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散月不知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一觉醒来就失了忆……

只知道自己是落云谷的弟子

听说师傅要追杀自己

只得带着一身伤去闯荡江湖!







第1节



“你醒啦?”

我睁开眼,一张好看的脸凑了上来,顿觉呼吸一窒。

“我……咳咳。”

刚要说话,胸口一阵刺痛,气闷到不行。

那人一只手摸上我的胸来,吓得我抬起手欲拍下去,却被他轻巧避开,只见他手在我胸口压了一下,顿时疼的我两眼一黑差点又昏死过去。

“你这胸骨怕是断了,啧啧”

他面带惋惜地感慨道,似乎断的只是路边一颗树苗。

我硬撑着爬起来,发现自己并不只是胸骨断了这么简单,两只手臂上也缠着厚厚的棉布,脚上也隐隐作痛。

床边正巧有一个铜镜,我就爬了过去照了一下,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眼角肿的杏儿大,嘴角也破了,结了很丑的疤。

“嘶!”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脸可真是不能看。

再抬头看床边那人,“你是谁?”

他吃惊的后退了几步,“我是意风啊!”

“唔。”

我点点头,又看向镜子里那张不忍直视的脸,“那我是谁?”

“你是我三师弟啊!”

他惊到好听的嗓音都变了声。

三师弟么?

我举起缠满了棉布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虽然不大,但足以证明我是女孩子的这个事实。

他看我这幅模样,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丝的忧虑,“莫不是被大师兄的破山掌拍傻了,还是掉下悬崖摔坏了脑袋?”

大师兄?

我是三师弟,那这个人?

“二师兄?”

那人惊喜道,“你想起来了?”

等等,大师兄给了我一掌,我还掉下了悬崖?

什么?

“我掉下了悬崖?!”

“是啊,你掉下了悬崖,是我去把你捡了回来。”

他点点头,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我只不过是摔了一跤。

“我掉下了悬崖还能捡回一条性命,还好还好!”

我看了看一身伤,顿时觉得相比丧命,这点伤已经好了很多。

他似乎更惊讶了,“你的轻功就是大师兄都比不上,和师父相差无几,那悬崖你每个月都要跳几回,摔成这幅德行还觉得很好?”

没想到我还是个武功高深之人,我试着感受一下体内的内力和轻功,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好生失望了一下,难道我失忆连武功都忘掉了吗。

这时又传来了敲门声,二师兄去开了门,一个穿白袍的少年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送到我床前,“三公子,喝药了。”

我端过药喝了一口,差点又吐出来,“这么苦!”

二师兄一本正经地看着我,“乖,快喝了这碗药,这是偷了师父的老参熬的。”

我只得一饮而尽,整张脸皱成一团,眼角肿的地方更痛了。

二师兄看我乖乖喝了药,又问那个白袍少年,“落七,大师兄可有传信回来?”

那名唤落七的少年低头回答,“回二公子,大公子说明日便能回来,叫二公子看好三公子。”

“什么!”

二师兄听了好似被吓了一跳,在房间忧虑地踱了几步,略一思索,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塞到我嘴里,想了想,又把整瓶都塞进我的手心,“这是师父炼制的清心丸,我偷了一瓶出来,不管多重的伤吃一粒就能好,这瓶你都拿着。”

我感激的接过,这二师兄对我如此好,顿时心里十分感动。

“二师兄,你……”

二师兄却将我从床上抱起,出门几个起落,来到了一个山谷之处,吹了一个嘹亮的口哨,远处一匹小栗马奔腾而来。

二师兄将我放在马上,“大师兄就要回来了,你快快逃命去吧,若是在外面遇到大师兄,只管用轻功跑,跑不了就先吃一粒清心丸,只要还有口气就总能活下来。”

说完二师兄就拍了一下马屁股,马儿带着我欢快的奔腾而去。

“二师兄!!”

“再见!!”

“二师兄,你还没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啊!”

马儿跑的飞快,身后已然没了二师兄的身影,跑着跑着我们跑出了山谷,路边立着一个高大的石碑,上面刻着隽秀飘逸的三个大字:落云谷。

我是落云谷的三弟子,我有一个对我很好的二师兄,和一个把我打成重伤失忆还又想杀我的大师兄,还有一个没见过面的师父……

知道了这些,我对自己的前程已是了然于心。

了然于心个鬼啊,所以,我是谁啊!



第2节




出了山林,小栗马似乎对这条路很是熟悉,晃晃悠悠来到了一片庄稼,在它啃了一个玉米,嚼了小片稻田,还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