邕城记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故事的主角梁福生高中未毕业就决心外出闯荡,发誓要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一直都不如意,在社会底层挣扎,在各种没什么技术含量又挣不到钱的工作中徘徊。

  转眼几年时间很快过去,事业却没有什么起色,一无所有的他也该到了成家的年纪。为了给相爱七年的女友一个交代,为了筹集结婚所需要的钱,他借债开了一家隆江猪脚饭,最后失败负债累累,女朋友也离开了。

  处于人生低谷,事事不如意的他,没有躲在被窝里哭,而是痛定思痛,决心要活出个人样来。他开始审视自己,挖掘自己的现在的资源,以及这个时代的痛点,最后抓住机会,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还完了债,买了车买了房。然后投身于自己苦苦念叨的养老产业,与一群牛逼的伙伴一起开创了一个时代的佳话。

  

邕城记封面

第1章 尘埃包裹的共享单车





第1节 风口中的猪



  “站在台风口,一头猪都能飞起来。”——雷布斯的飞猪理论。

  在今天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中国,人们谈论最多的无疑就是风口了。而最火最疯狂的风口要数2014年——2018年的共享单车了,可以这么说,大部分人都是先知道共享单车后知道共享经济。共享经济这个概念随着一夜之间遍布街头,疯狂生长的共享单车而成为普通民众最耳熟能详的经济学词汇。

  中国共享单车市场已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2007年—2010年为第一阶段,由国外兴起的公共单车模式开始引进国内,由政府主导分城市管理,多为有桩单车。2010年—2014年为第二阶段,专门经营单车市场的企业开始出现,但公共单车仍以有桩单车为主。2014年至2018年为第三阶段,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以小黄车、摩拜为首的互联网共享单车应运而生,更加便捷的无桩单车开始取代有桩单车。

  2014年,北大毕业生戴威、薛鼎、张巳丁、于信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ofo,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2015年5月,超过2000辆共享单车在北大校园。ofo也走出北大,在其它七所首都高校成功推广,累计服务在校师生近90万次。

  2016年,ofo在广州召开城市战略发布会,宣布正式登陆广州,同时也宣告着共享单车开始走出校园。2016年4月,摩拜单车在上海上线,在APP上实名注册,并缴纳299元保障金,即可租用,ofo也迎来了它最大的竞争对手。同年11月,大量风投涌入,之后至少有26个共享单车品牌成立入局,加入厮杀,其中甚至还包括共享电动自行车品牌。这26个品牌包括:ofo、摩拜、永安行、小鸣单车、小蓝单车、智享单车、北京公共自行车、骑点、奇奇出行、CCbike、7号电单车、黑鸟单车、hellobike、酷骑单车、1步单车、由你单车、踏踏、Funbike单车、悠悠单车、骑呗、熊猫单车、云单车、优拜单车、电电Go单车、小鹿单车、小白单车、快兔出行等。

  在全国疯狂生长的共享单车看似繁荣的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当时几乎所有的共享单车运营公司都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盈利模式,租金仍是它们最主要的营收来源。而每半小时也1.5元的租金收入却无法支撑起公司运营所需的庞大开支,居高不下的单车损坏率,单车私占、被盗,车辆的调配成本,以及车辆维护,公司人员开支等,这些都在考验着共享单车这个新兴的商业模式。

 没有有效盈利模式,而单靠天使融资注入的资金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在发展遇到瓶颈的时候,他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虽然租金无法支持企业的发展,但随着用户的增加,用户的押金达到了一个可观的数额。一辆自行车的押金普遍是199,有十个人使用,那么押金就可以达到1990,这远远超过了自行车的成本。理论上一辆自行车可以注册的用户几乎是无限的,由此带来的资金数量非常可观。据权威部门统计,截至2017年底,共享单车用户押金数额已经达到600多亿元。用户一旦注册,短时间内是不会把押金取出来的,这就使得这笔庞大的资金具有了可操作的空间,靠押金盈利也变成了可能。

  庞大的押金数额,让共享单车企业们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由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