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怀采薇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一个家族的兴衰,一段故事的结束,到底是人为,还是天定?

第1章 壹



朱红色的大门,仆人列里两旁,满脸堆笑,引导嘉宾。
这梁府的房屋更是雕梁画栋,回廊曲折,假山怪石林立,植得花木遮天蔽日。阳光透过缝隙,洒向大地,落得个斑斑点点。
逊清末,西洋人在中国便开始涨行市,水涨船高,曾经清水衙门的外交部,一跃成了香饽饽。梁展鹏是政府的外交官,时下最为吃香。他的生日宴自然是高朋满座,不光是有头面的国人,金发碧眼的洋人也不在少数。
洋式客厅里,桌子铺着红色绸布,紫檀案的桌几一面陈设着饼干奶酪桂花蛋糕等点心,一面陈设着红酒汽水咖啡等饮料。听差都穿了特制的制服,男的是青色竹布对襟长衫,周身滚着白边,女的是骚粉色衣裙周身滚着水钻。大公子梁乾语,自不消说,穿的极是时髦的西装,衣领上插着一朵神桃红色蔷薇,楼上楼下,招待来客。
“殷姥爷到!”随着下人的一声招呼,殷鸿文在前,殷夫人挽着殷筱谙在后,一同走来。今天筱谙穿着一件乳白色杏黄暗花长衫,挖着鸡心领圈,露出胸脯前一块儿珊瑚蓝色薄衫,衬衫上绣着一朵白色芍药,倒比那些珠圈项链更加衬人。
乾语听闻,忙上前相迎,笑道:“伯父伯母,里面请!”殷鸿文点了一点头,殷夫人微笑道:“大公子越发文质了!前些日子听你姨娘讲要到西洋读书啦?”
乾语点头,笑道:“是啊!”转头瞟向殷筱谙,只见她口里含着一个指头,偏着头,斜着眼珠,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是一队俄罗斯人,正在调试西洋乐器。
乾语笑道:“密斯殷喜欢西洋乐?”筱谙回过头来,瞪大眼睛,“啊”了一声。殷夫人拍着筱谙的手背,笑道:“梁公子问你话呢!”筱谙吐着舌头,“哦”了一声,雪白的面孔上微微地泛着红,配上一双黑漆漆的葡萄眼,一望而知是个天真烂漫的美少女。
乾语西见她一笑,不由得心里扑通一跳,不自主的嘴角上扬,心道:“殷家的二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虽不及大小姐妩媚,倒别有一番天真趣味。”
筱谙被乾语瞧着不自在,推了殷夫人一把,说道:“母亲,我们到那边去吧!”不等殷夫人回到,乾语便道:“密斯殷,我带你到后院去吧,年轻人都在那边,你家大哥也在呢!”筱谙瞧了一眼殷夫人,殷夫人点头道:“去吧!”
2019.9.7
整个后院都铺了水红色地毯正中陈设一张大餐桌,上面陈设的花团锦簇,各色果盘和汽水,新红淡翠。两旁的柳树,垂着长条,只披到人身上来。院子中间被打扫干净,一块大的敞地,自然成了舞池。筱谙从远处一看便知是大哥正挽着一个年轻小姐翩翩起舞。
这群年轻人,都是家中的常客,哥哥姐姐的朋友,她大都认识,草草的打了招呼,自不必多做介绍。只是人群中有一人满头的头发都烫的卷了起来,轻拢着耳后,露出了金灿灿的砖石耳坠,身上穿着一件西方的大红波波裙,大大的领子,雪白的胳膊自胁下变漏出来,别有一番风致。眼皮一撩,冲着筱谙笑道:“二小姐,好久不见啊!”
筱谙一看原是电影演员刘玉恒,点头笑道:“是啊!”
玉恒拇指和食指夹着杯座,伸手递过一杯红酒,筱谙忙摇头,道:“刘小姐,我不会!”玉恒放到嘴边呷了一小口,叹道:“好一段儿时间没见到你家三哥了,他最近忙什么呢?”筱谙肩膀一耸,笑了一笑。摇了一摇头,说道:“这段时间他也是神神秘秘的,总不着家,到不知是在做些什么。”
“看着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原来是想着叔淮呀!”人群中一青年工资挑着眉问道,此人正是殷家刘姨娘的外甥刘宏。
刘玉恒眼皮一撩,转了转手上的酒杯,冷笑道:“要你多嘴!”刘宏砸了砸嘴,笑道,“今天不见,你这小嘴倒是越发的厉害了,我喜欢!”
筱谙自觉没趣,退了两步,斜眼望见树木深处,但有一个单一的小木屋,建在葡萄架下。绿色的藤蔓和褐色的屋顶交相辉映,倒是一处寂静之地,心向往之,但直接过去又想的唐突,随即打消了念头。
这群人在一起闲聊,不是风花雪月便是争风吃醋,筱谙听着半边脸都红了,浑身不自在。她看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