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2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一个擅长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人,是如何从谷底走向巅峰的?没有背景,没有积蓄,似乎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

第1章 秋





第1节 扶风堂陈河



他出生那一年,正是国家严抓计划生育的年头,那一年神州大地发生了很多事情。

也就是在那件至今让人噤若寒蝉的事情发生后的一个月后,在南部山区,一个婴儿在家里出生了,是的,在家里,不是在医院,稳婆在血泊中把他抱出来通知主家,是个男孩儿。

孩子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略微颤抖地把孩子接过来,在祠堂拜倒,祠堂的太师椅上,坐着的是男子的父亲,脸上有着农村人独有的坚毅与不知道哪里来的书卷气。

焚香,杀蛇与鸡,一翻鞭炮声中,只听老爷子口中念念有词:己巳年十月吉日,扶风堂下华烛分堂陈辉向祖先陈情,托列祖列宗鸿福,今堂下诞下新儿,父行发字辈名陈盛,子行景字辈因五行命格缺水遂名冠河字,曰陈河,陈景河,祈祖宗怜悯,不求闻达天下,但求一世安康。

孩子被奶奶抱入偏房,开始清理身上的血污。一翻折腾后,孩子的父亲陈盛抱着孩子进入卧室,也就是临时的产房,把孩子小心翼翼递给因为生产面颊通红还挂着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的女子,她笑得那么美,虽然农村的妇人免不了皮肤有些粗糙,但是在懵懂的陈河眼里,那是世界再无的容颜,因为那是他的母亲胡秀琴。

己巳年某天,他出生了,背负着家人无限的期待与宠爱,陈河出生,谁也无法预料在这个凌冽寒冬出生的孩子,将面对怎样的人生。



第2节 三分话与一片心



年幼的陈河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出生的时候,爷爷要安排杀蛇与鸡的时候,他就病倒了,先天性肺寒,他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在下河摸鱼的时候,他必须穿着小袄子在岸上看,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有病的,因为他一直在咳嗽,尤其是到了晚上进入温暖的被窝,反而咳的厉害,浓痰一口一口的往外吐,感觉要把肺也一块吐出来一样。

三岁的时候,可能生病的孩子生活比较单调,记忆也比较单纯,他现在依然记得半夜母亲的哭声,以及父亲的叹气声。家庭环境真的有限,农村汉子成家之后,总是要分家的,那时候陈盛也是无奈,自己是长子,下面两个弟弟妹妹都还小,最小的弟弟也只不过比自己儿子大个几岁,刚上小学,于是他选择了一间破偏房。有多破呢?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就要下暴雨,雨水随着瓦片的棱角以及不知道哪来的“水渠”哗啦啦流进屋子里。

也就是那年吧,有一天他听见母亲的呻吟声,哭声以及父亲咬牙切齿的声音。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后面有一些穿着工整衣服的大人来了自己家,后面有好多天自己都没有看见父亲,那些天母亲似乎身体很不舒服,因为他可以听见晚上母亲辗转反侧的声音,以及压抑着的痛苦呻吟。

那些年陈河家里还没有电视,母亲因为他不知道的原因在家修养,父亲也不在家,每天奶奶都来送饭,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母亲开始教他识字,有一本发黄的旧书,叫《警世通言》。

他学的第一句是,逢人且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年幼的他,并不太能理解这句话,但是他记住了,他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影响了他多少,这种影响是好,还是坏。



第2章 冬





第3章 夏





第4章 春





第5章 年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