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村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鬼子进村
睡梦中,鼻子下带着一撮胡子的几个鬼子进村了,说要帮助大家伙致富,弥补以前带给中国老百姓的创伤。
一开始,大家都不相信,因为鬼子以前留给大家伙的伤害早已根深蒂固,对他们要帮助大家伙都嗤之以鼻。
村里有对夫妻青山、花儿夫妇一贫如洗,虽有十几亩良田,奈何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6个年幼的儿女,过着艰难的生活。
青山一心想发家致富,结果误入赌债,被债主追债险些被剁了手指。被鬼子知道后帮助他还了赌债,还帮助青山夫妇在村里开了小卖部,日子过的蒸蒸日上。青山夫妇十分感激鬼子们的帮助,到处向乡亲们宣讲着鬼子的好处,期间遭受了不少白眼,但大家伙也看到了在鬼子的帮助下青山家逐渐好的生活,慢慢的逐渐接受了鬼子,在鬼子的帮助下大家伙建起了无公害蔬菜大棚,蔬菜远销国内外,大家伙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青山的脑袋瓜灵活,信誉也好,生意不断扩大,后来他的粮食生意辐射周边十几个村子,成了当地首富,也因此被大家伙尊重,大事小情都请他去陪客说话。
逐渐的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其中就结识了一个叫红的寡妇,红长的酷似潘金莲,性格也开朗,一来二去,两个人混到了一起,期间被花儿也听到了闲言碎语,花儿虽是气的不行,但是爱青山、爱面子的花儿心想青山只是玩玩而已,只要自己一心和他过日子,青山定会悬崖勒马、回心转意。谁知后来青山越来越明目张胆,甚至某些公开场合青山红两个人竟公开成双入对,花儿十分生气去找红理论,碰巧听到鬼子正在秘密开会内容,原来鬼子“用心良苦”,明的是帮助大家伙致富,暗地里想釜底抽薪,计时成熟卷款逃跑的阴谋。花儿惊出一身冷汗,决定告诉青山真相,谁知青山大骂花儿一顿,说这是什么年代了她无事生非,解放这么多年了不可能有这样的事,还认为花儿是神经了,而且越加疏远她。花儿又向大家伙说,大家伙还嘲笑她,说花儿是被青山在外面找人气傻了,谁没事干花几十年骗农民,农民有个啥可骗的。后来花儿干脆找到了镇领导,结果鬼子们正和在那,领导把她把她叫到一边严厉的批评了一顿,说要是她在胡闹就叫青山把她送到榆林。
花儿真的神经了,没有人同情她,就连儿子媳妇都说她没救了。2013年腊月二十八是她的生日,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冷冷清清,晚上12点大笑了三声,第二天上午儿媳妇发现她双眼直瞪着天花板早已没有了呼吸,享年53岁。
当青山得知妻子死了时,如遭晴天霹雳,因为他这段时间外面的确有了外遇红,但他还是依然深爱着花儿的,他和花儿可以说从小青梅竹马,自由恋爱,青山老爸虽说是个军人立过二等功,但他们家确实地地道道的一贫如新,而花儿的爸爸一开始是村里的支书,后来被上调到乡里当了乡长,家境比青山家强之十倍,他们两个结合花儿爸爸一直认为门不当户不对,一直持反对意见,曾经因为这事和花儿闹翻说只要她和青山结婚就断绝母女关系,至今没有来往。但是这并没有阻挡住爱情,花儿选择了和父亲决裂,还是嫁给了青山,青山也十分爱花儿不仅仅是因为花儿长的好,主要是因为花儿最懂他的心。
花儿—青山的好妻子死了,青山要自己亲自最后送她一程,为了不受打扰,他紧紧的反锁了门,他泪流满面为花儿净了面、净了身、穿了最新买的花衣服,他痛哭流涕,哭了一场又一场,不断回忆曾经的爱情和花儿的生活片段,最后哭晕过去了。
花儿送走了,青山在红的陪伴下又一次红红火火做起了生意,而且生意越做越大,儿子虽不争气也被他安排到了镇机关做干部,儿媳妇门当户对也很能干帮助他打理生意,周围乡邻无不羡煞。

由于青山信誉比较好,再加上鬼子的扶助支持,可以说财力雄厚,这些年他的粮食生意做的顺风顺水,别人收不上来,他家门口日夜排队,好多老百姓都把粮食存到了他家。
鬼子的生意据说在全国各地都有,有几次还拉青山去参观,说只要青山干他们会一直大力支持,另外还可以做些金融生意,这个来钱更快……
于是青山开始了金融,也就是吸纳百姓的存款,当然利息比银行高,于是一时好多乡里乡亲都把临时用不着的钱,包括养老钱暂时不娶媳妇的钱都放到了他家,不过这个青山也是说到做到只要大家伙谁用钱第二天就给人家,不管用多用少,从不食言。
一时之间青山家就像一个银行。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年,大家伙的生活过的都风声水起,花儿也早已被众人忘记。可是青山不知怎么就是忘不了最后整理花儿衣物时发现的花儿最后留言:小心鬼子,每当他独处时,他都呆呆的望着那熟悉的字迹,好像陷入某种沉思……
2016秋收季节刚开始就下起了连阴雨,雨下的不大但一下下了两个多星期,天刚放晴青山不知接了谁一个电话,只见刷的一下脸色变的刷白,好像一时得了某种急病,脸色刷白捂住心口凝着眉头,唉声叹气了不知几天。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知是谁得到了小道消息,说鬼子自上个月回国到现在没回来,青山好多生意包括粮食、金融都是和鬼子有千丝万缕的瓜葛,鬼子不回来—青山要败家了,如晴天一个霹雳,百姓之间炸了锅,若黄河之水开了口,大家争先恐后的去找青山要钱。
一开始青山还拿些钱分给大家,可不多久就宣告自己生意做赔了,无钱还大家了,现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只要把钱要回来一定还大家,然而放出去的钱如泼出去的水,放出容易要回来难啊。青山不住的给鬼子打电话,可鬼子如人间蒸发一样,电话那头一直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青山几乎崩溃,要知道……
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一时间哀嚎遍野,刚还富得流油的村庄,瞬间贫穷到了极点。
柱儿家有良田十几亩,再加上这几年做些小本生意,这几年也挣了些,由于青山的信誉好存钱出的利息高,一开始只是在那少存了些,后来几年下来看没啥事,看着别人都拿高利息,于是把二十多万准备下一年到城里买房子的钱全存到了青山家,谁知偏偏刚存了没半年就出了这事。
柱子懊悔到了极点…
可是他又一想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我不管你青山发生了什么事,我的钱反正是放到了你那里,你就必须还我钱哪怕只还我本钱,要不然咱们没完。于是接连几天拿着账条去了青山家,堵青山。谁知事情远远没有柱儿想的容易,青山的儿媳妇都说青山去要账了,要回来都立马给他送去知道柱儿家也不容易等等,起始柱儿还信以为真,接连几番都是这样,柱儿有些按耐不住的怒火,忍不住说了些难听话,可人家儿媳妇一看这样早已哭哭涕涕……
柱儿心碎,不过还是这天清早堵住了在外地的青山,青山一开始说话还可以也说去要账了云云,说钱很快都会要回来,他还有好多不动产,不行就变卖还大家伙钱,只是不够分…谁知这一过又是一年大半年,这一次过大年柱儿等等又堵住了在家的青山,谁知青山却义正词严的说:你们去告我吧……
柱儿等等一脸的傻懵,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账条,这账条上哪里有青山的签名,只有他的大儿子云鹏的名字……
青山你这不是使诈吗?看来你早有预谋啊。
告你,好,要不是看在都是街里街坊沾亲带故的原因,大家伙早就告你青山了,还容你在这猖狂,无赖,不相信现在共产党领导下法治社会还能让你这等老赖横行,我们没法咋你,难道政府还治不了你吗,走,到乡政府告他去。一时间柱儿等等叫嚣着,理直气壮的直奔乡政府。
乡政府面南背北,有一座全乡最为气势庄严的三层小楼,领导们正在会议室里开会……
柱儿原以为在青山家放钱的只有自己少数人,谁知到乡政府一看,我的妈呀,黑压压一片,数不清多少人都在等领导状告青山,一打听据有心人不完全统计,此次有五百多家受损失,涉及周边五六个村庄,总计金额三千到四千多万,震惊,不过在震惊的同时柱儿心里反倒有点儿了平衡,最起码心里不再那么懊恼,虽说还是满腔对青山的憎恨,但却有天塌砸大家想法。
乡书记亲自接待了告状群众,发表了义正严辞的演讲,气愤填膺,说请大家放心,乡政府已经了结此事,一定会让青山还大家钱,老百姓挣个钱不容易,欠账还钱天经地义,青山不还乡政府会陪着大家状告他,国家是有法治的。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告青山等等,可以这样说第二天就会把他们抓起来了,关监狱里。但是请大家想想如果把他爷们都抓起来了那接下来谁还大家钱呢?等等云云。
(不过中间也出现个小插曲,书记说大家把钱放到他那里主要大家是为了高利息,有好多人群起而驳之,好在书记及时圆了过去。)
老百姓还是老百姓,三言两语被书记说的鸦雀无声,柱儿等等只好怀揣满腔期待回去等乡里的信。
不过事后大家得知 ,那天乡里做了个决定,让云鹏回家和青山把这件事情解决了,而且下了死命令,不解决百姓的事就不要在乡里上班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像是受伤的伤口撒上了消炎药,有了点安慰,想着青山家有了这点压力肯定会还大家的钱的,有了希望。
终于在年终说要给大家发还一部分钱,今年暂还百分之五,明年再换百分之二十,后年再换百分之二十,以此类推最后一年还百分之三十五,而且还得签下保证书等等。有一部分心里骂着娘去签了合同,他奶奶的要自己的钱还需要签下“卖身契”,俺可不是杨白劳。还有一部分人嘴里嘟嘟囔囔,鬼子会变好人就不是鬼子了,这个青山可精明着呢,吃下的肉他会轻易给你吐出来,看吧又不知道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反正一时之间说什么的都有,弄的人心惶惶。
中间由于柱儿和几个人的争取和努力,乡党委书记和青山去一家公司要账,到地竟然发现公司老板是书记的老同学,老同学非常慷慨说既然老同学跟来了说啥也要给点儿,当场拿了六万…
后来这六万交给柱儿,他又带领几个人平均分给了五百多户,只是他们几人每户收取了10元费用,说这是跑前跑后的钱,结果每人分得了一千多,还有青山又从家里拿了两万交给了柱儿,说这是家里仅有的钱让他发给大家伙,不过这事当时只有柱儿在场,于是他起了私心,想独吞。不过没有不透风的墙,花儿娘后来不知咋知道了这两万块钱的事,私下里找到了他,柱儿只好给花儿娘了三千,千叮咛万嘱咐叫她出去不要说这两万块钱的事,花儿娘满口答应。
蚊子苍蝇都是肉,一百块钱也是钱,大多老百姓还是去领了,而且队伍排了老长,只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没办法,听说过两月5号还还钱,没办法等着吧。
书上常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两个月老百姓过的却度日如年,只有青山家觉得这日子过的赛过人造飞船,虽然说已经有些绝望,但是还是一遍又一遍的拨打鬼子的那个电话号码,多么希望奇迹……
某月的五号终于到来,然而青山没有再拿出半毛钱还债,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好多洋酒,哗啦啦堆满了他家的粮仓,说要钱没有,要洋酒有,而且随便拉随便抵,一件洋酒6瓶装,抵价680元,我的个天呐,消息一出简直像炸了锅,纷纷谴责青山做的不地道,然而就是这还是去了几波人先品尝了洋酒,在呲牙咧嘴中柱儿质问青山这是什么酒,只见青山摇头晃脑拿着一瓶标着横七竖八的洋文的酒说这是抵账抵过来的,洋文我也不认识,据说是俄罗斯的还是什么国家的白兰地酒还是威士忌来着,我也没办法去要账人家说要钱没有,这酒还是强拉回来的,哎我太难了,为了要账我几天都没吃个饱饭,几夜都没睡个囫囵觉,小孙上个学期开学交学费差一百块不够还是一个同学帮我垫上的。
在一片唏嘘当中有几户欠的少的咬了咬牙抵了几件。见再无人抵账,青山开着擦的明晃晃的小轿一溜烟离开了,柱儿等很多人则是咬牙切齿,恼的牙根疼,纷纷谴责青山不地道欺骗大众,说乡里不管,一致同意上青山粮库抢回属于自己的粮食。
果然第二天吃过中午饭,柱儿等人二百来号愤怒的开着拖拉机、拉着板车冲向青山一个粮库……
说是愤怒,其实大家都是老百姓根本没经历过啥事面,所以一路心里一直怀揣忐忑心里突突的,如果是演电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有点假因为他们大多连走路都有点打哆嗦不听使唤,但是心里大都在说要不是青山祸害自己那么多钱自己咋想都不会来这一着,那可以说是我们一滴血一点汗挣过来的啊,这是我们拿回自己的钱,拿回自己的钱怎么也不算犯法吧。
由于哪个粮库在隔壁村,大家的声势同时也惊动了其他人,于是人数又曾加了,当然有许多是吃瓜群众,不过就这还是增加了大家的信心……
正在午休的青山突然听到大门口一阵嘈杂喧闹,慌忙披衣出去,一看众人的气势,早已吓的六神无主,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是好,慌乱间呲着牙瞪着眼高喊“这是我的”登上一台铲车,朝着大众推去。不过毕竟是他欠大家的,心里有愧,开的速度不是那么快,就这急红了眼的青山还是狠狠的把铲车挡在了大门口。
冲在队伍最前面的柱儿此时早已也急红了眼,年轻气状的他一把拉开铲车的门,吓的青山害怕打他慌忙从另一边弃车,慌慌间也顾不得了他的小情人红儿还在院内,逃离现场。
由于大家的目的是拿回属于自己的粮食和钱,所以都没有干啥出格的事,只是柱儿把铲车开离大门,群众冲到粮仓。
“妈妈,这不是我们家的粮食,我们抢别人的粮食,我们是不是坏人。”
然而当面对金灿灿的小麦的时候,大家却大都住了手,因为这毕竟不是他们卖给青山的粮食,虽然他欠大家,大家只希望他能还大家的,但是这要给他抢了这是不是大家犯了法,一时大家本来都颤抖的心都处在犹豫徘徊当中…
柱儿看到这个情况心里也不是滋味,我们太难了,后来一狠心,既来之则安之,谁叫他青山说话不算数,欠钱不还,乡政府还管不了…
柱儿顾不得别人自己挥锨装了起来,别人一见柱儿装其他人也不顾那么多了……
也就在大家即将装好准备拉走之时,突然警笛长鸣,无数个警察手持盾牌、长勾、枪械呼啦啦冲进粮库把众人包围,后面紧跟着气势汹汹的青山和乡政府等等官员。本来都战战兢兢的众人瞬间吓的更惊弓之鸟,一时傻脸了,有几个胆小的妇女小孩一时之间呜呜的哭了起来,好像自己成了无恶不作的罪犯,干了天大的伤心事。只有柱儿等几个胆大的站在最前面高喊“干什么,你们这些警察为啥不明事理保护坏人不保护好人……”
乡书记走到了大家跟前说明了一切,说他理解大家的心情,不过大家这样做是违法的,一切自有公断,乡政府管不了还有县法院,县法院会给大家一个说法,替百姓伸冤……虽然事情很清楚但是……
事情僵持了一下午,最后决定还是由乡政府协助众人到县法院起诉青山—走正道。
第二天天气晴朗但七八级的大风吹了整整一天。
说起打官司,很多人都特别怵,俗话说屈死不告状,而这次特别又是去县级法院更是很少有人去过,老百姓更别说了,自从那次乡书记叫大家去县法院打官司以来大家一想到此事脑袋都是蒙蒙的,柱儿懊恼极了,怎么办?看来乡政府管不了了,难道说县法院就管得了吗?如果接下来不去县法院还能去什么地方?总不能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挣的钱就这么打水漂吧?
柱儿找好多人商量,他们也都有不同的想去,青山多年做生意人缘广,因此一部分人怀疑这次乡里不好好管是不是青山请他们喝酒了和给他们送礼了,这要是到县法院告还不都一样吗,青山有钱随便送点礼,大家的官司还不一个球样,要不凭啥这么清楚的事他就是不还钱,何况到县里那么远又需要花钱这钱还不知道啥时间要回来。另外也有人说应该去,现在习主席查的这么紧,他们不敢收礼瞎胡搞,何况咱这事是几千万的大案子,而且还牵连这么多人,咱只要一直告下去他要敢胡弄,咱就一直往上告,不相信还就没王法了,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不去永远没指望,他们不会把钱给你自动送过来。还有一部分持观望态度,唯唯诺诺,说不行要么就拉他点洋酒。
说什么的都有,柱儿等等一时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想了好久只好再次到乡镇咨询以及多方打听…
然而更可悲的是(-)现在大家的账都是欠在云鹏名下,而云鹏名下根本没任何财产,他们家的财产都在青山和云鹏媳妇名下,虽说还有其他几个子女,然而根本说不上瓜葛,青山更是在其妻子过世后把一切事物交给了云鹏,自己另起庐舍,因此青山不认账,还说自己可以还大家,不过这是替云鹏还账,不是自己欠大家。(二)云鹏和其媳妇不知什么时间搞了个离婚证,说两人早已离婚,因此也不愿意承担债务。
柱儿等等这个气啊,因为他们心里如明镜般,这都是青山耍的把戏,作为多年的邻居谁还不知道青山一直操控着整个家,云鹏夫妇一直恩爱有加,这是他青山早早的就猜到鬼子要有一手,他反过来要转嫁给大家,人说虎毒不食子,可他……
柱儿等等深深明白官司自己肯定会赢,关键是被告必须是青山、云鹏媳妇和云鹏,让他们三个当事人一起还,要是单单是让云鹏还,那只能中了青山的圈套,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他们也不傻直接就把青山他们三个就列为了被告,而且强烈要求他们一块还债……
最后还是到了县法院,也是不得不到县法院,一开始人数不足十分之一,不过县法院的法官说这是民事案件,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过告状是需要要证据的,这需要大家下去找然后提供给法院。柱儿等等一时更加蒙圈,这是不强人所难吗?老农民能有啥证据?老百姓上哪里搜集证据?这不是扯淡吗?
激动之余和法官吵了一架……
好在县法院的法官素质不赖,经过一番耐心解释和说服教育,大家才逐渐认识到闹到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邻里纠纷,法官判案不是靠主观臆测而是看证据,理是理法是法。
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不柱儿等等经过漫长的煎熬,四处奔波打听咨询以及明察暗访,再加上百度搜索,终于你一点我一点,收集了好多所谓证据,当然这期间不乏受到冷嘲热讽,历经有词无人当庭去立证的状况,但就这已经不易,死吗当活马医吧,如果要是还是打不赢官司那也没办法,谁叫咱是老百姓呢?无钱无权无势,这话说起来自己都觉得有点悲凉,但的的确确是事实。
青山这几天也不好过,原因是他也不想做个坏人,自从事发以后他每天都在做各种噩梦,梦见鬼子拿枪指着自己,说这是罪有应得,梦见红儿在自己被陷进泥潭时不住的嘲笑自己,说自己是天下最为可怜之人然后飘然而去。梦见自己辛辛苦苦创下的家业被法院拍卖,百姓们嘲笑自己。梦见自己掉下悬崖,任怎么呼叫孩子老婆他们都不看自己一眼依然远去……
噩梦中醒来青山每每都是一身冷汗,精疲力竭,好似自己刚刚经历一场生死劫从鬼门关爬出来,不过他觉得自己太难了……
还好还有红儿不离不弃,不过不知为啥,自从鬼子卷款之后,红儿变的异常冷漠,像块冷冰一样,好似这一切与她没有半点关系,自己只是个看客,青山对他越来越琢磨不透,越来越觉得陌生……
但是多年的生意精把他也养成一个势力之人,到手的钱总不能就这么白白给人吧,一旦就是都给了不但债没还完还落下一世骂名,自己家所有人都会变成穷光蛋,到那时所有人也会更加对自己家人唾弃…
就眼前这个情形来看,法律还有很多漏洞可钻,群众还是好糊弄的,不还他们他们也怎么不了我,他们顶多恼一辈子,但是我的钱还在,我还不是照样吃香喝辣的,开着宝马车人来车去谁敢低看,不就是……

县法院要开庭了,上诉的也越来越多,本来不足十分之一的人数一下子长到二分之一,二百多件案子一下子压倒县法院,而且人数还在不停的增加。
庭审(1),由于人数众多,被一批一批安排,首先第一批原告10人,被告是青山、莲儿和云鹏。
法庭上:法官威严高坐,话语铿锵有力,纪律严明。青山一脸无辜,只说一句自己所有不知情,莲儿也说已经离异不知情,只有云鹏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愿意偿还所有债务,就是自己现在没有钱。群众十人,老的老小的小那里经过这等事面,在开庭前虽说信誓旦旦有千言万语,但在法庭上早已心惊的前言不搭后语,最后只是在审判长的提醒下才说:只要把钱还给俺就行。
………
庭上众多细节咱这里不必细论。最后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
……
就这样一批又一批,一审就是几个月,期间柱儿因为独吞钱的事遭了大家的白眼,不过谁也明面上没说什么,暗地里说算是认清一个人……

不过对于这些案子法官们之后也深深感到棘手……案子是事实很清楚,欠账还钱天经地义,但是……这是要判青山不还账判云鹏还账,群众看这样不愿意,定然还会上诉更高级法院,如果都上诉更高级法院,一旦高级法院判他们三个一块还,那法官就……要是判他们三个一块还,那……

地方法院在为难之余,只要检出其中一个案子递到中院,柱儿失去了大家的信任,青儿临危受命,他们后来一直认为,不管打谁的官司,其实大家都应该更加团结起来,只有发动群都站出来,地方、中院才会重视,于是中院那次好多人都去了,掀起了不小的影响……
不过中院到底是中院,林庭长经验丰富,曾经是侦察兵出身的他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案子的症结所在,又经过走访群众和青山详谈,他以为青山等等一家人理所应当的应该偿还债务,鬼子那里是青山的另一个结,如果鬼子那里处理好青山这里顺理成章就解决了。林庭长开庭后叫到了青山,就这事严厉的批评了他,说 …
青山等等败诉了,所有的家产全部被执行分给了大众,就这其实老百姓们只得到了应还的三分之一,最后由于这一事件由于青山和莲儿不认罪在社会上影响十分恶劣,青山和莲儿分别被判有期徒刑两年,而云鹏只能带着娃们搬进来他们那年久失修的老宅。后来大队实在看他们可怜给他们办理了低保。
两年后在一个晴朗的早上青山两鬓斑白,拖着疲惫的身体出了狱,看看同出狱的莲儿不仅失声大笑,可这笑声却比哭还令人难受。此时远处过来一辆高级轿车噶的一声停在了青山身边,青山刚想说些什么,却只见遥遥下落的玻璃里面露出了鬼子和红儿的面孔,还没来的及青山发话,鬼子指了指打开的车门让青山上去,青山本来都带着气,心想上就上,看你还耍什么花招。云鹏和莲儿刚想拦下青山,只见小汽车一溜烟走了…
在黄河边红儿冷冷的呆在车里,鬼子柱着拐杖望着涛涛黄河,青山满脸怒气,等待着看鬼子如何解释。
原接下来鬼子讲了个故事,青山才明白原来如此。
当年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鬼子的父亲木藤年轻气盛带着鬼子来中国游玩,结果被青山的父亲当作奸细抓紧起来了,由于语言不通,后来在用刑当中小心被失手打死。木藤死了,撇下了鬼子母子,艰难度日,鬼子深深记下了青山父亲岩堂的名字,暗地里发誓日后此仇必报,然而他却想不到该怎么报这个仇,毕竟因为当时日本是侵略中国的,这事一直困扰着他,直到那一年有个中国大学同学林建议他到中国投资,但是那时青山的父亲早已因肺癌去世,鬼子知道后很是泄气,不过后来这事被秘书红儿发现了,为了讨好鬼子她出了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一个主意,鬼子十分满意,结果安排红儿做这一切,红儿本来就是鬼子战争时救下的慰安妇,于是才有了这一切……
只见鬼子先叹了口气,然后说:好了我的仇已经报了,说实在的如果当初你爹把事情弄清楚我父亲只是个游客而不是军人,也不会出现此事,其实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替父报仇的,看看你们现在的下场,好了一切扯平了。
青山如从云中坠出,原来如此,可那是老爹犯下的错误,你怎么又加到我头上,心里也是一时仇怨四起。恰在这时远处听到一阵呵呵大笑,“这战争害了太多的人,看来一郎兄还有怨言啊。”
青山抬眼一看来人却是林庭长,原来林庭长早年去鬼子国留过学,林庭长就是一郎的那个叫他来投资的同学。
经过林庭长的一番说辞,最后一郎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对,最后帮青山还了余下的债,青山也给百姓道歉,说自己心中有鬼,要不然也不会犯下如此之错,以后要本本份份做人,再不做亏心之事。
茫茫平原,四季分明,突然一曲抬花轿把我从梦中惊醒,才想到今天上午还要去开庭…

第1章 青山发际



睡梦中,鼻子下带着一撮胡子的几个鬼子进村了,说要帮助大家伙致富,弥补以前带给中国老百姓的创伤。
一开始,大家都不相信,因为鬼子以前留给大家伙的伤害早已根深蒂固,对他们要帮助大家伙都嗤之以鼻。
村里有对夫妻青山、花儿夫妇一贫如洗,虽有十几亩良田,奈何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6个年幼的儿女,过着艰难的生活。
青山一心想发家致富,结果误入赌债,被债主追债险些被剁了手指。被鬼子知道后帮助他还了赌债,还帮助青山夫妇在村里开了小卖部,日子过的蒸蒸日上。青山夫妇十分感激鬼子们的帮助,到处向乡亲们宣讲着鬼子的好处,期间遭受了不少白眼,但大家伙也看到了在鬼子的帮助下青山家逐渐好的生活,慢慢的逐渐接受了鬼子,在鬼子的帮助下大家伙建起了无公害蔬菜大棚,蔬菜远销国内外,大家伙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青山的脑袋瓜灵活,信誉也好,生意不断扩大,后来他的粮食生意辐射周边十几个村子,成了当地首富,也因此被大家伙尊重,大事小情都请他去陪客说话。
逐渐的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多,其中就结识了一个叫红的寡妇,红长的酷似潘金莲,性格也开朗,一来二去,两个人混到了一起,期间被花儿也听到了闲言碎语,花儿虽是气的不行,但是爱青山、爱面子的花儿心想青山只是玩玩而已,只要自己一心和他过日子,青山定会悬崖勒马、回心转意。谁知后来青山越来越明目张胆,甚至某些公开场合青山红两个人竟公开成双入对,花儿十分生气去找红理论,碰巧听到鬼子正在秘密开会内容,原来鬼子“用心良苦”,明的是帮助大家伙致富,暗地里想釜底抽薪,计时成熟卷款逃跑的阴谋。花儿惊出一身冷汗,决定告诉青山真相,谁知青山大骂花儿一顿,说这是什么年代了她无事生非,解放这么多年了不可能有这样的事,还认为花儿是神经了,而且越加疏远她。花儿又向大家伙说,大家伙还嘲笑她,说花儿是被青山在外面找人气傻了,谁没事干花几十年骗农民,农民有个啥可骗的。后来花儿干脆找到了镇领导,结果鬼子们正和在那,领导把她把她叫到一边严厉的批评了一顿,说要是她在胡闹就叫青山把她送到榆林。
花儿真的神经了,没有人同情她,就连儿子媳妇都说她没救了。2013年腊月二十八是她的生日,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冷冷清清,晚上12点大笑了三声,第二天上午儿媳妇发现她双眼直瞪着天花板早已没有了呼吸,享年53岁。
当青山得知妻子死了时,如遭晴天霹雳,因为他这段时间外面的确有了外遇红,但他还是依然深爱着花儿的,他和花儿可以说从小青梅竹马,自由恋爱,青山老爸虽说是个军人立过二等功,但他们家确实地地道道的一贫如新,而花儿的爸爸一开始是村里的支书,后来被上调到乡里当了乡长,家境比青山家强之十倍,他们两个结合花儿爸爸一直认为门不当户不对,一直持反对意见,曾经因为这事和花儿闹翻说只要她和青山结婚就断绝母女关系,至今没有来往。但是这并没有阻挡住爱情,花儿选择了和父亲决裂,还是嫁给了青山,青山也十分爱花儿不仅仅是因为花儿长的好,主要是因为花儿最懂他的心。
花儿—青山的好妻子死了,青山要自己亲自最后送她一程,为了不受打扰,他紧紧的反锁了门,他泪流满面为花儿净了面、净了身、穿了最新买的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