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笙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她在爱里长大,在所谓保护中成长,可人性迫使她清醒,但无论如何,直到最后,她都庆幸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没有哀怨,没有痛恨,只是好像又听见有人叫她。

  温笙。

第1章 姚平沅



  如果谁人想听狠话,听尽薄凉之言,她可以讲,甚至不比他人少。这么多年,所有人说她生性乐观,说这个女孩子生活态度是他人所不及的。但是这个女孩子在由内而外的腐烂。残败,凋零,死亡。

  
没有绝境,没有灾难,没有抛弃,没有俗套剧情,但是很多东西在一点一点,剐割着她的五脏六腑,直至最后开始剥下外在皮肤。

  
终于如大家亲眼所见,所有糟糕都再也瞒不住,错过最佳拯救时间,自己杀死自己,不留一点余地。


她是个怎样的人,每次无论是进入新班级,亦或是上辅导班都需要这样一个自我介绍。她去问母亲。母亲告诉她,她开朗,乐观,善良,善解人意,乐于助人,在大家眼里是白月光般的存在。

  
于是她每次站在讲台前都这么介绍自己,咧着嘴笑,眉毛弯起来,差点跟上扬的嘴角连在一起。

  
自我介绍,其实只是浪费口舌,人千万面,隐藏阴暗面,包裹自己,就算哪日向某人袒露一部分真正的自己,也必然是带着某种目的,博取信任,亦或博取同情。所以当她长大后,她的自我介绍越发简短,直至最后,她只会讲:“大家好,我叫余温笙,余光的余,温情的温,笙歌的笙。”

  
   站在塑料所制的短腿凳子上,端详洗手间镜子里自己圆润的脸蛋,然后做鬼脸,再傻乎乎的笑。童年的余温笙好像向来没有什么烦恼,朋友无数,又因身为家中独子,备受长辈疼爱。

  
当然会有伤心难过之时,但大多也只是因为养的宠物因各种原因死掉。后来她想那些宠物不该遇到她,她无法很好的照顾任何生命,给予的爱太浓烈却又太多短暂,因此被她所照顾的灵魂会无法接受这种突然其来的热烈和冷淡,无法得到正常的呵护和关怀。

  
温笙。

  
她躺在床上,听到有人在叫她名字,她知道是谁,因为只有这个人读她名字的发音与他人不同,总是把她的名字读得很重很重。每次听到这个人叫她,她都觉得腹部和心脏沉甸甸的,感觉被爱和温暖所填满。

  
她从窗户探出头,看到林聆抬头对着她笑。她一直觉得林聆笑起来像朵大喇叭花,小时候学国画时,她觉得喇叭花,画出来的颜色既简单又温和。

  
温笙,温笙,我帮你要到姚平沅的地理笔记了。
林聆向来如此,只要余温笙想要,只要她林聆可以办到,林聆就会去竭尽一切满足余温笙的要求,林聆说余温笙是她的妹妹,虽然异父异母,但她不知为何就是喜欢余温笙。她说,我真切对温笙好,丝毫不掺假,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每次林聆向旁人介绍,余温笙是她的妹妹时,余温笙都会在旁边大笑,很夸张的弯着腰,笑得眼泪都出来。因为她俩长得太过不同,每次旁人都会一脸狐疑的问到,是亲姐妹吗? 余温笙就会说,她随爸爸欧美长相,我随妈妈亚洲长相。然后两人相视一笑。留着旁人,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而在后面的交谈中定会再次询问她们,你们真的是亲姐妹吗?

  
她下楼去接林聆,林聆递给她手中的本子,黑色,牛皮材质,被一条绳子缠绕一圈着,在侧面打了个中规中矩的蝴蝶结。

  
姚平沅说明天一早就得还给他,他周一第一节就是地理课。

  
你怎么要到的。

  
我说跟你同年级的一个漂亮姑娘想借你的地理笔记看一看。

  
然后他就借给你了?

  
对。

  
我可不是什么漂亮姑娘,去还他笔记本的时候,看到我,估计要失望了。

  
对,你一点都不漂亮,你只是好看而已。

  
林聆打趣的说,她撒娇性的拍了一下林聆的胳膊,然后笑得花枝乱颤。

  
她抱着笔记本上楼,拖鞋和地板碰撞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此刻,笔记本大概能感受到她胸腔里那颗心脏跳动的有多激烈。

  
姚平沅在一楼二班,她在三楼八班。

  
温笙第一次看到姚平沅是在学校辩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