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华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秋华,人称北月白,百年世家秋氏医庄少主。

不仅是天纵武学奇才,还是活死人肉白骨的回春手。
本来可以耍帅遛鸟,花丛遨游做个纨绔。
谁知,天降横祸。
一夜睡醒,变成了江湖人人喊打的杀人凶手。

被栽赃?
没关系!
有与他齐名的下第一美——南无咎陪着找真相,不能再享受。

真相找到没人信?还被害的家族不振?
没关系!
北月白九条命,来个奇遇,升级打怪分分钟。何况,他家无咎君不仅痴情还上进,摇身变成天下第一阁阁主,美名其曰:全都为了他。

自此后,纨绔做不了,做个二阁主,逗逗下属,溜溜坏蛋,朝堂上翻云覆雨不在话下。

天梵气数已尽,遇上战乱怎么办?
没关系!
他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东方到处求败。他家无咎君则是兵法谋略无人能比,黄金组合有没有?一个将军一个国相,寻个新皇帝,建个新王朝那不是小儿科?

玩腻歪了?想撂挑子?
没关系!
他家无咎君说:“好,想干啥子,都依你…”

颜华封面

第1章 锁情



天梵王朝四百三十八年。
雨夜,狂风,雷鸣。

颜错被掐住脖子拎起,幼小的身子像风中灯笼,风再狂些,烛火就会瞬时熄灭。

他闭着眼,濒临死亡,精致的小脸浅淡的毫无表情。

这只手雪白无暇,涂着亮眼的丹蔻,它的主人是位美妇人,身着艳红纱裙,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自朱,只是表情有些狰狞。

她流着泪,愤恨的对快要失去生机的颜错道:“我为何活着?为何要生下你?我真是错的离谱……既然错了,你陪娘一起死好不好?”

泪簌簌落地更快,转而又悲鸣不已,“我们死了,你爹会不会后悔?”

颜错面容点点退去血色,他的意识在抽离,唇角却露出浅笑:很好,他死了娘亲也许便能解脱。

就在这一刻,门外狂奔而来两人,疾行的脚步踏在雨水上,发出凌乱快速的哗哗哗的声音。

门嘭的一声被撞开。

“如雪,住手!”

颜末棠冲进门,手中的铁莲子倏然掷出,击在颜如雪的手臂上,她臂膀一麻松开手。

“公子!”

跟来的荣婆婆惊呼一声,来不及去接,颜错便如断线的木偶摔在地上。她奔过去一把搂住颜错,看到他面色如灰却睁着眼,哆嗦的身子才缓和了些。

颜如雪止住哭泣,露出凄惨的笑意,“爹,我们死了不好吗?颜氏的脸面是不是能挽回几分?”

颜末棠虽多次见过她失控的模样,但每次都心中巨痛难忍,他柔声道:“如雪,爹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不要再折磨自己。”

颜如雪笑着,步步走近,“不,女儿早就该死了,更不该生下错儿。”

她说着,身形一动,快如闪电的去拔颜末棠腰间佩剑。

颜末棠一惊,翻掌按住她的手,可这一拔仿佛集聚了她全部的力量,突破禁锢“呛啷”一声拔出剑,快速的退回,转身疾刺颜错。

荣婆婆环抱颜错,将他护住,嘶吼道:“小姐,放过小公子吧!”

颜末棠瞳孔一缩,身形如矢掠过去抓住她的皓腕,“如雪,你清醒些!”

颜如雪借力在空中翻转了一圈,红裙甩开艳红的花朵,凝气出掌,击向颜末棠,掌风呼呼竟带了十成内力,颜末棠出掌相迎,却不敢伤她,嘭的一声,两掌相击,荡出气流如若有形,周边事物被冲击的粉碎,颜末棠被震的连退十数步。

颜如雪也退了几步,望向颜错悲沧道:“错儿,你不同娘一起吗?我便不等你了。”说着抬剑往脖颈处抹去。

颜错惊恐的瞪大眼睛,猛的从地上弹起,紧紧抓住那枚剑,血极快的从小小的掌中溢出,一滴滴淌下来,溅成片片妖冶的曼陀罗华。

颜如雪用力往回一抽。颜错苍白的小脸的交杂着痛苦与惊恐,手握的更紧。

“不要!”

颜如雪泪又流下,纤细的手轻柔的拂上颜错的脸,眼角余光却看到颜末棠飞掠而来的身影。

她倏的在颜错脖颈一点,待他张开嘴,手一弹,将一颗乌黑的药丸喂进他口中。

随即猛的将颜错拍飞,挥剑一砍,嚓的一声,锋利的剑锋划过颜错瘦小的肩膀,一道长长的透骨伤痕从肩头划至手臂,殷红的血染红了颜错洁净的白衣。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颜末棠惊惧交加,飞身转跃接住颜错如风中破布般的身体。

与此同时,颜如雪素腕一翻,白皙干净的脖颈血如泉涌,重重的倒在地上。

“如雪!”

“娘!”

颜末棠与颜错齐齐惊呼。

但一切已晚,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