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从不吃鱼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陆秋白从来都清楚她想要的是什么,该是她的,不能少。不该是她的,她也绝对不收。而盛曜就深知这一点,所以该拿绝不手软,该收手就收手,雷厉风行。

侯爷从不吃鱼封面

第1章 第一章 七娘



  “小姐您醒了!”陆秋白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碧玉端着盆进来,然后立刻放下盆走到床前,“碧玉来伺候您。”揉揉脑袋,昏昏沉沉的下了床。洗漱完碧玉叫来碧霞,碧霞负责她的妆发。整个早晨陆秋白都没讲过话,碧玉碧霞以为是因为盛小侯爷昨夜没有宿在这里。毕竟新婚之夜未与夫君在一起,不管是为何,传出去都是夫妻不和睦,不受宠等等。

  碧霞帮她盘上发髻,如今嫁为人妇,就不能再像少女时那样把青丝垂下来了。陆秋白拍拍脸颊,幸好昨夜盛曜没歇在她这,她睡得十分香甜,只是为什么肩头出现了伤痕,她却一无所知,到底是什么时候伤到的呢?“小姐,好了,该去请安了。”碧玉为她戴上镯子,扶她站起身,她整理了衣物。

  东院。盛曜的母亲是上官宛凝的姑姑,上官筠怜。看见陆秋白,上官筠怜笑得都合不拢嘴,“七娘来啦。”陆秋白笑眯眯地点头,看见旁边坐着的盛曜,陆秋白向他翻了个白眼,然后过去端茶递给盛达,“爹,请喝茶。”盛达严肃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点头接过茶。陆秋白又端了一碗,“娘,请喝茶。”“好好好,乖孩子。”“好了,上桌吃饭吧。”“是,爹。”陆秋白轻声回应,然后搀扶着上官筠怜走到桌前坐下,自己又坐下。

  “曜儿。”上官筠怜开口。盛曜听到母亲声音,抬起头,“怎么了?”“还有人要来吗?”上官筠怜笑眯眯地看着他。盛曜被看的头皮发麻,“这个时辰自然是无人拜访的。”“那你坐的离七娘这么远,想干什么?”上官筠怜立刻板住脸,眼神里满满都是警告。“曜儿坐过去,新婚的夫妻哪有坐这么远的。”盛达开口,上官筠怜顿时收起来板着的表情,笑眯眯的继续吃饭了。

  “七娘啊,过了今早,以后早晚饭就可以在你们自己的西院用了,中饭一周来两趟就行啦。”上官筠怜坐在主厅里与陆秋白交代,“我知道啦,娘。”因为自幼与上官宛凝玩耍,一直也称呼上官筠怜为姑姑,虽然现在改口叫了娘,相处起来也并不拘束。上官筠怜本就不是普通的大家闺秀,大方开朗,脑回路清奇,自幼也是顽劣的,与陆秋白倒是同道中人。

  “你小时候我就说,你与我性格这般相似,怎么就不是我女儿呢?现在倒好,真的要叫我娘亲了。”上官筠怜笑得眯眯眼,可开心了。“你爹那个老顽固,现在定是气的吹胡子呢!你娘也不用担心你嫁出去受苦了。”上官筠怜摸摸陆秋白的脑袋,“你娘自从知道皇上给你赐婚后啊,就整天魂不守舍的,每天都在猜想皇上会把你许给何人,后来知道是曜儿后啊,那叫一个开心啊,嘴都合不拢了呢!”陆秋白听到盛曜这个名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这辈子都忘不掉七岁的时候,盛曜把她一个人丢在河边,害得她后来被家里人找到后大病一场,完了这货还喜滋滋的过来找她,称七娘的病都怪他,所以要来赔罪,结果就是来她这蹭瓜果蜜饯儿和茶的。然后陆秋白想着法子报复他,结果这货似乎挺聪明,一点破绽就被发现了,难怪国院的教书先生一直夸他聪明。后来陆秋白就一直尽量躲着她这个哥哥,可尽管这样,长到现在还是被他坑过不少次。

  本来盛曜见到她,也是话不完的话痨子,结果成婚后,一句话没有与她讲过,她本也懒得计较,但是他今天不给她面子,就别怪她无情了。“娘,其实……”陆秋白一脸真诚的看着上官筠怜,然后欲言又止,“…我…其实…”然后她低头酝酿眼泪,“怎么了,有什么事跟娘说,娘帮你做主。”上官筠怜这一看还得了,七娘这丫头自幼不是爱哭的人儿,这眼下哭的稀里哗啦的,可不惹人疼嘛。“昨夜,盛哥哥他……未宿在西院……”感觉陆秋白下了天大的决心才说出来,然后又低下头抹眼泪。上官筠怜愣了好一会,等等,新婚之夜,那个小崽子,竟然把新娘一个人留在西院?!这要是传出去,不就是说他们侯府对待尚书府的姑娘怎么怎么样了吗?!

  “来人!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