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一个特定群体的人生信条,一段沾着鲜血的失落历史。

江湖封面

第1章 旅人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12月份的黑龙江冷的让人窒息,但在这特殊的时间点,再冷的天气也不能冻结人们回家的热情,正值春节前夕,火车站的候车室坐满了人,在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农业小镇,农村人口比例极高,在那个年代,农村人口受教育的程度还不高,候车室的管理人员也不齐全,以至于候车室里干什么的都有,围着暖气取暖的,吃泡面的,抽烟的,尽管外面天寒地冻,但候车室的暖气还是非常的热乎,以至于很多人已经热得只穿一件衬衣,一些农民工甚至直接脱了鞋坐在地上,拥挤的候车室充斥着食物的香气、烟气、汗臭味、脚臭味,混杂成了一股令常人难以忍受的诡异气体,但这对于这些常年做着大量体力劳动的人来说,有一个歇脚的地方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这些农民和工人来自天南海北,此时的他们正沉浸在即将返乡的快乐中,很多互相之间不怎么熟络的人也开始攀谈起来,这些常年在东北生活的人们也受到了一些东北本地人的熏陶,很多人也养成了大嗓门的习惯,此时的候车室异常的喧闹,以至于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坐在候车室最角落的男人。

  那男人身着一件黑色棉夹克,下身配着深蓝色牛仔裤,留着一头蓬松的偏分,黑的发亮,坚挺的鼻梁上面挂着一副那个年代经典的港式蛤蟆墨镜,活脱脱一副《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造型,嘴里玩味的叼着一根细烟,这副造型在当时前卫的离谱,与候车室其他穿着臃肿的棉衣棉裤的农民工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不一会,火车进站了,男人将烟头在鞋底蹭了蹭转手便扔进了装垃圾的大号白色油漆桶里,和人流一起挤上了火车,没人会想到,这个看起来很潇洒的男人在三天后会在黑道里引爆一颗核弹。

  火车的目的地是河北的石家庄,但这里却并不是男人此行的终点,在火车到站后他便立刻转乘汽车来到河北一个极不起眼的小镇,邯郸市的邯郸县,这里毗邻河南,属于河北省的最南端,由于京广线的通入带动沿岸经济发展,本来落后的邯郸县也逐渐的发展起来了,虽然比不得一步登天的郑州,但说一声发展迅猛也不算夸张,就是这个普普通通的发展中小城,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变得不普通。

  北京大崔,一个常年隐居在承德以及唐山一带的黑道大哥,此人原为邯郸最大钢铁厂邯钢的车间主任,后来为了保护自己的手下带人和当地一伙流氓械斗,结果把对方的小头目邢千里打成了二级残疾,照理说流氓寻衅滋事,这不仅属于正当防卫,甚至可以算个见义勇为,打击黑恶势力,但邢千里的姐夫王霄是邯郸当时两个最大黑道团伙的老大之一,硬是要厂子把所有参与打架的员工开除,否则就天天来找车间的麻烦,厂长也找人谈了半天,最后邢千里的家属也退了一步,不开除所有人,把那个带头的给我开了。大崔这人够义气,一听说这事,还没等厂长找他,直接就辞职不干了,厂长第二天找到大崔,在厂子附近的小吃部请大崔喝了顿酒,他也知道这事根本不怨大崔,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特意给大崔多开了两个月的工资,大崔没说什么,喝完酒给厂长鞠了个躬,头也没回的走了。

  大崔在家呆了几个月,开过小卖部,经营过小吃摊,但总是被那群流氓骚扰,最后什么都开不下去,于是整天借酒消愁,每天喝的迷迷楞楞,后来又染上了赌瘾,最后把家当输的一干二净,老婆也和别人跑了,后来大崔把房子卖给了邻居,拿到钱后,他眼睛通红的对邻居说:“再让我住最后一宿。”邻居看他的样子也挺可怜的,就答应他了,那天晚上大崔拿着钱买了两斤驴肉,一兜火烧和几斤白酒,准备吃完最后一顿上吊自杀,正当他往房顶上的方子上挂绳子时,他家的门被一脚踹开了,冲进来一个清秀的小伙子,抱着大崔就开始哭,这人叫车南,大崔当年就是为了保护他才摇人跟那群流氓打起来,大崔走了之后,他没多久也不干了,但他一直不敢面对大崔,但一直想着为大崔报仇,于是加入了历来和王霄有冲突的铁路帮臧天生手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