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世玲珑为你

微信编辑器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白落晨本是无忧无虑的将军府小姐,却未料想有一天自己会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那场屠杀,打乱了她原有的生活。此后,她不仅要苟且偷生,还要完成自认为荒唐至极的使命——护一人周全。这个人可以说是她继续活下去的一种支撑,最起码他是父亲亲口交代的人,是她和家人之间唯一的微乎其微的羁绊。可怜她这种病态的想法让他成为了某种唯一:谁也不能动他,动辄死。接下的路程就是逃亡,逃亡,逃亡......
终于,她可以卸下心头的石头,悄然离开了,那颗疲惫已久的心已经喝够了这人间苦水,够了,真是太够了。而那个已然权谋天下的人,不复初识少年,只许一愿:“愿偷尽世间繁华,换她旧时玲珑心。”

第2章 章标题



夜出归来的白落晨,从后院的墙上翻跃而入。她本就是将门之后,因着喜欢去外面玩,别的武功练得不咋地,轻功却是一等一的好。此时的她,着一身青衫,头发高束,小脸白皙清秀,眼睛滴溜溜的,有灵气的很,因为出门,眉毛特意化成男子剑眉,看上去,丰神俊朗,一副翩翩公子样。
一进来,白落晨就发觉不对,怎么隐约听着有打斗声和哀嚎声。当她提起内力,想一探究竟时,就听到
“仔细搜,绝不能让那个白家大小姐跑了。”是一个粗犷的男子声音。紧接着有听到有人问,
“那如果发现白大小姐,是要活的,还是死的?”
白落晨隔着竹林只瞧见那个黑衣人做出了“杀”的手势,不由浑身一哆嗦。此时的白落晨知道,家里出事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躲过这些人,去找爹爹。
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了,外面的声音终于停了,竹林里的人便开始行动起来。白落晨来到前院,入目的除了尸体,还是尸体。她登时被吓坏了,从小,她就没怎么见过血腥的事,虽然,她也想像他爹地一般当个威武将军,战场杀敌。可她生来就一直活在欢乐温暖的家庭氛围中,接触的人事都是极好极善良的。现在,今天早上还叮嘱自己的奶娘就死在自己面前,那个说要跟着她当将军的孩子小土豆就那样倒在血泊中。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泪水都凝住了,整个人都呆滞了。
忽然,她想起自己的娘亲和爹爹。风一般往里走,背后看去,身子都是抑制不住的颤抖,是谁,到底是谁?
“爹,娘”白落晨心如死灰的竭力嘶喊着。
“晨儿,咳咳,晨儿。”微弱的呼唤声声传来,在这寂静的夜里尤为突出。
“爹,爹,是你吗?,你在哪?”绝望的表情瞬间被惊喜代替,还有亲人活着,爹地还活着…终于,白落晨在一堆尸体旁,看到了气息奄奄的爹爹,一把扑了过去,跪倒在白千枫面前。
“爹,这是怎么了?”白落晨泪眼婆娑的问,“为什么我们家会被人屠杀?”
“晨儿,你先听爹说,爹不得不将这件重要的事交于你。”白千枫强撑着,一气出口,胸前的血便汩汩而出。
“什么事都没爹重要,我带你走,去找大夫。”从未经历风波的白落晨已哭成泪人。
“晨儿,你听好,你是我白千枫的女儿,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没说完,又猛吐了口血,白落晨生怕爹地就这样去了,一直点头。
“你,去后花园,拿着这块玉,跳进井中,里面是个密室,记住,要带走密室的那个人,前往无忧岛,记住,一定,一定要护他周全,这是我白家欠他的。”白千枫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给她。
“好,无论如何,女儿都会完成这个任务。”白落晨呜咽地点着头,在得到保证后,白千枫终于支撑不住了,“爹,爹。”白落晨搂着父亲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第1节 节标题



白落晨还是不能相信,白府变成如今模样。白清晨还是不愿清醒,她不想承认自己成了一个孤寡无助的人。明明不久前母亲还温柔地摸着她的脸说,晨儿,越来越大了。明明管家王伯还笑嘻嘻地偷塞给她一些碎银子,明明大家还好好的……
不想醒的白落晨还是被满院尸体的事实震醒了,再也没有人陪着自己了,整个白府就剩自己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白落晨痛得不能自已,刚要颤起的身子,一个恍惚,又倒下了,脸上的泪流没流,早已没了感觉。
这些血腥的变故彻底摧毁了她,她如死尸般躺在院子里,眼睛疼得只能直直得望夜空。
猎猎衣声想起,听觉灵敏的白落晨早已听到了,可她不想挣扎了,就认命吧。十几个黑衣人现身小院,领头的人手令一下,那些人便散开到各个房间,翻箱倒柜地寻找什么。
“谁?” 黑衣领头人一步步靠近白落晨。白落晨费力站起来,她倒要看看是谁要残杀她全家。
“谁,你问我是谁,我还要问你们是谁?”当接触到白落晨眼光中的滔天恨意和彻骨冰冷时,那黑衣头目居然被吓了一颤。
“ 你是白家大小姐,白落晨?”黑衣男子试探道。
“怎么?杀我双亲,屠我全家,现在又要斩草除根啊!”满目猩红的白落晨毫不畏惧地朝拿剑指着自己的黑衣人走去。
“白小姐,你的仇人并不是我们,我们并非屠杀你家的人。”黑衣头目缓缓道出。
这时,白落晨也发觉了不对,她记得在竹林时听那黑衣人对话,明显是要置她们全家于死地。而眼前的明显不是要取自己性命。
“那你们又是谁?目的是什么?”白落晨警觉地问。
“我们的身份等你见到主子,自会知晓。”黑衣人刚说完,就劈手砍在了白落晨的后颈上。黑衣人正准备抱走白落晨,忽降一人。
“你是何人?”见来者是一位着茶褐色僧衣的和尚,黑衣头目大喝。
“在下木连禅人,施主今日不可将白小姐带走。”那和尚不紧不慢地说。
“哼,都给我上。”黑衣头目号令一下,周围十几个黑衣人,持剑朝和尚刺去。那和尚云淡风轻得很,从袍子里掏出一个陶钵。
“嗖,嗖,嗖。”陶钵动,和尚身也动。数晃之间,和尚已来到白落晨面前,用陶钵抬手一敲,愣住的黑衣头目应声而晕了。
接过白落晨,和尚一提力,就跃过了高墙,消失在黑夜中了。




第2节 节标题



不知为何,白落晨脑袋晕沉沉的。她摇摇晃晃地就来到了白府,可这白府为何挂着红灯笼呢。白落晨推开了门,可入目的却是红绸满挂,喜气洋洋。
“这是怎么回事?”
“晨儿可总算回来了。”娘亲东方芷柔说。
“成什么体统?还不赶快换衣服。”爹爹白千枫嗔怒道。
“这是怎么了?”白落晨很是混乱地问。
“大小姐,您这马上就要嫁人了,老奴真是高兴啊!”奶娘拿着手帕,热泪盈眶地说。
“ 什么?嫁…嫁人,嫁谁啊?”白落晨惊得退了一步。
“晨儿,莫不是傻了,是他啊。”娘亲轻轻笑了笑,指道。白落晨顺着方向瞧去,顿时懵了。
“和尚,你们居然要把我嫁给一个和尚。”白落晨满眼的不可置信。看着大家笑嘻嘻地冲她点头,她觉得简直太可怕了。
“ 不要啊。”不知道谁在后面推了她一下,她整个人就朝和尚扑了过去,知道可能大事不妙,本能之下闭上了眼。
可过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动静,白落晨缓缓地睁开了眼,可看见的却是另一番景象:黑夜,黑衣人,杀戮。她所亲近之人皆被围在小院中,她听见小土豆在喊“姐姐,救救我。”
“不要啊。” 她刚动了脚,那剑就砍了过去。
床上的白落晨猛地坐起,额上全是汗珠,嘴唇都煞白。“原来都是梦。”白落晨怔怔地说。木连禅人进来,发现白落晨醒了,刚想开口。
“你是谁?”白落晨身子往后缩了缩,一种自我保护的状态。
“别怕,贫僧乃是木连禅人。因云游修行之时受白施主一恩,今日便当是换了这个恩情。”木连禅人徐徐道来。说完,便将手中吃食递了过去。现在的白落晨虚弱无助,想起自己的爹娘惨死,泪水忍不住地肆虐下来。
“万事皆有因果,也皆有定数,无论是孽缘还是喜缘,都莫不是一种际遇,缘来缘去,施主节哀。”木连禅人清澈无尘地说。
……
三日后, 禅人来到白落晨的房间。三日的休养让白落晨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可整个人却没什么生气。
“白施主,此屋乃贫僧站脚之处,并不是你我归处。如今施主已摆脱困境,贫僧也该告辞了。”木连禅人四指合并,冲白落晨低了低头。
“禅人,多谢。”出于本能地想要挽留的白落晨,最后也只是淡淡地道了声谢,然后眼中无神地盯着窗外,一动不动。
“人可生而后死,也可死而后生。”禅人转身离开,背对着白落晨说道。
“生而后死,死而后生,死而后生……”白落晨眼神忽的一动,嘴唇轻启,重复着……





第3章 章标题





第4章 章标题





第5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