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叠加

第1章 日记



2018年5月13日星期天晴,我和我妈妈还有我女儿豆豆现在需要快速决定一件事,我们已经在迪士尼玩了一整天,想玩的项目,只剩下两个李建华,就只剩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只够玩一次,必须放弃一个,我跟豆豆说声硬币吧,自就去小飞侠花就去小矮人矿车,豆豆说好就是这个决定让我经历了6个月噩梦般的煎熬,从这个时间点开始,我有6个月和别人不同的记忆硬币扔到半空,我就没接住,不知滚到哪里去了,有的痘痘哈哈大笑,我说时间来不及了,我们就直接去小海人矿车吧,豆豆说好我们在小矮人口项目门口排队,因为时间比较晚又有fp没有多少人排队估计10分钟就能排到,我对妈妈说,妈我去趟卫生间,你看好豆豆别让她乱跑,我在卫生间大概两分钟的样子,从那里出来的时候看见我妈手里拿着米奇气球,一个人站在队伍后面,我以为豆豆在哪里的视线不及的地方,就随口问妈豆豆,那妈转回了头来没有,他有点慌张,指着那个地方,他明明就在这里呀,我冲着他吼,那他人呢,我妈被我的吼声吓了一跳,望着我不敢出声,我四处传王大喊豆豆,豆豆没有回家,我觉得焦急的用力其他队伍前面拿着拍了没有人回答我从队伍排到最前面我在几回来多逗逗你在哪里没有人回答疯狂的冲向每一个死角随着各个角落都被我吵面我心里越来越恐惧越来越绝望没有焦急的用力其他队伍前面拿着拍了没有人回答我从队伍排到最前面我在几回来多逗逗你在哪里没有人回答疯狂的冲向每一个死角随着各个角落都被我吵面我心里越来越恐惧越来越绝望没有没有并赶了过来。我妈站在一个角落,她似乎被我吓坏了,又或者过于自责,捂着嘴角流着泪,顾不上安慰她,工作人员急切并不慌张地问我豆豆的特征,并让我给她一张豆豆的照片,两个工作人员安慰我的情绪,另一只手持着对讲机不停地说,过一会儿他神色凝重地让我一起去监护室,监控室里的杂物人跳跃了,视频视频中啪啪啪来搂着豆子,面朝对5项的前方背对着监控器。我进卫生间一分钟左右,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女人在我妈后面跟她打招呼,我妈转过身来背对着豆豆和她说了什么,10秒之后,另一个穿黑色外套的人出现在豆豆身边,她突然蹲下来一把抱住豆豆,用手捂住了她的嘴,一路小跑的加速销售在监控的视线之中,在视频里我刚刚走出卫生间的门,黄色衣服的女人结束了后妈的交谈,不慌不忙的走向监控去,整个过程黄衣女人和黑衣男人都是背对着监控精,精确的计算,完美的配合,快速的行动,典型是人贩子的串手,把我的豆豆被人贩子抱跑了,我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黑社会。





第2章 吴医生



6个多月后我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即使豆豆被人抱走之后,我依然每天都在记着有的日记,很长,像5月13号那天的有的很短,只有一句话我经常会被噩梦惊醒,每次场景都一样。豆豆丢的那一刻,无数次重现在我的梦境里,折磨着我,不禁让我悲痛交加的夜晚,还有后来发生的一切,我全家人放弃了一切正常的生活,公司倒闭变卖夹菜,天南海北的寻找寻找中,欲哭无泪的绝望,绝望中相互指责和谩骂,离婚,极端的易怒,激进的哀伤,极度的情绪化,无数次我去看精神,可直到有一天我又一次来到痘痘消失的地方,然后我的世界充满了诡异和不可理喻,痘痘被人贩子抱走的第209天发现痘痘从来没有丢,第17天老胡来了。老胡来了,老胡名叫胡言,小时候他我们都叫他胡说,有人的时候他会一本正经的纠正胡雪岩的胡胡雪岩的言,我们从一个小区差不多的时间出生上学工作去其上次毕业后我直接进了外地,几年后我辞职创办了一个小作坊,很快做得有声有色,老虎还是很养育很仰慕的掐住了创业大军,做的也是我这一行,有了我的引导,他做的不错,我们俩进去拉开玩。拉开完全是观念的不同,赚了点钱以后他觉得辛辛苦苦做事业投入太利润太高,风险太大,慢慢开始倒腾红酒普洱之类的东西,前几年接触比特币的狠狠的赚了一把,而我经历几年风光之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