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玉-修改版本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在清远,每一个小孩子都要认义父。“义父”不是真人,而是长辈精心挑选的生命力顽强的物件,比如古老的石磨,粗壮的大树,巨大的石头。

据说,认这些物件做义父,可护佑小孩健康成长。

我十二岁那年也有了义父。

他是一块会说脏话,会发光的破石头。

裹玉-修改版本封面

第1章 活石头



  在清远镇,大概每个小孩都要认义父。
  
  认义父即认干亲,但“义父”、”干亲“大多时候并非真正的人,而是一些类似于古老的石磨、高挑的树木、厚重的石头一样的有过上百年历史,亘古不变的物件。
  
  认干亲就是父母给小孩找这些物件进行祭祀仪式,希望小孩从此能受到保护,继承这些物件旺盛的生命力,从而顺遂长大。
  
  12岁那年,我也有了“义父“。
  
  学校里的同学拜义父的时间都比我早得多,他们大多四五岁就有义父了,我也早早打听过:隔壁絮絮的义父是巷口那颗梧桐树,班长陈泉的义父是他们家院子里那口古井,佳佳的义父比较特别,是从祖上传下来的金丝楠木的书桌。
  
  我问过佳佳为什么这么特立独行,毕竟其他人的义父都选的寿数长的树以求吉利,她家选的树却是一块早死的木头。
  
  她却神秘兮兮的说:“你们不懂,我的义父是活的,它还在长呢。”
  
  好吧,这可真吓人。
  
  但大家听了她的这句话,都沉默了。
  
  后来我才知道佳佳这句话的意思。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清远每个小孩都保留的共同的秘密。
  
  我们的义父是活的。

  我的义父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我父母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选义父尤其是。
  
  要选一个良辰吉日,两人一天不出门,直到半夜十二点整,两人在家门口等,然后随着第一个经过家门口的路人走,一路上相中的最有眼缘的物件,就是我的义父。
  
  我的义父找到的过程也颇具灵异色彩。
  
  据我妈说,他们那天等到半夜三点,这才等到家门口路过的一个红衣女人,然后两人紧随她往城外走,越走越偏辟,走了一个多小时,一阵风起,而两人只觉得眼前一暗,眼前的女人就突然不见了。
  
  他们就看到前面有光,就一直往前走,结果发现发光的是一块白色的石头。
  
  于是那块石头就成了我的义父。
  
  那天以后,从来不信神的母亲也开始烧香拜佛,每年新年会去寺庙给我祈福。
  
  但据我爸说,那天他们两个在寒风里冻的战战兢兢的,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一个红裙红唇黑丝袜的女人,他们两一声不响的跟上去,那女人估计也吓得够呛,越走越快,而两人等了这么久自然不能放弃,追的虎虎生风,女人慌不择路在小巷窜来窜去,最后不知怎的把两人引入河边。正好看到了那块月光石。
  
  第二天白天他左想右想觉得女人突然消失不对劲,又去原地看了,结果发现那处有一口井,那女人哪是消失了,只是不小心掉井里了。
  
  而白石头之所以发光,他也打听了,据说是政府为迎接新任市长做了大量门面工程,除了建墙修路种树以外,负责人还顺手把清远河上那块黝黑的老石头涂白了,白漆选的是最好的那种,除了防尘抗风耐腐蚀,还有个功能就是夜光。
  
  当然,无论真相如何,那天以后,我也有了义父。
  
  过了几天,妈妈领我到河边,在我的手腕上系上鲜红的绸带,然后递给我三注燃着的香,交代我对那块石头磕了三个头,再绕石头转了三圈。
  
  礼成。
  
  她拉我起来,自己却又跪下了,对着那块石头也磕了三个头:“希望您能保佑我家小孩平安长大,不再生病。拜托了。”
  
  我记得家里有本圣经,妈妈曾在封面上提字:信仰是因为软弱。
  
  我拉拉妈妈,想告诉她其实没有什么“奇迹”,她也不用因为所谓“奇迹”变的软弱,这不值得。她却回头对我眨了眨眼。我想她其实什么都知道。
  
  妈妈曾告诉我,当一个大人最重要的品质是靠谱,她当时看上爸爸也是因为看上他靠谱,做什么事情都井井有条。
  
  大人和小孩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似乎是不一样的。
  
  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