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取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江湖是什么?是一个一个小人物小故事组成起来的世界被称之为江湖,十五岁的女剑仙,漂泊说书的骗子,相爱相杀的男女主,送灵人的深藏不漏,十个强者背后的心酸,看主角如何从平凡一步一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第1章 第一章榜上有名



冰雪天地银装素裹,在这片雨井烟垣鼪鼯之径倒也有那么一个简陋的草棚,索性下的是雪,否则这个草棚必会失去它那应该有的温暖。

草屋非常大,整整容纳了十几人,一个年约六七十岁的老头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在说书,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天气之下,她那一双小脸蛋被冻的通红,乍一看也颇为让人心疼,而她对身边的老头所说的内容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眼神余光始终在瞟着草棚之外。

片刻之后她收回了失望的目光,口中开始喃喃道:“他该不会是冻死了吧?”仔细想想应该不会,以往的冬天都是这般寒冷,他还不是活的有滋有味么!这一番话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

说书的老头无意间看到她的表情,只是继续说书倒也没在意,明显对这种情况见了太多,此时他的脸上算是将老人那种慈祥的笑容发挥的淋漓尽致,继续对着只有十多人的听众说天谈地。

不多时门外便走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牵着一头瘦小的骡子,破旧的衣服尽是补丁,不知是因为穿的太久了,还是洗了太多次的原因,以至于无法分辨那身衣服原本应该属于什么颜色。

不过他的出现仍让草棚之内所有人羡慕不已,因为骡子在普通人的眼中是有钱人的象征,在大周王朝常年的打压之下,本就贫寒的南荒可谓是穷到了一个极致,就差没有吃土了,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假,可草棚之内的一行人又有谁不是如此。

少年名叫孟常言,自幼生活在庆云镇长溪村的一个贫苦之地,无父无母,从记事起他是被哑叔带大,除了每天凌晨都会打自己一顿,其他时候对自己是真的很好,说是娇生惯养也不为过!而哑叔其实并不是真的哑,只是声音太过嘶哑,一般不熟悉的人很难听懂罢了,这大概也是因为与他脸上略显狰狞的伤疤有着直接的关系。

为什么受伤没人知道,倒是村子上有人说哑叔年轻时在军队被敌人的火球给烧伤的,还别说,那伤疤真就是被火烧而留下的。

打小没做过农活,也没干过任何家务,基本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导致村上许多同龄人都羡慕的不行,也没人敢欺负,更没人说常言没爹娘!依稀记得有一次因为这件事,哑叔把几个大汉几乎差点活活打死!从哪以后不论大人小孩谁也没再敢提这件事。

原本这种事也没什么好议论的,在战争的摧残之下,一个老光棍出去跑一圈捡一个孩子也不难!

那几年中,一直有一个疑问始终困扰着常言,那就是哑叔个子明明不高,整个人瘦的就跟一个竹竿子没什么两样,为什么能打得过几个大汉,虽也受伤,可明显比对方好了太多。

他没有过任何解释,常言也没有一直追问,八岁那年,哑叔交代要出门去办一些事,可那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整整一年的时间可把常言愁死了。

曾经哑叔在村里的时候,没人敢欺负自己,可一年之后就不同了,基本是个人都能把自己打个半死,不用怀疑,若是不离开肯定要死在他们的手上。

九岁牵着家中唯一相依为命的骡子便离开了长溪村,在南荒大地一走就是六年,六年的时间,整个南荒都留下了他的脚印,可始终没能找到哑叔,一个体征这么明显的人按理说很容易被人记住才是,可就是寻不到!但也不会放弃,因为那是唯一的一个家人。

草棚之内的听众离去,走到常言身旁的时候一个个都微笑着点了点头,想必他们觉得这个少年该是某个权贵子弟历练经过此处吧。

小姑娘翻了翻白眼,装作一副失望的表情叹气道,“我当这天太冷你给冻死了呢,没想到还是让你活了下来!”

孟常言自嘲道:“天热的时候你想着我会不会热死,天冷了你又诅咒我冻死,感情哥在你心中的地位挺深啊,要不我用五文钱再把你买回来?”

小姑娘仿佛被戳到了软肋,气急败坏道:“你想的美,你可知道我是谁吗?我要是说出来能把你吓死。”

得了得了,孟常言不

阅读全文