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空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如题现在还没有写多少这是小厨宝夹克就不能房管局几够不够富贵花刚吃过飞鸿花海还好还好哈骨女春效果很好赶紧结婚v不将就齿距出轨

白空封面

第1章 ①



  女孩和她弟弟低着头,站在那座豪宅的门前。他们旁边的那个女人掏出了一把精致十分的钥匙,不是很熟练的转动着那种双开门的门锁。

“咔哒”伴着清脆的响声,门里的世界豁然开朗——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板,长而明亮的玄关走廊,鞋柜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的明艳的花,和墙壁上挂着的油画。

“诶呀,太太您来啦!”

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他们把她叫葵阿姨,身材微胖,脸色有些蜡黄,她满脸是笑容,本身就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来看看就走,我的这两个孩子还得麻烦你照看……”女人叫宁蕊,三十五岁,再婚,再婚的对象是这座豪宅的男主人。而那个女孩和她弟弟,则是宁蕊和前夫的孩子。

“什么麻不麻烦的呀,您都是女主人了,有什么事吩咐就好了!”葵阿姨在围裙上搓了搓手,赶忙接过女孩和她弟弟手上的行李。正转身去搁置时,突然——

“谁和她是一家人,叫她,叫他们滚!”

愤怒但却稚嫩的喊声在偌大的房子里回荡。

一个白白高高的小男孩站在走廊的尽头,他沉着脸,眉头紧锁,全然不像个十岁的孩子。

葵阿姨有些慌了神,把行李放在手边,说:“诶呦喂,泽林你怎么出来的!我不是让你乖乖呆在房里吗!?”

她头转在一边,也看不见她的神情,但语气却不像是对主人说话似的恭敬。

那个女孩和她弟弟这才抬起头,果然,小孩子都对突发事件没有抵抗力。他们向前张望,但却表现的很隐匿。他俩靠的很近,但却,靠宁蕊很远……

天已经渐暗了,洒进窗户的红霞也慢慢被黑色的阴影替代。宁蕊已经走了,去找她的新丈夫陆仁成度蜜月去了。而那个叫陆泽林的小男孩,似乎也被“关”起来了。

“你就住这间房子,你住隔壁那间。”

葵阿姨把他们的行李放下,一切都似乎是安顿好了。她把事情给他们交代了一遍,突然不说话了。她的笑容模糊了一些,眼睛也眯的更细了,不知道有几分钟,他们就这样直直的站着。

“啊……那个那个……”

第一个开口的是女孩的弟弟,他半个身子藏在女孩后面。声音又低又轻的,支支吾吾的讲着:“我……我想和我姐姐一起住……”

他不敢抬头,稚嫩的脸低垂着,却显得有些可怜。

“哦!可以啊,可以!”

葵阿姨突然像反应了什么似的,脸上堆起笑来:“都可以,你们开心就行。对了,你是叫白昼,你是叫白夜,对吗?”

“对。”

姐姐叫白夜——皮肤有些棕,鼻子直直的高高的,很好看,但却并不是那种尖锐的美,反而更多的是神秘和沉寂,她的眼睛圆而亮,像是有话想说。

弟弟叫白昼——低低瘦瘦的,也有和姐姐一样的那么标致的鼻梁,脸也小小的,大大的眼睛总是低垂着,害羞又腼腆,完全不像一个十岁的小男孩。



第2章 ②



  暑假还未结束,白夜和白昼的转学似乎是早都办好了。白夜本以为在这里的日子会很难熬,可事实却不像她想的那样。那个在走廊大喊让他们滚的男孩——陆泽林。几乎除了吃饭就再没出过房间,他们擦肩而过时陆泽林也只是不理睬。毕竟女孩子总是比较早熟,小时候就很独立的白夜也习惯了多想。

“姐姐,你看我的书包怎么样!”

她闻声抬起头来,白昼背着宁蕊买的新书包,笑得很开心。

“好看好看,你怎么这么着急收拾东西啊,离开学还有一个礼拜呢!你还真爱读书。”

白夜站起来给白昼调了调书包带子,又揉了揉白昼的脑袋,小孩子头发软软的,像云朵一样轻柔。

她比白昼大些,承担的自然多一些。但她并不抱怨,反而看见白昼这天真单纯的样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