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冲天•西康旧事

第1章



16岁的卢菲喜欢许振州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我是卢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许振州,就是因为他个子高,皮肤白,脸好看吧,还有他身后跟着一堆矮骡子英姿飒爽的模样,我觉得我要是跟许振州结婚生了孩子一定会很好看,孩子再像他一样威风凛凛的就更好了。
虽然他学习也不好,总在学校惹事,但那个年纪一切都还是未知数,我脑袋里经常浮现许振州西装革履开着保时捷接我下班的画面。
我妈也知道我喜欢许振州,因为我妈和他妈是大学室友,两个妈妈的想法是,不干涉也不撮合,文化程度高的家长对于朦胧期早恋看的很开,她们该一起逛街就一起逛街,该一起做美容就一起做美容,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像俩局外人一样看我的笑话。
许振州则告诉我,喜欢他的妹妹那么多,怎么可能让我近水楼台先得月?等他实在没得挑了,再考虑我。
而我那时候总觉得早晚有一天他会体会到我才是最适合他的,所以喜欢也不作妖,看到有妹子跟他走近了就刷一波存在感,比较欣慰的是许振州不选择我也不选择别人。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心和生活都是充实的。每天下午晚饭的档口许振州打篮球我就坐在阳光最充足的地方看热闹,也不给他带水,有的是妹子给他买水,然后我让他给我买奶茶。晚自习放学也跟他屁股后走,他要是约架我就等他打完再回家。
高一下学期,眼看就到夏天了,这个季节从清明到端午,节日不断,我作为班级的宣传委员,不定期的改板报,已经好几天没看见许振州了。
中午放学的时候,大家都走了,我还在墙上涂画。幸好午休延长,许振州托他班的同学给我一把伞,说可能会下雨,别把我浇死,他要去打架了。
我想了想,还是改完板报再去看热闹算了。
等我出门的时候,雨下的特别大,一阵一阵大风,把折叠伞都掀起来,我就一手撑伞,一手裹住校服往家走。
西康胡同是我和许振州回家的必经之路,因为地界比较不好,所以这一带都是平房,住的人少,也都是些拮据的穷人,相对城市的繁华,这里显得格外静谧,许振州约架通常都在这。
我心里盘算着小九九,如果碰到许振州还能弄杯姜撞奶喝喝。
雨越下越大,进了西康胡同再熟悉不过了,我眯着眼睛几乎快闭上的往前走,耳边都是风雨声,可能许振州都回家吃饭了吧。
我心想着,肚子也饿了,就加紧了步伐,脚下却不知踩了什么,圆咕隆咚的,还挺软,我直接一个趔趄睁开了眼睛。
地上竟然躺着一个人,半靠在房壁上,头上都是血,被雨水冲刷着还汩汩往出留着,上身穿着我们学校高一的校服,手耷拉在地上也都是血,下半身……竟然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