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橘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林挽秋短短一生最幸运的就是在年幼囹圄时遇见苏瑾,在情窦初开遇见顾长景。
可最难过得,是这难逃的命运。

第1章 序言





第2章 楔子



顾长景,后来我见过很多人。
比你高的,比你胖的,比你风趣,比你刻板,甚至英俊,丑陋,卑劣,高雅。但是我不爱他们,一点也不。我不知道那一刻你在想些什么,我一直都想知道你有没有后悔——后悔离开我。
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我看着潮湿的玻璃上蜿蜒的水痕,像是那年殷红的血迹。竟是想不起你的样子了,我有些高兴,似乎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了。
我点了一大桌的菜,嘴里却泛着苦。这里的味道似乎没有变,又似乎变了不少。你最爱这里的凉焯苦瓜,我点了一份,对面没有你。你不知道我对你这一点有着诸多吐槽,如今却倍感窒息。
“打包带走吧,我吃不下。”
“好的,小姐请稍等。”
我已经二十七岁了啊,身边却已没有了你,没有苏瑾,甚至十九也没有了。
我不知道怎样才会不腻味,我瞧着细白的手,竟是瞧见了老态。
最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我有很认真的去看医生。医生说是抑郁症?呵,可笑。你曾说我最开朗不过了,如今竟是有人说我抑郁。
抑郁?是了,抑郁。
四十楼的风声很大,你说得对,这里很美。落日的余晖洒下,世界都是金灿灿的。我有点想你了,这局,算我输好吗。
长景,苏瑾死得很惨,她被车辗过的瞬间还在想我,她拼着最后的时间打给我的电话我没接,她就这样看着手机被辗断了身体。痛啊,是真的痛不欲生,我能想象那一刻的天空,蓝得澄澈空灵,真美。
那日我去牢里看了卡里,他看起来很老了,像是迟暮的老人。他大概很后悔,眼底全是血与泪。我曾经很恨他,现在依然恨,可我也觉着他很可怜。但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
我想,我是有罪的。
苏瑾,如果可以,留下来。顾长景,如果也可以,亲亲我。我只是有些累了,有些想你们了,等等我。
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我知道了,长景,你后悔了。我今天穿了海洋色的长裙呢,长景,你也觉得好看是吗。
“顾顾,我这身好不好看。”
“好看。”
似乎有人在尖叫,是在欢呼吗?
“砰。”
林挽秋
2012.5.07



第3章 如早该离别



操场上人来人往,临近高考,学校又将上一届考生的红榜晒出来,说是什么激励人心。诶,到是有部分学子是信了,再一部分也许就是心上人的事了。
“林挽秋。”
大大的红榜前,身穿海蓝格纹裙的短发少女扬了扬眉,长长的眼尾投向身后的女子。

“苏瑾?你来啦。你看看这男的我是不是认识,很熟呢。” 纤长的手指微微曲起,五月的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此刻正指着红榜顶端。
女子逐渐走进,普通的白色衬衫很好的包裹女子青涩美好的弧度,下搭一条黑色长裤,平底凉鞋,整个人高佻又干练。
"顾长景?理科状元。和你没关系。"眉目清冷地少女此刻含着些微的笑意,柔化了那双凉薄克制的眼,像是初春花开。
“小瑾瑾,你真是越来越讨厌了,奴家可不依。”林挽秋微嘟红唇,整个人显得娇憨可爱。
“好啦,走吧,我有事跟你说。”少女的脸有些苍白,垂下的眼眸微微颤抖,声音却无一丝变化。
林挽秋的心却沉了下去,胸腔越来越挤,越来越挤…但她很快扬起了笑容,灿烂如花。
“好。嗯,就那吧。"
杭宁——望城最古老的中学,据说最初好像是个姓宁的书生开办的。校内环境清幽迷人,书香气息很浓厚。就像这棵大树,粗略算来也有百年历史了。
“挽秋,你知道,我要去英国了。父亲已经决定,无法更改了。”
“……什么时候回来。”
“或许两年,也或许五年。”
“好,照顾好自己,我不会去送你的。”
"我知道……"
一身职业装的少女轻轻拥住笑容明媚的短发少女,眼低终年不散的清冷升起薄薄的雾霭,在五月灼热的阳光下格外的温柔。
林挽秋,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拿到继承权,再也不会连唯一的姐妹也无法护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