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睛灿若星河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两个命运相似的少年,从一开始,人生轨迹便狠狠的撞在一起,难舍难分,撕心裂肺。

浓烈深沉的内心,沾满鲜血的双手,到底是纯净,还是肮脏?

是少年杀人犯满身伤疤狠戾的西山,还是泥塑艺术家病弱的西山?

是埋尸毁证用计杀人的戚淼,还是安静温顺柔弱胆怯的戚淼?

我们不分离,也不再见。

仓库内。
  “西山,你别死,别死,你要是死我就陪着你死,我们在这世上是垃圾,那就一起下地狱。可是,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不管是当垃圾还是下地狱,我们总归是要一起的,西山,你别闭眼。不,你要是累极了就闭吧!闭吧,我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戚淼抱着满身血迹的西山,哭泣着、绝望着、颤抖着也控诉着,控诉这个世界对小小的他们的不公,控诉着那些虚伪又冷漠的人们。
“别哭,水儿……我不走,别哭……” 西山看着抱着他的少女,心疼极了……

第1章 戚淼




   “哒...哒...哒...”
  
  女人踩着高跟鞋走来的声音越来越近,戚淼躲在衣柜里瑟瑟发抖。
  
  “戚淼?戚淼,戚淼啊,你躲起来没用的,宝贝,快出来啊!”
  
  女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终看向了衣柜,笑了笑坐在了一旁仿佛不急着找她了。
  
  戚淼瘦小的身躯躲在柜子的一角抖的厉害。
  
  戚清已经好久没发疯了。
  
  “戚淼啊,我们这样活着有意思吗?我们一起...一起走吧,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吧。你说,好不好?你安心的走,我马上就会来陪你的,我是你妈妈,在这个世上...”
  
  她又在说了,她又在说了。
  戚淼抖的更厉害了。
  
  戚清已经很久没发病了,她觉得,她今天可能死定了,她以前每天每天的说每天每天的打她,想把她打死又好像给她留口气,然后就会抱住半死不活的她说,戚淼,我真的不该带你回来,你的人生就该在那个角落里腐烂掉,像垃圾一样。然后就会把她装进袋子里,拖到出门右转很方便的垃圾场,冷漠的像扔一个普通的垃圾一样。
 
  “吱呀...”
  破旧的柜子门被打开,发出了阴沉而又绝望的声音。
  
  戚淼缩了缩肩膀慢慢抬起头,面前的女人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画着精致的口红,可是在戚淼眼中,却像怪物一样张着血盆大口,张牙舞爪,搞笑极了,戚淼想。
  
  然后她就想笑,然后她就笑了。
  她也笑了。
  
  她把她从老旧的柜子里拽出来,拖着她的头发到院子里,紧紧的绑起她的双手双脚,进屋拿了那个她最爱的那个男人的皮带,疯了一样的开始抽打她。
  戚淼笑了,还是那些招数,这一次,她也能活了。
  
  戚淼是被收养的。
  
  在福利院的时候,院长是个不怎么和善又色眯眯的吝啬老头,被大些的孩子欺负,从楼梯上被推下来,挨饿受冻,整天被催着干活,便是家常便饭。这样的地方,戚淼呆了很多年。每个孩子都希望被领走,至少不用担心没饭吃了。可是那个福利院像个废弃的工厂一样,隐在城市的角落里,连路过的人都寥寥无几。
  
  戚淼被领走的时候是被羡慕又嫉妒的眼光包围着送走的,她隐隐的不安也偷偷的窃喜着。
  
  那年,她十二岁。
  那个女人很年轻,带走她的时候温柔极了。她带戚淼回到她的小院子里,站在门口对她说:“我叫戚清,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了,这里是你家,而我是你的妈妈。”
  
  院子里又走出一个男人。
  “领回来了?”
  “嗯。”
  “长得到挺好看的!”
  “她以后就是我们的女儿了,你就别再想出去找那些阿猫阿狗了。”
  “好,我答应你的。”
  
  男人盯着戚淼看,又转身出去了,戚清告诉她,男人特别喜欢女儿,他们在一起八年,她却一直没怀孕,于是男人在外面有了人,还是个离了婚带孩子的女人,她气愤,她不甘,她要发疯一样,却又不知道怎么办。她爱那个男人,爱到骨子里,爱到不能失去。她低声下气的乞求他,像只狗一样趴在他脚下乞求他,求他不要离开,不要放手。最后他说,那你就领养一个吧。
  
  “我当时开心极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