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沟沟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爷爷,你在找什么?”

  “找一座城。”

  “什么城?”

   “你爸妈在的地方。”

  “还没找到吗”

  “嗯——把我的老花镜找来。”

  “好嘞!”

山沟沟封面

第1章 (初)



  康县是一个落后的偏远小城,大大小小的村镇几十个,村里人和和睦睦,偶尔吵吵闹闹,闹不出多大动静,却也时常鸡犬不宁。

 





  大山似乎是贫穷的独特标识,在经济落后的年代,任何的绿水青山鸟语花香都走不出这忧郁的屏障,成为贫穷的附属品。康县便是这样,默默无闻,也默默幻想着一鸣惊人。

  陇上江南,四季分明,外面的人说康县人是幸福的:
  春天能闻到花香,听到冰雪消融的声音……
  夏天能听到蝉鸣,坐在杏树梨树下乘凉,与大山为伴……
  秋天的山就换了颜色,红橙黄绿交错着装点着大山,可庄稼人哪有闲时间欣赏这些,只是走走停停盘算着一年的收成和一家的生计……
  





  
  冬天的大山冷极了,外面的雪也没什么稀奇,只是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烤洋芋、红苕和山药,说说笑笑……
  康县人口里说着想去大城市当城里人,心里却是眷恋着身后的大山和脚下的土地。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的严冬,天刚蒙蒙地亮,老杨就快速奔走在山间羊肠小道上,神色焦急,呼出的气迅速与空气碰撞形成冷冷的白雾向后飘去,,,长时间的奔走使老杨额头上出了细密的汗,脚下步伐不停,似乎随时都会瘫软倒下了去。
  儿媳妇儿要生了,儿子又在山下村里教书,家里的老太婆千叮咛万嘱咐要快把对面山上的老中医找来接生,他可马虎不得。
  “花猫儿,快起来跟我走一趟!”
  “嚷嚷个啥么,这大清早的”老中医显然正准备起床。
  “我们家儿媳妇肚子发作了,来找你帮忙接孙子哟!快走快走!”
  “你个杨梨儿,这事情找我!瞎不楚楚的,不去不去!”
  “你去不去?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等老中医回话,老杨便扯上他向回奔去……
  山间二人匆匆赶路,一时间竟忘了老中医脚下没来得及换的亚麻布鞋和暴露在山间清冷空气中发红的脚踝。刚出门的捡柴人来不及问候,只能望着二人匆忙的背影猜测感叹,这人火气真大!
  一路无话,走着走着便到了一座二层土楼,房子还算大气,但和上下邻里的房子相比,也没什么特别,只是靠南的外墙上赫然写着合作社里计划生育的宣传标语。
  这便是老杨的家,村里有名的家庭大户……







第2章 (二)初



  “是这老汉回来了吗?嘿呀,这可把人急死了呦!”只见偏门跑出来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妇,虽年过半百,可保养的还算不错,不到一米六的个儿,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只是头上缠着的帕子掉下一块,略显狼狈。
  “咋样儿了?好不容易把这花猫儿拉扯着来了。”老杨气喘吁吁,神色也似乎更焦急了。
  老妇人瞪了他一眼,转向正在搓手取暖的花猫儿,“哥哥可算来了,我这孙儿的命可算是交给你了呀……”
  老中医被二老推拉着进了里院不经意便被带到偏西阁楼下的土筑暖房中,这是间卧房,因为地势偏低,不通风透气,再加上屋里有烧过的柴火加持,房中分外温暖,如浴春风。
  




  “妈!我不生了,啊!这咋还不……哎……啊……”产妇的声音传来,听的让人揪心。
  “来了来了,马上就好,快了快了,你再使把劲……我都看见头快出来了,加把劲!”老妇在旁担忧的叫道,与此同时,老中医已做好了接生的一切准备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生了生了!是个乖孙女呦,谢天谢地呀!”老妇激动的声音微颤,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望着屋顶的木板连连作揖——
  剪了脐带,裹了棉被,众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