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靖海全图》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1660年,郑成功北伐失败,义军首领黄调阳率部退守霞葛犁壁石,但在清将铁丐吴六奇偷袭下,夫妻战死,几乎全军覆灭。

一小股精悍的义军浴血奋战,携带着黄调阳遗孤,杀出重围。然后,按黄调阳死前所托,到广东大埔三河镇投奔原袁崇焕部将现隐居山野的柳木等人。

山河破碎,家仇国恨,使这四个明朝遗老再度出山。他们在三河镇和幸存的义军歃血结盟,创建了一个秘密的组织,名为“香花宗”。

因考虑到当时斗争形势相当严峻,为了保存力量,他们散整为零,潜伏于各地发展会员,暗中活动,等待偏隅于台湾的南明军队反攻大陆。

后康熙收复台湾,南明告灭,但香花宗并没有放弃宗旨,继续从事反清复明的斗争。由于“香花宗"组织严密,单线联系,因而潜伏较深,不被清迋所破获。

乾隆年间,清迋倾数省的鹰犬,想查出天地会的源头,结果屡屡扑空。而这个神秘的组织先后策划了多次大暴动,诸如福建万云龙起义、台湾林爽文起义、湖北王聪儿起义、华南海盗联盟等等,沉重地打击了清朝的统治。

广东雷州义士麦有金(俗名乌石二)因不满渔霸和官府的欺压,率众下海为盗,先是投靠黑旗帮,后归顺于蓝旗帮。

1798年秋,蓝旗帮大当家周香怡被后夫郭人杰出卖,战死于香荑岛,余部在麦有金的领导下,转战于北部湾。随着蓝旗帮的发展壮大,他拥有部众数万人,战船一千多艘,成为海盗帮中实力最强的水军。

在香花宗二当家柳干云的牵头下,华南海盗组成反清联盟,分为七旗。不久,红旗帮大当家张保仔等人贪图荣华富贵,率部投降清迋,调转枪口,剿杀蓝旗帮。

1810年,麦有金中张保仔奸计,兵败被俘,因不肯归降,被清廷凌迟处死于海口。

鲸波万里,华南海盗联盟在清军疯狂镇压下,虽然失败了,但香花宗的使命并没有终结,他们追杀叛徒张保仔,继续从事反清复明的斗争……

第1章 章标题





第1节 第1章:海阔疍家谁堪怜



水上人家即疍家,历朝历代,疍民不是被人斥作“疍家獭”,就是被讥为“水流柴”,不得与岸上人通婚,不准读书考取功名,甚至不能穿鞋着屐上岸,属于下九流中垫棺材底的一个群落。
  说起疍家的历史渊源,有人说他们是范蠡和西施的后人,有人说是“五斗米道”卢循的遗种,有人说是色目人的子孙,还有人说是当年秦朝时徐福带童男童女入海繁衍出来的后代。
  但更多的研究表明,他们是越族西瓯人的遗裔。秦始皇大军征伐岭南时,西瓯人抵抗三年,最后相率逃入水中,宁愿过着浮家泛宅的漂泊生活,誓不降秦。
  他们是越人中最顽强不屈的一族,有一句俗话:“山高皇帝远,海阔疍家强”,就是他们性格的写照。
  汉武帝征服南越国之初,汉兵不擅水战,而长安一带没有可供操演水战的天然环境,汉武帝在城郊开凿周长40里的“昆明池”,专作训练“十万楼船”之用。
  征服南越国的决定性之役是石门之战,结果南越国舟师覆灭,汉军长驱直入,攻占南越国都。
  权臣吕嘉及族党挟持赵建德逃亡海上,汉军紧追不舍,最后,吕嘉被杀,赵建德被俘。
  剩下的不贰之臣,残兵败将,不宾服者五万余户,为了躲过汉军的杀戮,只能在海上漂泊,沦为疍家。
  如果说,古南越国水兵是疍家之“源”,那么,历史长河里就有三次大潮注入疍家,使之成为奔腾不息而滚滚向前的河流。
  第一次发生于东晋末年,原籍河北涿县的世家大族子弟卢循,率残部从海上攻占广州,烧民居3000余家,于今日广州河南岛西岸万松园另筑城堡,称“卢循城”。
  卢循城外水寨林立战船纵横,跟疍家艇混成一片。有“疍家”之称的“广州南岸不宾服者”纷纷皈依,环河南岛的珠江江面妖氛弥漫杀气腾腾。
   后东晋名将刘渊灭了卢循,喧嚣一时的“卢循城”霎时土崩瓦解,数万卢部随珠江水悄无声息渗汇疍家,为本已桀骜不驯的疍家陡添新血。
   第二次发生于南宋末年的崖海之战,这是宋元最后一战,双方参战人员30万以上,战船数千。
  这场亘古未有的特大海战惨烈无比,以宋军惨败告终。由此,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