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有惊悚

第1章 第一章 鬼叫



      (本故事来自网友风十三的投稿)
  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讲我们村闹鬼的故事。我自己也亲耳听到过鬼叫的惨烈,领教过鬼叫的吓人。
  那是1967年,正是文ge破“四旧”的年代,村里凡死了人,出殡一律不准穿孝衣,不准用吹鼓手。在村里有一种传说,下葬时必须吹大笛以引魂入墓,不然会阴魂不散到阳间作怪。
  这年冬天,与我同住一巷的名叫张立秋的男壮,35岁,在村里是有名的12分劳力文ge时,农民在生产队劳动按日挣工分,一般整劳力每天挣10分,在秋季犁地的把手可以挣12分,我当时还小,日挣3分。
  一天夜里,立秋和弟弟一同用生产队的牛拉着排子车去沙河县窑坡煤矿拉生活煤,当他们沿崎岖山路摸黑走到离我们村15华里处的大沙河中心地带时,立秋突然感到肚子剧疼。
  他是条硬汉子,一般小疼是能顶过去的,但这次他实在顶不了。
  经过一番折腾,两人赶快调转车头一路疼着叫着往回赶。
  当行至离我们村只有4 华里时,天还没亮,立秋再也不喊叫了,已经归西了。
  后来才知道他是患胃穿孔去世的。按村里习俗,在外面死了的人是不能进家入殓的,要在大街上找个空闲地搭灵棚停尸,文ge时不让在外停尸,他的家人只好把他的尸体放在他的院子里,不让进屋,也算是在外死了不进家。
  第三天就草草下葬了。下葬时没吹大笛,听说墓穴又打在了凶位,他又那么年轻气壮,是决不甘心死去的。这就开始了闹鬼。
  开始时,是我每天早晨在参加生产队劳动时听大人们说:立秋这小子,今夜又闹了、又听到鬼叫了――。因为我胆小,我暗暗庆幸我没听到――我是最害怕最不愿意听到的。
  一天夜里,我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
  正值半夜时分,村里万籁俱寂。我刚刚被噩梦惊醒,突然,听到在巷子北头一声从来没有听过的直着嗓子的尖叫,撕破了本来就阴森恐怖的夜空。我马上预示到这就是鬼叫。因为鬼只叫三声,我马上用被子蒙住头,用手捂住耳朵,怕听到第二声。
  不论怎样用力的捂,第二声震耳的尖叫就响在我姥姥家的房顶上(因为我家房子紧张,我一直住姥姥家),那声音之大,分贝之高,叫声之直,闻所未闻,惊心动魄,十分吓人,我觉得那声音就象从直径30公分的烟囱那样粗的嗓子里充满了劲全力发出的,直上夜空,真是震耳欲聋,毛骨悚然。
  我还听到院子里放的家什都随着尖叫声吡哩啪啦乱转的声音和房上垛着的高粱秸杆哗哗抖动的响声。我心里非常清楚,这是鬼魂在飞舞时打起的旋风引起的。第二天早上,我看到院子里本来靠南墙根放的东西都乱七八糟地横了一地。
  这一夜,我被吓软了,捂了一夜的耳朵,双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也不敢松开。不知是累的还是吓的,大冬天在寒冷的屋子里,我出了浑身的汗把棉被都浸湿了。
  这一点决不夸张。第二天生产队的人都议论开了,许多人都说又听到了鬼叫。这是我听到的第一次吓人的鬼叫。至到现在,我每每想起那叫声,都不寒而栗。
  隔了三四天,我又听到立秋一夜的哭叫声。
  这次是他的灵魂附在他妈妈的身体上,是可以说许多话的。
  先是在半夜听到有人哭叫着喊妈――妈――,声声凄惨,令人发怵,一直闹了半夜。
  邻居们都听到了,大家都认为是立秋的嫂子去世了,他嫂子的身体一直不好。
  我也听到了哭声,因为我姥姥家和他家是错对门。
  立秋5 岁的儿子小增却看到了他死去的爹――传说5岁以下的小孩是可以看到人的魂魄的,就叫他的奶奶:奶奶――奶奶――,快开门,我爹回来了,带着风帽,还抱着咱的小羊羔。
  立秋的院子里住着3户人家,立秋住南屋,其嫂子和侄子大增住西屋,另一家住东屋。
  南屋的哭喊声把东西屋都吓醒了。
  侄子大增再害怕也得起来看看,毕竟是他叔叔嘛。
  但又不敢出门,就喊东屋的人:小馒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