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缘凡世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郁郁山林中,一白发老者悠悠走在山路上,其后跟着一着碧落色罗裙的少女。老者慢悠悠地走着,少女蹦蹦跳跳地跟着,脸上尽是青春活泼。一老一少,相映得无比和谐。
“此次白爷爷出关,是要带小妖去哪啊?”少女忽得蹦着到前面搂着老者的胳膊好奇得问。
“呵呵,莫急,到了就知道了。”白发老者看着少女慈祥地笑了笑,又往前走。少女跟随老者来到了一处山洞,山洞口被枝蔓缠绕,若不是老者提醒,她根本就识不出来。进去之后,发现此山洞也无甚奇特,倒是有处泉眼。老者在泉眼处捻了一个诀,这泉眼便大了数倍。少女好奇的盯着这泉眼,等老者睁开眼,便问:“白爷爷,这有何用出啊?”
“小妖,你困在这里修行五百年,该换个地方了!”老者语重心长地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小果实递给少女。少女接过啊呜一口吞了下去,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少女便进入沉睡。老者取出一朵红莲,嘴里念着咒语,那红莲便朝少女而去。“去吧。”就瞧见红莲托着少女进入了泉眼…………

第2章 章标题



叩叩叩的敲门声传来,“小姐,该起床用饭了。”老嬷嬷的声音吵醒了花灼夭。
花灼夭一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也是,自己睡觉有多不老实自己还是知道的。突然,想起床上还有人,连忙应道:“啊!知道了,马上就来。”
花灼夭扶着腰爬起来时,才发现床上的人已经走了。“哎,不是吧!本姑娘好歹救你一命,居然一声不吭地就跑路了。”花灼夭有点丧,抓了抓头发,嘟囔着:本来还想着会发生个痴情虐恋呢。
“啪”花灼夭给自己的脸蛋一个温柔的巴掌。“清醒点,走了就走了,不管了,要死要活都是他的事,我要去吃饭。”然后花灼夭整理了一下头发,顺了顺衣服,深呼一口气,嘴角扬起合适的角度,摆出一副淑女的样子,一小步一小步去了前厅。在长辈父母外人面前,她从来都要中规中矩,安静有礼,不然便会被人责备诟病。而她真正性情的模样……
“影杀,事情办的怎么样?”虎牙椅上斜坐着一个红袍男子,男子长发未束,仅用一条蓝色的丝绸带子松松垮垮地绑着,手里还把玩着一把冒着寒光的短匕首,懒懒地说道。
“回影司,影杀完成任务。”单膝跪地的黑衣男子不急不缓地说。
“影杀,此次任务没生什么枝节吧。”妖治男放下手中匕首,狭长的眼睛危险地扫了一下。
“回影司,没有。”黑衣男子脑中女子的画面一闪而过,嘴上却毫无迟缓地回答。
“好,你退下吧。”红袍男又继续玩起了匕首。
……



第1节 节标题



所有的所有都是最好的安排,不相连的世界因缘而开。
三月之后。
花府旁边的老宅司府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司宅家主已经娶了四房妾,家里共有五个女人伺候着,现已过半百的老爷子愣是一个传家的儿子都没有,屋里屋外,女儿家家的倒是挺多。因着没有儿子,司老爷子的脸也是日日拉得很长,全府上下都安静的很。
可今日却是格外热闹。晌午时分,肚子饿得咕咕叫的花灼夭在回花家时,瞧见司府门口围了一帮的人。好奇心使然,花灼夭凑上去,可人实在多,声音嘈杂,也听不清讲些什么。于是,花灼夭边抬脚尖边问自己右手边的一个看客,:“兄台,可知这司府为何这般热闹?”
被问的年轻男子听到声音后一侧头,看见了她,心道好一位俊俏公子啊。
“是这样,据说,今日司府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你瞧,前边轿子里的就是。”
“神秘客人?我去瞧瞧。”花灼夭一听,眼睛里闪满光彩。说完,凭借身材娇小的优势,插空而进,到了轿子前。
低调却奢华的轿子就停在司府门口,轿子里的人安安静静地坐着,不知是男是女,除了四个抬轿子的奴才,还有一个黑衣人。当花灼夭看见那个着黑衣的男子,便来了兴趣。吸引花灼夭的是那个人脸上还带了一个银色面具,面具遮盖了大部分的脸,露出的仅有一双眼。
“吱呀”一声,司府大门打开,司老爷子喜气洋洋地走出来。黑衣人见门开,就走向轿前附语了几句,似是得到应答,黑衣人才掀开帘子。帘子一掀,弯腰而出的是一位着丝绸青衣,手握书卷,面如温玉的翩翩公子。
见出来的是一位公子,围观的人纷纷猜测这公子的身份。
“你说,会不会是司老爷的私生子啊?”观客甲说。
“不,不,我看不像,样子就不像。”观客乙摇摇头说。
“你说,会不会是求亲的女婿,司家的女儿倒是长得漂亮。”观客丙说。
……
“各位乡邻,若无忙事,可进府一坐。” 正当大家胡乱猜测的时候,司家老爷子老嗓一亮,让观客们兴奋起来,拥门而入,毕竟,众人皆好奇这书生气的公子到底是谁。
“首先,旁边的这位是吾逝去兄长的孩子,叫司竹,字染青。今日,小老儿要为染青认祖归宗举办个晚宴,到时就恭候各位了。”司老爷子收不住的笑意让他的脸皱出了一层层的褶纹。
在一旁玩的花灼夭听完一回想:这司老爷子真是有个兄长,不过,不幸的是,这司家大公子在弱冠之年就离开人世了。
“恭喜司老。”
“恭喜大公子。”
“恭喜,恭喜……”
恭喜客套的语言哄得老爷子笑不拢嘴,却让花灼夭听得心烦,处在人群里的她眼睛一扫,便看见了他。他站在那个染青的后面,只是那样不与世俗的站着,不知为何,花灼夭就觉得他不一样。
他的感觉异常敏感,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一抬头,就和花灼夭对视上了。在和他的目光接触的时候,花灼夭感觉那双眼睛异常熟悉,却实在想不起来是谁。
也许是花灼夭的目光太过有探究性,司竹也看了过来,冲花灼夭温柔一笑。花灼夭不由得一讪,转了一下手里的扇子,点了点头,匆忙退下了。
在花灼夭离开后,面具男子低下的头又抬了起来,在刘海和面具的遮掩下,谁也瞧不真切他目光的深意。





第2节 节标题



是夜,花灼夭辗转难眠,或许是孤单久了,亦或许太清闲吧。
“孑然一人,无人过问。”实在睡不着的花灼夭披了件外衣站在了阁楼上,失神得看着被云层遮掩的月亮,不澄澈的光色在少女的脸上打出了哀愁。无人在乎是一种逍遥,却也是一种悲哀。
“有愁无人诉,有喜无人说,花灼夭啊花灼夭,你有点可怜啊。“花灼夭喃喃地对着月亮说。
冷风起了,不知不觉的,花灼夭已站了半个时辰了,身披的外衣已不足以御寒。花灼夭回过头来,有点惊讶,因为此时此刻,花家家主花千荣正在身后,她看到了他的眼神,虽是一晃,却是看到平日见不到的那种样态……
“爹。”花灼夭浅浅一礼,恭敬地问候道。
“恩,这么晚了,还是早些休息好。”花千荣早已调整好自己的表情,但终究受自己出神的影响,忍不住对着花灼夭微微关怀了一下。说完,便走了。
“恩。”花灼夭虽然面上没有表情,可心里却像开了朵花似的,美的不得了。
等到花千荣走后,花灼夭整个人都染上了笑意,回屋后,她很快便入睡了,还做了个梦,梦很好很好,梦里的娘亲没有离家,梦里的父亲虽然威严,却很疼她,宠她……
司府
“ 影,明天我们去花府一趟啊!”司染青一改文静儒生的模样,围着影笑嘻嘻地问。
“随便。”影冷冷地说,因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就声音来说,当是无表情吧。
“真是没劲,要不是为了找那个东西,我才不跟你出任务呢。”司染青一脸嫌弃地嘟囔着。
“时间有限,可以先去探一探花家。”影冷冷地横了他一眼。
“那本公子可要好生打扮一番,听闻花家还有个女儿,或许可以使使美男计。”司染青“唰”地打开扇子,一本正经地冲影挑了挑眉,眼睛里露出一股鬼机灵的劲儿。
“大可不必。”影说完,就冷冷的走了。
“嘿,开个玩笑。你这人……”司染青虽习惯了他的样子,可刚刚冷的有点奇怪,不会是与花家的姑娘有什么吧!
“喂,想什么呢,怎么可能,你脑洞可真大。”司染青赶紧用扇子狠敲了下自己的脑袋瓜,对自己说。
“啊哈,睡觉去!”司染青看了眼门口,打了个哈欠,转身就找床去了。
夜终于静了。



第3章 章标题





第4章 章标题





第5章 章标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