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谕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命运是一个解不开的结,唯有剪断一端,才能放另一端自由。

第1卷 盛世余晖



他生在盛世,安坐庭院,只看那日升月落,帝国迟暮。



第1章 岁朝



成熙二十九年,太后下懿旨,令大长公主次子宇文滁入京觐见。

天下皆知,大长公主虽不是太后所出,却自幼长在太后膝下,与亲生的也没有区别。太后并无嫡出的孩子,大长公主便是太后跟前最说得上话的人。即使当初大长公主远嫁与太后闹得沸沸扬扬,可到最后却还是太后心软了,不仅贴了两宫嫁妆,还加了三千户食邑。

大长公主出嫁以后,太后时常惦念着生怕女儿过苦日子,隔三差五便寻故赏赐,每岁冬节大长公主入京总要在宫里住三五个月陪着太后,春末才离京回府。

后来大长公主身子渐渐不好了,便是由长子宇文齐代其入京觐见。太后对这个长相颇类大长公主的外孙的喜爱溢于言表,若不是弘礼院连番上谏,只怕太后还要将宇文齐留在身边养着。

谁都忘记了,大长公主府邸中,还有位默默无闻的二公子。

宇文滁坐在屋檐下,神色恹恹地望着庭院花苑中开的繁盛娇艳的岁朝花。

他是大长公主的次子,如今才十二岁。早在四年前就搬出了莞宁公主府,以养病的名义。

莞宁是大长公主成年以后的封号,莞之温尔,宁之安定,但大长公主的性子却与这二字截然相反。

他兀地叹了口气。

作为公主府的二公子,他的确有点不幸。因为公主府的女主人,那位大长公主不喜欢他。很奇怪吧,一个母亲,居然会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并且没有任何理由。

可那种冷漠和疏远,并没有刻意隐藏,伴随着他从幼童到少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既让他觉得沮丧,同时也深感困惑。

这个困扰他许多年的问题,直到现在依然找不到答案。但他其实已经不那么纠结于此。

风吹过庭院,拂起阵阵鲜血般的涟漪,幽迷惑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如绝色妖娆的美人,妩媚风流,毫不内敛。

他撑着下巴,苍白而美丽的面孔丝毫不输风华夺目的岁朝花。他长了一张精致如画的脸,唇红齿白,俊秀如玉,无一处不美。

说来奇怪,他的模样与大长公主半点不相似,眉眼间也没有驸马的影子。他知晓府中人背地里是怎么猜测揣度的,就连他自己也有过怀疑。

他还因为这个纠结了好一阵,才发现自己实在多虑了。

府里府外的人再喜欢嚼舌根,也不敢拿到大长公主和驸马面前说,他也就不怎么在意了。后来搬出公主府,这些闲言碎语也入不了耳朵了。

隔了几年再次想起这事,却是因为那道突如其来的太后懿旨。

他是突然想起来的。

大长公主毫不掩饰的疏远,让他几乎忘记了那位皇外祖母,太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忽略。

真是奇怪啊,之前的十二年里,太后仿佛不知道有他这个外孙,对他的大哥荣宠备至,却对他视若未见。同样是外孙,差距大的出奇。

很快他眼中的困惑就变成了微讽。

有什么好奇怪的,同样是儿子,不也有天壤之别吗?

“二公子,起风了,回屋里歇着吧。”身后传来侍女的声音。

他忽然有些恶劣的回头微笑着问:

“你说,我是不是大长公主和驸马亲生的孩子?”

看着那侍女先是一怔,旋即脸色发白,抖着唇不敢回答,他莫名觉得心情舒畅。

这座庄子上的奴仆都是家生子,世世代代都是奴隶,身家性命都握在大长公主手上。也许大长公主平时对府里那些风言风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若今日之事传到其耳中,这个侍女除了被拖出去打死,没有第二个结果。

妄议主家,这罪名可轻可重。但今日的情形,无论放在哪个宗族中,这个侍女都逃不过一死。哪怕这是一场拙劣的陷害。

这世间等级分明,就算宇文滁只是个无人在意的二公子,却也是正经的主子,天生的人上人,这庄子上百十来个奴仆的性命加起来,在大长公主眼中,都没有宇文滁一个重要。

一个挑弄事端的侍女,打死了也就打死了,不过一个奴仆而已。

眼见着那侍女魂不守舍地离去,连求饶都没敢,宇文滁心底嗤笑一声,也不在意,捞起旁边的狐皮大氅披在肩上,徐步踱入屋内。

当年因为养病被送到这处偏僻的庄子,虽有些掩人耳目的意思,可所谓的病症却非托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