穿了魔尊的心脏,魔尊受不了这样的背叛,当场心魔发作催动魔种杀光了所有人。于紫仙姑因修为颇高尚且留了一口气,神帝因祸得福飞升上仙,魔尊受魔种控制堕落魔道。

若是常人种了魔种应是急冲冲地寻求解法,可魔尊傲气,觉得凭一己之力也可以压制魔种,可魔尊身上的血告诉她自己,压制魔种似乎没有想象中容易。

岑子衿又看了看身上的血迹,血红的眼睛里满是嫌弃。正巧,前方有个温泉,湿热的空气一阵又一阵的扑在她脸上。她抬起右脚,一阵铃声还未响完就淹没在了温暖的泉水中。身后的雪山也在她离开的一瞬间消失不见,她却没有察觉。

泉水刚好没过胸口,原本纯净得恍若仙境,却硬生生被叶锦染成了血池。窸窸窣窣——身后传来阵阵响声,那是她脱下的衣衫的方向。

叶锦嘴角扬起一抹笑,信手一转,红烟缥缈间她手上便多了一件红色的纱袍,将它披上,缓缓走向发出声响的地方。叶锦的身材算不上饱满,但该有的还是有的,加上雪白肌肤的映衬,也别有一番独特的美。

右脚上金铃的声音似乎把红衣下的东西吓了一跳,红衣随着它的抖动也在瑟瑟发抖着。叶锦伸手往红衣底下一掏,竟掏出了一团黑漆漆、毛绒绒的······兔子?

之所以判断是兔子,是因为这团毛球有着一双红红的眼睛,和叶锦的一样干净。不过叶锦的是看透世事略带沧桑的干净,而这团毛球却是傻得干净。

叶锦刚从温泉中出来,周身冒着热浪。温度通过叶锦夹着毛球的两根手指传到毛球身体里,毛球舒服得直眯眼睛。但指尖的温度已经不能满足它,趁叶锦没注意,毛球蹬了蹬它的小短腿扑进了叶锦的怀里,满意地蹭着叶锦胸前的一片柔软。

叶锦赶忙伸手托住它,顺便帮毛球顺了顺毛,笑道:“这是哪里来的小流氓,嗯?”

小家伙听到了叶锦的声音,因为尚在哺乳期无法说话,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叶锦,似乎很开心。

叶锦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红伞,打开。一只手托住毛球,另一只手撑着伞,慢慢地向山下走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