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千殇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纷纷扰扰,爱恨情仇,谁在红尘逆旅中失了方向,丢了真心?正邪之间,界限如何?魔中有真,琴剑殊途。灭门之仇,拼死相搏,最后的结果,又将如何?

诉千殇封面

第1章 血债血偿



  我在最黑暗的世界中,见到了世间最耀眼的火焰。——题卷——
  ———分割线—————
  茂密的树林经风吹拂,树叶来回摇晃,沙沙的声音如同乐曲般动听。树枝接着树枝,一切都相互交错着。阳光斜洒而下,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下来,零零星星的光点,就如同梦幻般令人心旷神怡。
  突然,一把匕首带着破风之声打破了树林的幽静,匕首直直地钉在了粗大的树干上,震落了树枝上的一片叶子。嫩绿的叶子打着旋儿从空中缓缓飘落,就在其即将落地时,又是一道破风声响起,白影直射向树叶,没有丝毫偏移地刺中了树叶的中心,然后再一次钉在了树桩上。
  一点点蓝色映入眼帘,还没看清来人的面孔,他已经踩着树桩上的匕首跃到了树枝上。略显瘦弱的身影斜靠在树干上,一身蓝袍再配上蔚蓝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荡倒也显得风度翩翩。腰间带有一把配剑,使其增添了一股潇洒之气。有些稚嫩的脸庞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无聊与着急。
  随意把玩了一会手中的匕首,便是插在了树干上,有些抱怨地说道:“都出去这么久了,老师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又到哪里去游山玩水去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耳边却飘来一道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怎么?为师才出去一会儿,你就坐不住了。”若是换做别人,一定会被吓个半死,可是他不一样,被吓习惯了,也就不以为奇。
  “哪有,我只是太无聊了。”少年的声音悦耳动听,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意味。说完,他便从树枝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地。就在他落地的那一刻,一位怀抱着一个女孩的白发老者突兀出现。
  “以后你就不会那么无聊了,为师给你领来个师妹。”老者瞥了一眼怀中的女孩说道。
  “师妹?”柳天涯有些有些疑惑地望着那个女孩,淡紫色的衣衫勾勒出玲珑身段,柳腰上系着深紫色的丝带,长长的垂到地上,三千青丝随意地披散着,微风出过,随风飘落,显出一种脱尘的美丽。
  “这个女孩?”柳天涯指着老者怀中的许潇潇问道。
  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她怪可怜的,家族被灭,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一个人了啊,所以师父才把她带回来的。”柳天涯分析道。
  “这只是其中一点,而另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她日后的成就,可不比你低。”老者十分神秘地说道。
  听着老者的话语,柳天涯倒有些好奇地看向了女孩,有些怀疑地问道:“是吗?”
  “为师说的话那还有假?行了,不和你扯了,给她准备个地方,以后她就住着了。”老者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十分不耐烦地说道。
  听到这句活,柳天涯有些无奈了,他提醒道:“师父,您难带忘了吗?咱们都穷得没边了,哪还有多余的房间啊。”
  “这还不好办,把你的房间给她。”话一出口,他身后的少年瞬间石化了,大叫道:“把我的房间给她,那我住哪啊?”
  “这我可就不管喽。”老者笑嘻嘻地说道,然后,便抱着许潇潇走进了柳天涯的房间。
  望着那缓缓关上的房门,柳天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怨道:“师傅真偏心,就为了一个来了不到五分钟的所谓的师妹,连自己的亲徒弟都不要了,人生悲苦啊!”若是此时再给他一个小木棒,他肯定已经在画圈圈了。
  过了没多久,老者就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着那蹲在地上的少年,无奈摇了摇头,道:你自己再去山上砍柴建个房子吧,为师要去睡觉了。”说完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啥?自己建一个?他什么都没有怎么砍啊?“师父!你让我空手砍大树啊!”柳天涯向老者大声叫道。
  “你觉得你可以的话,倒能试试,至于如何砍,自己想办法。”之后,老者没有任何停留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如同傻子一般看了看自己那粉嫩的手,再瞅瞅身后树桩上的匕首,要不试试这招?
  ……
  庞大的奇灵山脉几乎覆盖了整个亚莎帝国,而在这里,绿色成了最不起眼的颜色。高大的树木一棵接着一棵错综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